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一、三个女人唱大戏-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二一、三个女人唱大戏

    几天之后,阿梅来上班了,她明显地憔悴了很多,人也瘦了一大圈,精神萎靡不振。为了救她爸爸,她只能去求她对象的父亲。但同时,她就不得不放弃我,继续和她对象维持下去,这恰恰是她很难接受的,但又不得不接受。这种滋味当真是难受无比,就像狂吞一大碗绿豆苍蝇,不吞不行,吞了就恶呕。

    阿梅心中的苦痛,我是深有体会的,为了减少她内心的伤楚,我能做的就是尽量少和她来往,最好是不见面才好。但在一个楼上工作,不见面那是不可能的。因此,不在这个楼上工作是最好的选择,这样我就不会再见阿梅了,更不会见到霹雳丫了。想到这里,我急切盼望着李感性快点把我派下去,老子也好尽快跳出这个是非圈。

    满江哥那边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但我知道他不会不管冼伯伯的。这种事我也不能打电话催问,只能耐心地等。

    新年的钟声敲过,属于中国人民的春节也悄悄临近了,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但阿梅随着春节的临近,情绪更加地低落了。每逢佳节倍思亲,她这是想起了还关在检察院中的爸爸。

    操他妈的,那个该死的李秘书,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动静,真t恼人。

    还有半个月就是春节了,霹雳丫突然被借调到人力资源部帮忙了。原来上级行开始准备接手城区内的几个大型分理处了,人力资源部和稽核部是主办这项工作的牵头部室。霹雳丫属于稽核部,又是稽核部的业务骨干,被抽调到人力资源部帮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霹雳丫是满江哥的妹妹,李感性是满江哥的得意门生,她们两个倒到一块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这也是老子最担心的事情。李感性在霹雳丫面前就像是一个老大姐,霹雳丫不会把老子的事情都告诉李感性吧想到这里,心中惴惴不安起来。

    没想到几天之后,又一件让老子更加头疼的事情发生了。由于人手不够用的,李感性又把冼梅借调到了人力资源部,这样李感性、霹雳丫、冼梅三个女人就天天在一起了。

    苍天啊,大地啊,快来救救我吧

    我和冼梅的事情,霹雳丫已经洞察的差不多了。霹雳丫是把冼梅当成了情敌,但冼梅却是蒙在了鼓里。三个女人一出戏,而且是t的一场大戏。女人又很是感性,说不定哪天一激动,将肚子里的话都吐噜出来,那老子就将彻底玩完。李感性会伤心,因为老子毕竟和她有过一腿。霹雳丫更会伤心欲绝,因为老子曾经把她的嘴唇给亲破过。冼梅那就更不用说了,想起她割腕自杀和雪地赤脚的任性,老子的背上都呼呼冒汗。

    完了,彻底完了。你说你李感性怎么这么会借调人员怎么就单单把霹雳丫和冼梅都给借调过去了还t都是在一个接手组里。老子现在不单单是惴惴不安了,而是如坐针毡了,惶惶不可终日。

    这天,我到省政府去送一个简报文件,回来的时候,离着老远,就看到霹雳丫和冼梅从办公楼出来,两人有说有笑,亲密无间,吓的老子就像做贼一样,赶忙躲到旁边的墙壁后边。小眼偷偷观看,只见霹雳丫和冼梅上了等候在办公楼前的一辆车上走了,看来是要到下边准备接手的分理处去了。

    等她们的车子开远了,我才直起腰来,长舒了一口气,伸手一摸额头,竟然汗津津的,刚才td把老子都给吓得出汗了。

    霹雳丫明明知道我和阿梅之间不清不白的,她竟然能和阿梅相处的这么好,看来老子对女人还是研究的不够深刻。

    nnd,女人的心,本就是天上的云,一会儿晴来一会儿阴。老子也懒得去揣摩这些臭丫的心事,只要风平浪静就ok了。

    老子就像逃难一样,刚回到不一不,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就接到了李感性的电话,她让我马上到她办公室去一趟。

    难道现在就要把老子派下去了还是她知道了我和霹雳丫以及冼梅的事情了。想到这里,额头上的汗又t冒出来了。

    忐忑不安,屁颠屁颠的一溜小跑,来到了李感性的宽大办公室里。

    我进门后,李感性正在接电话,她示意我坐下等她会儿。

    只见李感性对着电话微笑着说:朱行长,你这样太客气了,后天你来开会的时候,一定到我这里来一趟。

    对方说些什么听不到,看来对方又是某一个城市的封疆大吏,还t是姓猪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