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二、偷袭李感性-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三二、偷袭李感性

    李感性抿嘴笑着,温柔地看着我,我刚一落座,她伸出大拇指在我面前扬了扬,称赞我这么做是好样的,我咧开嘴无声地笑了起来。

    李感性示意我继续,但念了没一会儿,李感性发现声音还是太大,便悄声对我说:你到我这边来,我们两个坐在一起,这样声音就能小下来了。

    我一听大乐,忙不迭地站了起来,坐到了李感性的身边。这样我和李感性都是背对着熟睡中的霹雳丫,突然之间,老子的色胆大了起来

    我和李感性坐的很近,我和她的身体几乎依偎在了一起。她那三香合一的如梦似幻的奇香更是往我的鼻孔里钻,小jj忍俊不住又迅速勃起直立了起来。反正是坐着,再打伞也不会被旁人发现的,索性就让小jj打伞打个够吧。

    李感性将头垂下,声音压得更低念了起来。

    我日哟,这下子老子实在无法忍受了。我以前曾经说过,李感性的鼻音很重,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带出嗯嗯之声。这种嗯嗯之声简直太让人了,这简直就是靡靡提性之音。再加上她的秀发不时扫拂着我的头脸,那种三合一的奇香更是撩人魂魄。我顿时心不在焉起来,呼吸急促,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李感性念着的那些数字,在老子看来就是t的标准的精虫了。

    就在这时,李感性又伸手拢了拢秀发,露出了粉嫩欲滴的桃腮来,我忍无可忍,再也忍不住了,伸嘴就在她的粉腮上亲了一口,亲的同时,还馋的用牙咬住了她的粉腮。

    李感性没有想到我会来这么一手,她正全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对我的偷袭没有任何的防范,被我偷袭了个正着。她猛地一愣,立即伸手扭了我的大腿内侧一下,将粉腮挣开我的狼嘴,娇嗔愠怒地白了我一眼,用手轻轻指了指正在酣睡的霹雳丫,娇声对我说:你太放肆了,温萍还在这呢。再者说了,我准备把她介绍给你,以后你在我面前要老老实实地,听到没有

    她看我仍在痴痴呆呆地看着她,生气的伸手又拧住了我的嘴巴子,忍笑说道:你看你这点出息,以后规规矩矩的,听到没有我还要把她发展成你对象呢。

    李感性边悄声说着边用嘴朝霹雳丫努了努,拧住我嘴巴子的手不由得加力,转了个大麻花方才松开,把我的嘴巴子都快拧成了猪八戒了。

    李感性不提霹雳丫我可能还处在浓欲焚火之中,但她一提霹雳丫,我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对自己刚才的举动既感到后怕又感到后悔。

    如果让霹雳丫发现了我对李感性这非礼的一幕,她该怎么想对于我和冼梅之间的关系,对于我和康警花之间的关系,她都已经有所觉察了。如果她再发现我和李感性之间也是不清不白,暧昧非常的话,后果太不堪设想了。越想越怕,裆部之高伞慢慢降落,小jj刚才雄赳赳气昂昂的劲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逐渐变得焉又耷拉了起来。

    李感性担心我又再偷袭她,将我们两个手中的凭证换了过来,对我悄声说道:你来念,我来对,这样你就老实了。

    老子果然老实了起来,拿起李感性换过来的凭证认真地念了起来,惹的李感性忙不迭地说:你小声点。

    再小声点。

    你不会把声音压倒最低啊操。

    我猛地一愣,我没有想到气质高雅的李感性竟然在话尾会冒出来一个操字,忍俊不住,急忙用手捂住嘴笑了起来。

    李感性看我这般笑法,微微一愣,立即会意过来,故意绷着俊脸,娇嗔地看着我,压低声音说道:你笑什么难道就兴你们男人说操,女人就不能说操了

    她这一说,顿时把我笑翻了天,匆忙之下两只手紧紧捂住嘴,才没有发出笑声来。最后笑的我肚子都疼了起来,眼泪也笑出来了。

    李感性起始故意绷着脸忍住笑,慢慢地她也忍不住了,对我做了个鬼脸后,双手捂嘴趴在另一边的沙发扶手上笑个不止,笑的秀肩不住颤抖。

    看着李感性笑的那可爱的样子,我双手捂嘴忍不住趴在了她那丰满的翘臀上继续笑着。李感性感觉到我趴在了她的翘臀上之后,急忙忍住笑坐了起来,估计她是怕被霹雳丫发现了。我也立即坐了起来。

    李感性的眼睛中也笑出来了泪花,她用双手揉了揉眼睛,搓了搓红润的俊脸,压低声音说:别笑了,赶快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