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〇五、初识官场规则-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〇五、初识官场规则

    我裆中打着高伞,很是关心地问她:杏姐,你怎么这么瘦了

    哦,是瘦了些。

    不过你瘦了之后,更加美了。

    哦是吗呵呵。

    嗯,不但更加美了,还更加风情了。

    李感性听到这里,忍不住抿嘴微笑,俊美的眼神中似乎也有了激情。

    学习是个苦差事,在厦门大学进修的这段时间,对我来说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心里总是卯足了劲,想利用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好好地充实一下自己。不知不觉中体重掉了10多斤。没想到学习刚一结束,还没出校门,就接到行里的电话,让我回来后直接到叶行长那里去报到,报到之后才知道工作发生了大变化,这几天光忙工作了,估计体重又掉了些,呵呵。

    听着李感性温柔亲切的话语,我的心里竟然有了一种浓重的心疼感觉。禁不住说道:杏姐,等那天你有空了,我给你做一大锅驴式红焖羊肉,好好给你补补。

    呵呵,好吧,抽时间我一定再好好尝尝你的拿手绝活。

    随后,她又问了问我的工作情况,并鼓励我好好干。

    大聪,我怎么一直没有见到阿梅呢

    她这段时间光忙着出发了,我也好长时间没见她了。

    哦,怪不得呢,那我不给她打电话了,等见了面再说吧。

    嗯,不用给她打了,忙过这一阵之后,她肯定会来找你的。

    正当我和李感性谈的渐入佳境之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随着李感性的一声请进,只见进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他一进门,点头哈腰,满脸堆笑,一口一个李总叫着,态度甚是恭敬。

    从李感性的面部表情来看,她也不认识这个人,迟疑着问道:你是

    那人立即自我介绍了起来:李总你好我是市分行的郭。

    哦,原来是郭行长啊,你好

    李感性听到这里,也立即从办公桌后边走了出来,礼貌地请郭行长坐下,并暗示我给这个封疆大吏倒杯茶水。

    我们行的下边每个城市里几乎都有分行支行,那些行长们在我们上级行人的眼里,都是地方的风云人物,我们称之为封疆大吏。

    我立即按照李感性的暗示给这个来讨好的封疆大吏沏了杯茶,恭恭敬敬地放在他的面前。李感性不失时机地介绍道:郭行长,这是办公室的小吕,吕大聪。

    郭行长立即站起身来,伸出双手热情地和我握手,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那样,还一口一个吕经理地喊着我。我也伸出双手和他热情地握手,不好意思地连连说着:郭行长你好叫我小吕就行。

    吕经理,抽空多到我们那里去检查指导工作啊。

    哦谢谢郭行长。

    老子听到这里很是不自在,老子是个大头兵,不是什么jb经理,他还竟然邀请我这号垃圾到他那里去检查指导工作,饶是老子脸皮很厚,此刻也招架不住了,感觉老脸有点发烫。急忙说道:郭行长,你请坐。

    我立即扭头对李感性说:李总,那我先回去了。

    李感性坐在沙发上,对我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我立即逃跑似的离开了这里。

    来到外边的走廊上,老子的老脸还一直发着烫,这个市的郭行长是个典型的官场老油条,知道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但让老子很是别扭,更加地不自在。看来老子以后不能和这些封疆大吏们打交道,太t受不了了。

    看来这个郭行长深谙为官之道,他和李感性从来没有谋过面,更没有接触过,这是听说李感性就任了人力资源部的副总副总主持工作,忙不迭地先来拜码头。要知道他们这些封疆大吏虽然在地方上呼风唤雨,但命运却掌握在李感性的手里。不老老实实的,一个不慎头上的乌纱帽就有可能会被摘去。

    这个郭行长不但会当官,更加地会做人。他的热情态度和卑恭话语,虽然让老子很不适应,但仔细回味起来,竟t的很是受用,这让老子有点儿飘飘然起来。

    回到不一不后,屁股还没落座,肥就开始了。

    小葱葱,你刚才接了个电话急匆匆地就走了。

    哦,刚才出去有点儿小事。

    嘿嘿,听你刚才接电话的语气很是温柔。

    啊我没怎么温柔哦。

    还没怎么温柔一口一个杏姐地叫着,你杏姐是谁啊哈哈。

    肥从来不喜欢打听别人的私事,我知道她这是在开玩笑,寻找乐子。天天在办公室里窝着,不寻点乐子的确太压抑了,我只好给她创造乐子,这可是老子的拿手绝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