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〇一、老子火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〇一、老子火了

    我一听康警花这样说,禁不住问道:啊你让我来,原来就是为了这个啊

    是啊,就是为了这个。

    阿花,我不行的,我是大大的良民,从来没和人打过架,这种事我做不来的。

    做不来也要做。

    阿花,你不要逼我,我真的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你这不是难为我嘛。

    她不再和我争论下去,而是双手抱肩在屋里走来走去,怒火似乎更加盛了。

    康大胆,你知道我们今天抓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不是一个臭流氓吗

    哼,这个人是个小学教师,是个衣冠禽兽的混蛋,他利用工作之便,猥亵奸辱未成年少女。

    啊你说得未成年少女是什么意思

    还什么意思就是正在上小学的小女孩,最大的才十来岁。

    你是说这个男教师猥亵奸辱那些上小学的小女孩

    对,就是这样。

    听到这里,老子的怒火也上来了。以前在报纸上看到过这方面的报道,没想到现实生活中还真有这样的社会败类。

    他猥亵奸辱完了小女孩,还恐吓那些受伤害的小女孩不准对家里人说,更不准对外人说。

    这个狗日的王八蛋,简直就是一个畜生。你们是怎么查出他来的

    有个小女孩都住院了,医生检查过后才发现的,她父母盛怒之下报了案,我们暗中调查之后才了解到,这个道貌岸然的畜生还做过很多起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我日他妈的,这狗日的在哪里你这一说,老子也快被气疯了。

    你先消消气,不要冲动。康警花嘴里这么说,实际上眼神中充满了期待。老子现在不用她期待,更不用她用激将法,老子已经快被气的跳起来了。

    这个狗日的就该千刀万刮了,操他妈的。

    对,我和霍哥都是怒气难消,但我们有严格的纪律,不能对犯人动粗。你不是警察,你去帮我们出这口气,同时也替那些受害者出这口气。

    阿花,你不用再说了,我现在就去,我日他姥娘的,我把这狗日的活剥了。

    老子现在真的快被气糊涂了,牙齿咬的咯嘣咯嘣直响。

    康警花递给我一块胶带,嘱咐我一定要先把他的嘴巴封上,别让他叫出声。随后又递给我一个很薄的沙发靠垫。

    我不解地问:你给我沙发靠垫干什么

    你打他的时候,把沙发靠垫先放在要打的部位上,这样打了之后验不出伤来。

    哦,好。

    我顺手把胶带和沙发靠垫接过来。

    你进去打,我在门外看着,到时候我进去喊你的时候,你就住手。

    我刚想往外走,她又把我拽住,说道:过后如果我们领导问起来,你就说你是来找我的,听到这个人的所作所为后,气愤不过,就过去打了他,剩下的事我来办。

    我点了点头,康警花立即领着我出来了。

    拐了一个弯,她带我来到一个屋门前,她在窗户外边用手一指里边,我一看这是个带铁笼子的审讯室,那个狗日的双手就被铐在了铁笼子上。

    我一看之下,怒火更大起来,那个狗日的佝偻着干瘦的贱体蹲在地上,样子很是猥琐,还他妈b的是个秃顶。

    老子现在不用康警花催了,直接就闯了进去。

    那个狗日的抬头一看我这气势汹汹的架势害怕地将脑袋缩了缩。

    老子用手一指,恶狠狠地骂道:b的,你是个教师竟然祸害那些小女孩,老子今天废了你。

    他刚待说话,老子已经怒不可揭地狠踢了他一脚,这狗日的立即大叫起来。我这才想起来还没有把这狗日的嘴堵上,立即用胶带将他的狗嘴封住。

    老子现在已经被彻底气疯了,把康警花给我的那个沙发靠垫直接扔在了一边,对着那个狗日的拳打脚踢起来。

    这个狗日的被老子打的缩头缩尾,顾这顾不了那,他的嘴巴被老子用胶带封上了,想喊喊不出来,急的脸红脖子粗,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他只要一抬头,老子就对准他的脸左右开弓,连掴带捶,两只脚卯足了劲地往他身上踢。

    老子边打边骂:我日你妈的,b的,教师都是受人尊重的,你他妈的敢祸害那些小女孩,我日你奶奶的,你这个狗日的,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后边又骂了些什么,老子已经记不清了,骂的同时,老子的拳脚不停地往他身上爆打。一时累的老子气喘吁吁起来,打人也这么累,老子还是第一次体会到。

    打着打着,老子仍是感到不解气,忽地想到这狗日的所犯的罪行来,抬脚对准他的裆部便狠劲地连跺带踢起来。

    突然,这狗日的两眼一翻,双腿一挺,竟然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