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三、霹雳丫的怨气-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一三、霹雳丫的怨气

    这种奇痒当真是犹如油煮火烤,痒若鼎沸,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老子现在终于体会到了阿梅在电话中说快痒死了的感觉。

    我仔细看了看我的两只臭脚丫子,整个儿都红肿了起来,尤其是脚外侧,还起了好多红疙瘩,一个接一个密密匝匝地排列着,很是骇人。nnd,这都是冻伤的表现。

    忍无可忍之下,老子只好下床,光着脚丫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走来走去,虽然双脚麻胀的难受,但总比那奇痒无比的滋味好受些。

    在地上转来转去,走了几分钟之后,双脚不再那么痒痒了,但却又冰的有些疼痛起来。只好穿上拖鞋,用温水冲了冲擦干,继续睡觉。老子现在困的要命。

    但脚丫子刚在被窝里暖和过来,那种奇痒又来了,老子急的坐在床上大叫起来,这t何时是个头啊

    无奈之下,我又如法炮制,继续赤脚在地上走来走去,如此三番五次地来回折腾,天色已经大亮了。

    我只好穿戴整齐,匆匆下楼,来到小区外边的一个早餐摊点。老子现在饿的快支撑不住了,昨天晚饭也没有吃,现在只好两餐并作一餐,吃了个滚胀饱,急急忙忙去上班。

    在奇痒无比中,我总结出了一个经验,那就是不能让脚丫子暖和了,只要一暖和就痒痒的挠心,因此,我今天专门穿了一双单皮鞋,走在路上,虽然麻胀的厉害,但却是抵御住了那种奇痒之感。

    一进单位办公大楼,电梯门口已经有几个人正在等电梯。我刚走进,电梯就来了,我随着这几个人进入了电梯。就在电梯门快要关闭的时候,一个人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一下子又把快要关闭的电梯门打开了。

    我定睛一看,原来匆忙跑过来想赶这班电梯的是霹雳丫,她的眼睛明显地有些红肿,想是哭过的样子,我的心中一揪,急忙往里站了站,给霹雳丫腾地方。

    霹雳丫一抬头也看到了我,微微一怔,她没有想到会这样巧,一大早就和我碰到了一起。她一怔之后,眉头微微一蹙,嘴唇一抿,忽地退了出去,并离的电梯远远的。

    电梯里边一个女的和霹雳丫是在同一个部室工作,她匆忙喊道:温萍,快点进来啊,电梯里还有空地。

    霹雳丫的脸上挤出一个苦笑,对那个女同事摆了摆手,说道:人太多了,我等下一班吧。

    随着霹雳丫的话声刚落,电梯门咣当一声关上了,开始缓缓上升。但老子的心却是随着缓缓上升的电梯不断下沉,刚才是揪心,现在则是痛心。想着刚才霹雳丫脸上的怨气,我知道她这是看到了我,才没有进入电梯的,她这么做都是为了避开我。想想昨晚在办公楼前马路上霹雳丫离去时的那一幕,我的小眼立即湿润了,急忙将小眼眨巴了眨巴,才没有让泪水流下来。

    电梯到了八楼,我逃跑似的从电梯里出来,匆匆走进不一不,此时,办公室里只有柴雪颖来了。

    我心情灰暗,烦躁不安,也没有和柴雪颖打招呼,直接一屁股坐在工位上,怔怔地发呆。

    柴雪颖明显地一愣,扭头对我说:小吕,你怎么了一大早怎么这么不高兴

    晕,老子是个性情中人,心事往往都写在脸上,这一下子被柴雪颖看出了什么,急忙微微一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没事,昨晚没有睡好,有些犯困。

    柴雪颖呵呵一笑而道:年纪轻轻的有啥睡不好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呵呵,没有,可能前几天睡的太好了,昨晚一时半会睡不着了,呵呵。

    柴雪颖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了,低头忙自己的工作。

    我忽地想起来了李感性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职场就是职场,职场不是家,更不是避风港,千万不能带着情绪上班,这是职场的一大禁忌。

    我急忙调整情绪,让自己全部融入到工作中,使自己完全进入工作状态。

    随着一阵欢声笑语,赵组长和肥一同走了进来。大家又调侃闲扯了几句后,都纷纷忙各自的手头工作了。

    由于昨晚刚刚下了那一场雪,今天的气温很低,肥将不一不的空调温度调到了最高。没过半个多小时,老子的臭脚丫子开始出汗,随之那种奇痒又开始了。这是室内温度一上升,又t把那奇痒之感给招来了。

    我忍不住悄悄脱下皮鞋,两只脚来回搓着,但越搓越是奇痒,忍不住双脚穿着袜子在地上来回不停地跺着。

    小葱葱,你这是干什么呢你在练少林脚功吗肥瞪着一双莫名其妙的肉眼看着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