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八、霹雳丫的隐忍-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二八、霹雳丫的隐忍

    站在走廊里,我仍是懊恼不已,更多的是深深的后悔。悔恨自己不该那么痞性十足地惹霹雳丫。想想这段时间我给她带来的伤害,想想她见了我之后的种种表情,还不知道她背地里哭了多少次呢。

    想到这里,我更加气恼自己,忍不住挥起手来,左右开弓,对着自己的老脸使劲抽了起来。啪啪的清脆之声在这空荡寂静的走廊里久久徘徊。老子直到把自己的两个脸颊抽的火辣辣疼了起来,方才罢休。

    又过了十多分钟,我来到门口悄悄听了一会儿,探出小脑袋看了看,只见霹雳丫正在用面巾纸擦拭眼泪。

    此时此刻,还不能进去。我为了避免发出脚步声,只好又迈着小碎步去厕所解了个小手。故意磨磨蹭蹭又捱过去了好大一会儿,这才又来到门口。只见此时的霹雳丫正静静地坐在那里出神发呆。我悄悄走了进去,当我来到沙发旁的时候,竟然把她给吓了一跳。

    她一看我进来了,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忽地站起身出去了。

    d,这次轮到老子开始出神发呆了。过了十多分钟,霹雳丫这才回到了屋里,我小眼微瞥,发现霹雳丫已经洗过脸了,但一双秀眸明显地红肿了起来。

    她坐下后,双手拢了拢头发,轻声说道:继续核对。

    我现在不敢再说什么话了,更不敢再出什么洋相了,只好拿起凭证认认真真地念了起来。人就是贱,霹雳丫这么一哭,当我再拿起那些凭证时,对那些曲里拐弯的数字竟然不再那么厌烦了,也不再恶心发晕了,全部身心都融入了进去,希望借助工作来冲淡霹雳丫心头的伤感。

    霹雳丫对待工作更是认真负责,我这般认真地念着,她用铅笔仔细瞄着,也是全部身心都沉浸在对帐之中,屋里悲伤的气氛似乎被我念数字的声音给冲淡了。

    如此这般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我在念的同时,小眼微瞥偷偷看了一眼霹雳丫,丝毫看不出她有任何的疲倦。

    老子就这微微一瞥,竟然把数字给念错了,霹雳丫微微皱眉,头也没抬,说道:这个重念。我只好又念了一遍,这次念对了。

    又过了一会儿,老子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现在毕竟是晚上八点多了,还没有吃晚饭。食堂送来的饭菜都已经凉透了。

    忍着肚中饥饿又念了会儿,看霹雳丫的神态,她没有丝毫的饿劲,仍是全部身心投入到核对之中。

    我试了好几次,想说暂停,先吃晚饭。但又怕引起她的不快,只好忍着饥饿继续配合着她的工作。但肚子很是不争气,提出了无比强烈的抗议,咕咕地叫个不停,叫声竟还抑扬顿挫了起来。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人如果处于饥饿状态时,就会心慌冒虚汗,四肢也会颤抖起来。此时此刻的老子就是这种状况,连念数字的声音也发颤了起来。

    伴随着我的念声,肚子里响起了一阵饥饿的咕噜声,托着长音咕噜个没完。霹雳丫一愣,抬起头来注视着我,问道:什么声音

    我我肚子里的咕噜声音。

    霹雳丫静静地看着我,眯着眼睛问道:你是不是很饿了

    嗯,有点儿饿了。我边说边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霹雳丫随手将凭证放下,轻声说道:饿了那就吃吧。

    我就像听到了特赦命令,立即跑到放饭菜的地方,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刚吃了没几口,抬头看了看霹雳丫,只见她仍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出神发呆,我边大口吃着饭菜边对她说:你不要坐着啊,你也吃啊。

    她没有看我,只是轻轻说道:你吃吧,我不饿。

    不饿也要吃点,不然身体撑不住的。

    她不再说话,而是双手抱肩靠在了沙发背上,将头贴在靠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霹雳丫这段时间明显地瘦了很多,原先红润的脸庞现在有些苍白起来,我越看越是心疼,禁不住柔声对她说:你吃点饭吧,你这段时间瘦了很多,脸色也有些苍白,你别这样折磨自己了好不

    当我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竟然是哀求了起来。

    霹雳丫依旧保持那种姿势,没有说话,但微闭的眼皮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我将她分开的饭菜端到了她的跟前,轻声对她说:快点吃吧,吃完饭我们接着核对。

    霹雳丫突然将头扭向了一边,迅即站了起来,急匆匆向外走去。在她站起来的瞬间,我看到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又流了下来,她又哭了。她为了不让我发现,这才急匆匆地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