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〇四、撑伞-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〇四、撑伞

    何队长听我这么说,笑着说:哈哈,小康说你们这是刚开始谈恋爱,你却说是正处于热恋之中。

    这时,霍飞在旁插了一句话:何队,小康认为是刚谈,小吕认为是热恋,反正都是一回事,也证明了小康和小吕确实正在谈恋爱。

    何队长立即扭头瞪了他一眼,训斥道:谁让你插话的

    霍飞伸了伸舌头,做了个鬼脸便不再言语了。

    何队长这时站了起来,微笑着伸出手来和我握手,并低声对我说:小吕,你可要好好善待我们的小康,不然,我们全体刑警队可不会放过你,呵呵。边说边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又道:好了,今天我们的调查了解结束了,剩下的事我们刑警队尽量往好处办,你去工作吧。

    啊何队长,这样就结束了

    怎么你想让我们把你铐走

    不,嘿嘿,不是这个意思。我嘿嘿笑着连连摇头。

    好,我们走了。

    何队长边说边向外走去,我和霍飞紧跟在他的身后。从接待室出来,何队长敲开了车小田车主任的办公室,看样子他和车主任认识,他这是和车主任打个招呼。

    趁何队长和车主任打招呼告别的时候,霍飞悄悄对我说:小吕,那个狗日的现在正躺在医院里,你可能把他变成太监了,呵呵。他边说边忍住笑,用手轻轻拍了我一下。

    真的那可太好了,对待那个狗日的就该这样才行,呵呵。

    你放心,那边我们会尽量摆平的。

    谢谢你了霍哥。

    嘿嘿。

    何队长和车主任握手告别,车主任和我热情地把何队长和霍飞送到电梯口,挥手告别。

    送走了何队长和霍飞后,车主任对我笑了笑,问道:你和何队长很熟

    嗯,还算可以吧。

    他们来找你什么事

    有个事来找我核对一下。

    嗯,我们做公民的,一定要配合好警察的工作,呵呵,小吕,你去忙吧。

    车主任边说边急匆匆向他办公室走去,可能有很重要的工作在等待着他去处理。

    刚才看何队长和车主任很熟,我一直在担心何队长会把我昨晚的那事告诉了车主任,但从车主任刚才的问话中,可以肯定何队长并没有和他说,这让老子更加放心了。

    回到不一不后,肥立即问我:小葱葱,怎么回事怎么警察找上门了

    哦,刑警队的何队长和我认识,来找我了解点情况。

    什么情况啊

    保密,不能说的,嘿嘿。

    小葱葱,你不会是在外边犯事了吧

    臭,不要乱说,像我这么个大大的良民,怎么会犯事

    那警察找你干什么

    是因为因为何队长是来问我咱们银行一些方面的规定的,以便于他们破案。

    我看着肥狡黠的眼神,急中生智,急忙改口,险些中了这个胖丫的圈套。

    肥听我这么说,她的阴谋诡计没有得逞,颇感失望,长叹了一声,噘嘴囔囔着说:臭葱葱现在学能了,竟然不上当了。

    呵呵,,你不要问了,配合警察是我们公民应尽的义务,何队长交待我不能说的,嘿嘿。

    坐在工位上,刚刚写完一个材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李感性打来的,急忙接听。

    喂,大聪。

    是我,杏姐。

    你现在有空吗

    有空。

    那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好,我马上过去。

    我从不一不出来,连电梯也没有坐,而是顺着楼梯向十二楼跑去,老子对李感性朝思暮想,想的全身都发麻了。虽然她现在是个大领导,但在老子的眼里她还是那个梦境中的香香公主。

    来到李感性的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敲门,里边传出既熟悉又陌生的话音:请进。

    说声音熟悉,是老子对李感性的温柔话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说声音陌生,而是李感性现在身居高位,她的声音再温柔,老子感到也是威严无比。

    我推开门进去,只见李感性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边的真皮大靠背椅上。

    李感性现在的办公室比我们不一不都大,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更显示出房间主人的高贵和权势。

    来,大聪,坐下。

    李感性温柔地看着我,微笑着用手指了指她对面的座椅。

    杏姐,你这办公室真敞亮,嘿嘿。我边说边坐在了她的对面。

    李感性明显地瘦了很多,但脸色更加红润了,肤色更加白皙透明了,显得整个人更加干练,魅力愈加四射。

    嘿嘿,你傻看什么李感性温柔地轻轻问了我这么一声,险些把我诱惑的从宽大的办公桌上爬过去,弟弟不听话般迅即直立起来,撑起了高高的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