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二、蒙混过关-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二二、蒙混过关

    朱行长,你过来的时候,把你上次留给我的卡拿回去,我不能要的,这是原则。

    对方肯定是在谦让。

    李感性的脸色慢慢绷了起来,说道:朱行长,你就不要难为我了,你要不拿回去,那我只好交给监察部了。

    她这句话很是厉害,对方估计也不敢再谦让了,李感性这才微笑了起来,最后说:那好,后天我等着你。

    我仔细观察着李感性的神色,我担心这三个女人天天呆在一块,老子对她们而言似乎已经没有任何遮掩了,几近赤身果体地呈现在她们面前。如果李感性神色愠怒隐忍,那老子拨头就跑。如果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那老子就随机应变。

    李感性放下电话后,双手拢了拢秀发,使劲搓了搓俊脸,这才微笑着看着我。而老子的一双小眼一眨不眨地紧紧盯住她秀眸的深处,似乎要看出什么来才甘心。

    李感性微微一愣,说道:大聪,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靠,看来是没有什么问题,不然,李感性不会这样问我的。我一直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慢慢沉了下去,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大聪,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紧张兮兮的

    没有啊,没有紧张,嘿嘿。

    哦,对了,让你过来和你商量个事。

    啥事

    你也知道,现在咱们上级行正在接受城区的几个大型分理处。人手不够用的,我想把你借调过来帮帮忙。

    我靠,原来是为了这个。我一听头都大了,这不是让老子进入刀山火海之中活受罪吗要是把我给借调过来,老子怎么面对霹雳丫和冼梅真要是那样,还不如把老子给杀了呢。

    我立即把小脑袋摇的就像拨浪鼓,连连说道:杏姐,千万不要把我借调过来,我干不了这个工作。

    李感性一看我这种大急特急的窘迫神态,很是吃惊,忙问:为什么你怎么就知道干不了这个工作

    我忽地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在这种情况之下,越是失态越容易爆露自己,越容易使自己处于被动局面。

    我故作轻松地笑了笑,说道:杏姐,我只会写文字材料,其它的业务根本就没有接触过,我真的干不了这个工作。

    李感性听我这么说,微微一笑而道:你干的什么工作我还不知道吗我觉得你和冼梅曾经在一个办公室呆过,很是熟悉。另外温萍是李老师的表妹,你和她也是很熟。把你借调到接手组,更容易开展工作。

    听到这里,我真的有些坐不住了。nnd,我和她们两个是很熟悉。问题是不但熟悉,而是t的太过于熟悉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如果真要把老子借调过来,非的搞的更糟,老子天天什么事也别干了,就忙于应付霹雳丫和冼梅了,还得留心应付眼前的李感性。越想越怕,额头上不由自主地流下了汗。

    大聪,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蜡黄哎呀,怎么还出汗了

    听她这么问我,我突然灵机一动,急忙无病吟地说:杏姐,我这段时间身体很不好,现在又处于难受之中。

    李感性很是关心地站了起来,伸手搭在我的额头上试了试,关切地问:不发烧啊,你哪里难受

    老子本想扯谎造谣说正处于感冒发烧之中,但现在已经被她给试出来了,就不能再这样说了,但一时又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想在匆忙之中编个谎话出来,越急越t想不出什么好理由来。小眼开始滴溜溜乱转,又怕被她发现了,索性耍赖趴在了桌子上。外表看去像是身体不舒服,实则是老子趴在桌子上想办法。

    大聪,你到底怎么了哪里难受吗

    李感性急切地问着,听脚步声,她已经绕过办公桌来到我的身边,并用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对我很是关怀备至。

    我又趴了一会儿,这才慢慢抬起头来,表情痛苦地对她说:杏姐,我这段时间不是闹肚子就是背上害冷,也不知道咋弄的,是不是前一段时间得了那次重感冒的后遗症

    我边扯谎造谣说着,边这么反问了一句。

    李感性听后微微一愣,问道:你那次感冒很重吗

    嗯,很重,发高烧都烧起泡来了,连烧了好几天,到现在还没有缓过阳来。吃东西一不合适,就开始闹肚子,刚才就有些肚子疼。

    哦,那你得好好调养调养才行。

    嗯,必须的好好调养调养,更不能累着。杏姐你看借调我来帮忙的事就算了吧

    好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等你把身体调养好了再说吧。

    好,谢谢杏姐了

    老子心中乐不可止,终于t的蒙混过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