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〇、香稷馨香-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三〇、香稷馨香

    听霹雳丫这么说,我还真得去好好洗洗,不然李感性回来后发现了就不妙了。为了节省时间,我小跑着来到洗手间,将老脸洗了又洗,看不出什么破绽来了,这才放心地又回到了屋里。

    我和霹雳丫都没有说话,而是心照不宣地都进入了工作状态。还是由我来念,霹雳丫进行核对,这一次的进展速度更快了,小山似的凭证在逐渐减少。

    大概在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走廊里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我一下子就听出了是李感性回来了,但我并没有停止继续往下念数字的声音。

    李感性旋即进了门,人刚进门就接着说道:嗨,我回来了。

    霹雳丫一看李总回来了,立即停下了手中的核对,我也急忙站了起来。一阵浓郁的酒香飘了过来。李感性白皙的脸庞布满了桃红,显得更加的美了。

    杏姐,你喝的白酒吧肯定喝了不少。

    呵呵,嗯,喝的白酒,今晚得喝了一斤多。

    我砸了砸舌,急忙跑去给李感性接了杯水,并亲自端了给她。她微微一笑,对我说:大聪,你没有偷懒吧

    没有,你看,我和温萍都核对了很多了。

    李感性边喝水边坐在了沙发上,霹雳丫微笑着说道:李总,你看我们已经核对了不少了。边说边用手指了指旁边对好的那些凭证。

    哦你们两个的工作效率蛮高嘛,我还直担心今晚要加一宿班呢,呵呵。

    李感性边呵呵说着,边不时拢着她那头略烫的秀发,体香、发香、酒香三香混杂在一起向四周扩散着。这种香味如梦似幻,说不出的受用。犹如菊香遍眼,更似桂花芬芳。坐在沙发上又说又笑的李感性,浑身洋溢着排山倒海的迷人魅力,随着身体的轻微晃动,整个人仿佛一簇百里飘香的璀璨花丛,纷纷坠叶飘香砌,香香公主无花色。此时的李感性赛过了传说中的香香公主。

    李感性不但人美人香,魅力四射,而品行则是更加的高尚,用香稷馨香来形容她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我站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李感性。突然之间,一股莫大的冲动席卷而来,小jj不由得指向了坐在沙发上的迷人的李感性,裤裆中又tnnd打起了伞儿。

    此时李感性正和霹雳丫商谈着工作上的细节,我小眼微瞥,看了一眼霹雳丫,她虽然在和李感性又说又笑着,但她的眼睛深处却是写满了无限的哀伤。

    我不禁自惭形秽起来,对自己无限痛恨起来。在这种场合之下,我竟然看着刚刚到来的李感性产生了这种龌龊的想法,简直猪狗不如。气恼地低头偷偷看了下裆部,奶奶的,不听话的小jj依旧直立着打着伞,伞头贪婪地指着李感性。

    我顿时感觉自己真的是不如猪狗了,在此情此景之下,守着霹雳丫我怎么会有这种禽兽不如的想法李感性现在已经是身居高位的风云人物了,我怎么还想着和她嘿咻这怎么对得起李感性怎么对得起霹雳丫

    想到这里,不由得对自己更加恼怒起来,忽地举起手对着自己的前额狠狠地拍了一下,一声清脆的啪声响彻全屋。

    李感性和霹雳丫忽地一愣,均纷纷扭头向我看来,颇感惊讶地瞪视着我。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多么低级的错误,顿时不免尴尬起来,但仍是极力镇定自己,以免越糗越大。

    霹雳丫只是看着我没有说话,而李感性莫名奇妙地问:大聪,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干嘛平白无故地打自己的脑袋啊

    老子撒谎的水平已经臻入化境,此时撒谎的本领在危急关头又救了老子一次。我故作深沉地说:感觉有些累,有些头晕,只好敲打一下自己,让自己振奋起精神来,嘿嘿。

    哈哈,年纪轻轻的,这点苦都吃不了快去洗手间洗洗脸去。

    李感性边笑边说,眸含秋水,双目澄澈,微晕红潮一线,拂向桃腮红,两颊笑涡,霞光荡漾。

    美真美太美了此时的李感性美的快把老子给美晕了,小jj禁不住又使劲撅了撅。奶奶的,我对裤裆中的这个不听话的吊玩意儿,又气又恼起来,唯恐被李感性和霹雳丫发现了这不可告人的肮脏猫腻,急忙扭头向外走去,洗手间是老子此时最佳的避难所。

    我在洗手间磨蹭了好长时间,又将裤使劲往上提了提,避免这个不听话的小jj再出老子的洋相,收拾停当之后,这才慢条斯理地向屋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