四〇〇、老子来到警察局-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〇〇、老子来到警察局

    几天之后,阿梅出院了,临出院的时候,她给我打来电话,说伤口都已经愈合好了,问我出差回来了吗

    我只好撒谎骗她说我现在正在外地,还没有回去。并告诉她先不要急着上班,好好在家修养一段时间再说。

    我没有将李感性回来的事告诉她,等她上班后自然就会知道了。

    听她的语气,看来她妈还没有把她爸的事情告诉她,这样也好,可以让她少痛苦几天。但她妈不会拖太久的,因为她还得让阿梅出面去救她爸爸,想到这里,老子的愁苦又涌上了心头。

    人力资源部就在12楼上,这几天我悄悄上去了几趟,但李感性要么不是去开会了,要么就是办公室有另外的人,老子连她的面也没见着,急的老子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天快下班时,康警花给我打来电话,让我马上到她单位去一趟,我一听很是紧张,因为那是公安局,老子虽是良民,但那个地方还是少去为妙,想起那次被她铐在暖气片上就心有余悸。

    康警花的语气又不容我商量,让我马上过去,越快越好。我问她什么事她说你来了就知道了。我说你不告诉我什么事我就不去。没想到她在电话上和我发起了脾气,说我如果不马上过去,以后永远也不要见她了。

    我一听她这么说立即就焉了,急匆匆打车赶了过去。

    当赶到警察局时,这里都已经下班了。老子轻车熟路地就找到了当初铐老子的那间屋,但屋里没有人。我敲开了旁边的一个屋。

    打开房门的是一个男警察,他看到我一愣,顿时认出了我,向我点头问好。d,警察的眼就是贼,我没认出他来,他一眼就认出我来了。我仔细看了看,这才认出他就是那晚和康警花错抓我的那个男警察。

    当我认出他后,有些害怕他,急忙对他点头哈腰起来,他热情的伸出手来和我握手,并自我介绍起来:你好,我姓霍,叫霍飞。

    哦,你好霍警官,我叫吕大聪。

    呵呵,我知道你的名字,听小康介绍你了,来,请进。

    我很听话地就进了屋,警察的话不能不听,那身笔挺的警服太有震慑力了。

    我进了屋才发现康警花就站在里边,但她一脸怒色,双手抱肩,正在生闷气呢。

    阿,你这是怎么了

    我本想喊她阿花,但由于霍飞同志在一边,没好意思叫出口来,只喊了一个阿字就急忙转入了正题。

    我在生气呢。

    你这是和谁生气啊气的脸色都变了。

    霍飞在一边说道:呵呵,小吕,你和小康谈,我出去一会儿。

    康警花扭头对霍飞说:霍哥,这件事你就听我的,你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就行。

    霍飞说道:小康,你可要慎重,千万不要犯错误,这号人太多了,难道你见一个就灭一个

    嗯,只要让我当警察,我就见一个灭一个。

    好了,别生气了,你看着办吧,但一定要注意尺度,我出去了。

    嗯,你去吧,晚过来会。

    呵呵,知道。

    我听着康警花和霍飞一说一答,听的自己一头雾水,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带着满脸的疑问看了看康警花又看了看霍飞。霍飞神秘莫测地对我笑了笑,冲我摆了摆手,就出去了,并且把门也给带上了。

    老子顿时感到屋内的气氛紧张了起来,禁不住有些提心吊胆,呆呆地看着康警花不知所措。

    康警花看霍飞出去了,用手拢了拢头发,突然对我笑了起来。她正在气头上,这么个笑法,更加地骇人,让老子顿时摸不着北了。

    阿花,到底是怎么了你别吓唬我。

    谁吓唬你了让你来肯定找你有事。

    哦,什么事你说吧。

    刚才出去的霍哥,叫霍飞,我们两个是搭档。

    哦,我知道他叫霍飞,刚才他已经自我介绍了。

    你听我说好不好不要随便插话。

    哦,好,我不说了,听你说。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我和霍哥抓了一个臭流氓,现在正被我们关着。让你过来是想让你帮个忙,帮我们出口气,更帮受害人出口气。

    我默不作声地听她继续说。

    康大胆,你不要装聋作哑好吧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我听到了,刚才你不是不让我插话吗

    她白了我一眼,道:晕,好了,你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

    嘿嘿,好,我现在听你说。

    康警花突然走上前来,双手抓住我的两个肩膀,先对我做了个鬼脸,然后认真地说:康大胆,我们警察有纪律,不能对犯罪嫌疑人使用爆力,你不是警察,你去帮我们狠狠地揍他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