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〇三、义愤填膺-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〇三、义愤填膺

    听何队长问到这里,我轻描淡写地回道:我顺手从康晓茗的办公室里拿出来的。

    康晓茗知道你拿胶带吗

    不知道,我是自己偷偷拿出来的。

    小吕同志,你知道你的行为是什么吗

    不知道。我边说边摇了摇头。

    你这种行为,第一是妨碍司法公正,第二是给我们警局抹黑,第三你在警察局里打人是违法行为。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来短信的提示声音,我一看短信中说:小吕,你要显示出你的气愤来,大声吆喝几句。下面的署名竟然是霍飞。

    我顿时明白了,装作漫不经心地扫了霍飞一眼,他立即对我暗示眼色。

    我开始低头沉默不语起来,实际上是思考怎么按照霍飞的指示来上演这出戏。

    思忖片刻之后,我抬起头来,尽量使自己显得无比愤怒,对何队长说:何队长,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做过犯法的事,更是从小没有与人打过架,可以说是个典型的良民。昨晚我听了康晓茗说了那个男教师的龌龊罪行之后,我都快被气疯了。作为一名受人尊重的老师,竟然利用工作之便,对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下手,日他妈的,他还算个人吗他连个畜生都不如。他伤害的每一个小女孩,都会对这些小女孩留下终生的痛苦,甚至能把这么小的女孩子给彻底毁了,这种狗日的就是凌迟处死也不过分。像我这么老实的人都被气成这样,要是遇到个脾气爆躁李逵式的人物,估计能一斧子把他活劈了。我也是无意中进到那个屋里的,一问果然是他,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满腔怒火了,才失去理智那么做的。我承认,这样做给你们警局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但好汉做事好汉当,这事是我自己做的,与康晓茗和霍飞警官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们要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处理我,但我做的这个事绝不后悔,我这是为民除害。

    也不知道何时,老子边说边站了起来,越说嗓门越大,怒火越盛,大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

    霍飞忍不住用手捂脸悄悄偷笑。

    小吕,稍安燥,那人已经被我们抓起来了,自然有法律来严惩他,你这样会让犯罪嫌疑人反咬我们一口的。

    那狗日的怎么反咬滚他妈b的,我又不是你们警察局的,有什么事让他去告我好了。

    他要告我,我就去联系那些受害者的父母,我们一起去找他,到时候不活活打死他才怪,日他妈的,那狗日的就该千刀万剐才解恨。何队长,我也懂些法律知识,虽然懂得不多,但我知道法不责众,到时候真要是所有的受害者的父母都去了,打死他也就打死他了,这样更加痛快。真要让法律来惩罚他,最多也就是判刑坐牢,这反倒便宜了那个狗日的。

    何队长看我气愤填膺的样子,还不住地骂脏话,忍不住也低头偷笑了几下。

    小吕,按照我们的规定,要先把你铐起来才行。

    好吧,你们铐吧,反正我于心无愧。我边说边将双手并拢主动递上去,等何队长铐我。

    何队长对我微微一笑,用手向下按了按,示意我坐下。

    我只好坐了下来,怒气冲冲的把头扭向了一边,这次可不是装的,是真的怒火中烧了。

    小吕,你太年轻,不要这么冲动,你的心意是好的,这无可厚非,但你的方式方法是不对的,这你得承认。

    我承认这种方式方法很不对,但当时实在是气不过了。日他妈的,那个狗日的死不出好死来。

    呵呵,我们来找你了解情况,没想到你的怒火还是这么大啊

    何队长,你们对这种连畜生也不如的人,不感到气愤吗

    怎么不气愤但我们是警察,不能知法犯法。

    我不是警察,我就是一个小人物,做就做了,你们想怎么处理我都行,但我绝不后悔。

    呵呵,小吕,我问你个问题。

    何队长,你有啥事尽管问。

    你现在是不是在和康晓茗谈恋爱

    这一下子,把老子问的有些发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腼腆地笑了笑,给他来了个不置可否。因为,我不知道康警花是怎么和何队长说的,因此,我不敢乱说,一旦我说的和康警花说的对应不起来,那就麻烦了。

    小吕,你必须正面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和我们的小康在谈恋爱这对于我们处理这件事至关重要。

    听到这里,老子不能再做任何的犹豫了,心里总感觉说是比说不是更好些。便对何队长点了点头,认真地回答道:是的,我现在和康晓茗正处于热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