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一、互暖-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一一、互暖

    阿梅怔怔地看着我,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阿梅,你听到没有快回到台阶上。

    我又是一声大喊,阿梅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跑向台阶。我向公路边走去。老子吸取刚才摔倒的教训,不再那么急三火四地走了,而是慢慢地走,虽然两只脚丫子和小腿都已经没有了知觉,但总不至于再摔倒了。

    操他妈的,平时不打车的时候,出租车一辆接一辆地从身边划过。老子现在急需打车了,狗日的出租车竟然少的可怜,太阳他祖宗的。

    过了几分钟,终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老子的身边,老子打开车门,忽地跳了进去。的哥刚想开走,我立即说道:先不要急着走,你把车贴到那边的台阶上,还要再拉个人。

    的哥听我这么说,扭头向台阶上看去,发现了坐在那里的阿梅,立即拨转车头驶向了不远处的台阶。

    刚到台阶,我又立马从车上跳了下来,双手抱起阿梅,把她放进了车里,出租车立即载着我们向阿梅家驶去。

    坐在后排座上,我立即又把阿梅的那双嫩脚放在了我的肚子上,并用保暖内衣紧紧捂住。阿梅此时也把我的双脚揽进怀里,将我的那双早就湿透结冰的袜子脱掉,用嘴对着双手哈着热气,使劲搓了搓双手急忙捂在我的脚上。随后她拉开羽绒服的拉链,将自己的保暖内衣撩起来,也把我的双脚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当我那双冰凉没有知觉的臭脚丫子刚贴住她的肚皮,阿梅就立即蹙眉倒抽了一口凉气,估计是冰冷的厉害,我用力往回抽脚,阿梅也学我那样,双手死死抱住我的小腿,不让我动。

    阿梅,这样会把你冰坏的。

    没事,你能这样我为什么不能这样

    你是女的我是男的,抵抗力不同的。

    男女早就平等了,你不要说话了。

    阿梅说到这里,又蹙眉咧嘴,呲呲地倒抽了几口凉气,老子的那双臭脚丫子好似冰块一样,阿梅有些招架不住了。

    我看她这样,很是心疼,又想往回抽脚,阿梅立即把眼一瞪,厉声对我说:不要乱动。我只好老老实实地不再动了。

    足足过去了十多分钟,我的双脚才略微有了些知觉。

    此时,出租车到达了阿梅家小区的大门口,保安立即把出租车给截住了,看那样子是不让出租车进入小区。

    阿梅摇下车窗玻璃,伸头对那个保安说了几句客气话,那个保安认识阿梅,但仍是犹豫着不想放出租车进去。小区里有规定,出租车一律不准放行。

    阿梅无奈之下只好对保安说鞋子破了,无法下地走路。保安这才准予放行。

    看到出租车终于缓缓地驶进了小区,阿梅立即掏出手机来打电话:赵妈,你把我的棉拖鞋拿出来,另外把我爸爸的那双里边带绒毛的棉鞋也拿出来,你到门口迎我,我马上到家。

    估计是赵妈问她到底怎么了

    阿梅紧接着又说道:我的鞋子坏了,无法下地走路了。

    出租车很快就到了阿梅家的别墅门前,赵妈已经早早地站在门口等候了,她手里拿着两双鞋子。

    出租车司机已经发现我和阿梅都没有穿鞋了,但也没有问什么,这个出租车司机很有职业道德。他将车紧紧贴着台阶停了下来,阿梅摇下车窗玻璃,赵妈立即将那两双鞋递了进来,她低头一看,发现了我,对我微微一笑。

    大聪,你把我爸爸这双鞋穿上,很暖和的。

    我想动手自己穿,阿梅不让,她将我的脚丫子从怀里拿出来,亲自动手将她爸爸的那双棉鞋给我穿在了脚上。此时,我的双脚被阿梅的肚子暖和的已经彻底恢复了知觉,穿上她爸爸的这双里边带着绒毛的棉鞋更是舒服。

    阿梅穿上她的棉拖鞋,刚想下车,突然用手紧紧捂住肚子,蹙眉耸鼻,面部表情很是痛苦,禁不住哼哟了起来。

    阿梅,你怎么了我惊恐不安地问道。

    没事,可能是凉着肚子了。阿梅边倒抽凉气边轻轻地说着。

    赵妈毕竟是干过医的,一看阿梅这样,立即说道:快点回家,我用暖水袋给你暖暖。边说边将阿梅搀扶了下去。

    我冲赵妈说道:赵妈,阿梅就拜托你了

    小吕,你放心吧。

    阿梅双手抱肚,疼的已经直不起腰来了,赵妈急忙把她扶进了屋去。

    我怔怔地看着阿梅的背影,很是放心不下,直想跳下车去继续陪伴着阿梅。但一想到这个别墅里还有那个慈眉善目的老祖宗,老子立即又没了勇气。

    你下车还是接着走的哥扭头问了我一句。

    我无奈地说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