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〇、真TM没出息-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二〇、真TM没出息

    我一听李感性竟然是让我到最基层的分理处,顿时不乐意起来,有了些抵触情绪,老脸也拉成了驴脸。

    杏姐,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分理处可都是下边各个支行的最基层,你不会把我从上级行一下子给放到底吧

    奶奶的,你着什么急越是在最底层干过的越有资历。

    李感性看我急赤白脸的样子,忍不住骂了我句奶奶的。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李感性这样骂我了,乍一听到,倍感亲切,只好低头不语起来。

    你现在是一般员工,要想培养你,也只能从科级开始,分理处虽然是最基层,但也是个科级单位。再者说了,从最底层干起,能锤炼你全方面的能力,你也能成长为一个复合型人才。

    虽然李感性说的头头是道,但老子的心却是越来越凉,忍不住说道:杏姐,我还是不下去了,我也不干那个jb官了。

    你看你这点出息,什么jb官我刚才不是给你说了嘛,不要把它看作官,要把它看作责任。

    看着李感性有些生我的气了,我便不敢再乱说话了,只好可怜巴巴地坐在那里,就像一个霜打的烂茄子。

    大聪,你不要鼠目寸光,要站得高看得远才行。我要是你,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这次机会的。

    杏姐,我和你没法比的,你有能力,我没有能力。

    屁话,什么没法比人的能力都是锻炼出来的。

    我感觉我再锻炼也是个垃圾。

    你自信点好不好再者说了,派你去的分理处也不是下边支行管辖的,而是由咱们上级行直管的。

    由上级行直管的

    嗯,城区有几个规模较大的分理处,近期咱们上级行准备接手过来直管。如果规模继续扩大,业务持续发展,就要升格为支行。没升格之前是科级单位,升格之后就是处级单位了,到时候你也会水涨船高的。

    我知道李感性这是给我吃定心丸,但老子可能真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心中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高兴劲儿。官本位思想要不得,但老子本身却是一点儿这方面的细胞也没有。

    李感性抿嘴一笑而道:看你这点出息,要是换成别人,人家肯定高兴的直蹦高,你看看你噘的嘴就像驴嘴。好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吧,一会儿我们的老相识就来了。

    我们的老相识

    就是原先咱们支行的行长。

    他他来找你干什么

    他要被撤职了。

    啊真的因为什么啊

    这还能有假他是因为小金库和帐外贷款的事情被撤的,没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忽地想起阿梅住院时对我说的那番话来,看来这个臭蛆真的t要倒霉了,活该,这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的结果。

    他被撤职后,怎么安排他

    还能怎么安排去干一般员工啊。

    我的天,杏姐,他的职务比你现在的职务还要高半格啊,直接撸成一般员工,落差也太大了。

    这没办法,这是他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别人。

    我还想再说什么,李感性抬起皓腕上的手表看了看时间,对我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大聪,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他马上就要来了,你赶快回去吧。

    我点头起身向外走去。

    当来到走廊上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原先那个支行的一把手,他正垂头丧气步履沉重地向李感性的办公室走去。

    d,这才多长时间没见,这臭蛆整个人都变了样。没了以前的飞扬跋扈和气宇轩昂,变得勾肩曲背,脑袋就像很沉一样抬不起头来,还t苍老了很多,猥琐了很多,不仔细看几乎都认不出是他了。

    他看到我后,微微一愣,表情很是尴尬,苦笑着向我打招呼,声音低的不能再低。

    你好,小吕。

    老子现在不知道怎么称呼他才好,只好说道:哦,你好。

    打过招呼后,他立即灰溜溜地从我身边快速走过。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快步离去。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这才多长时间啊,整个的局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四五个月之前,这个臭蛆整治的李感性和我没有一点儿脾气。现在倒好,这臭蛆竟然要来和李感性点头哈腰了,见了我也是灰溜溜的。

    看来人不能太狂妄了,要学会夹着尾巴做人才行。当官是一时,做人才是一世。顺了的时候不要太嚣张,更不要太张狂。当遭遇挫折时,不要气馁,更不要灰心丧气。

    钱是王八蛋,没了再去赚。官是臭狗屎,没了更香甜。

    李感性说的对,官本位思想是要不得的。想想刚才那个臭蛆的衰样,老子也有点儿看不起他了。d,不就是一个jb大的破官嘛,至于衰成这个样子吗操,真t没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