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三、男的不如女的-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三三、男的不如女的

    我只好又端起凭证来用最小的声音认真仔细地念起来。也别说,刚才这一顿大笑,竟然将精神全部提了起来,当再次投入到工作状态中时,已经变得神采奕奕,精神焕发了,工作效率直接上了一个大台阶。李感性更是如此。我们两个紧密配合,核对的速度越来越快。

    李感性不说停,我就继续念,不知不觉中,那个小山似的凭证竟然被我和李感性核对完了。

    李感性将核对出来的错误凭证专门放在了一个大纸盒子里。她抬起手腕上的手表看了看,悄声对我说: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

    啊这么晚了。

    嗯,千万别出声,让温萍好好休息休息。她这段时间天天都加班到很晚,几乎就没有好好睡过。

    我点了点头,不敢再说话了。

    李感性又悄声说:今晚我们都不回家了,就在这里睡一会吧,天也快亮了。

    她边说用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我到沙发上躺一会儿。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来到对面的沙发上躺了下来。李感性也顺势躺了下来,连连打着哈欠。她这一打哈欠,传染的我更是哈欠不断。

    此时屋内的温度估计也达到了30度了,温暖如春,躺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很快就昏昏沉沉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我感觉身边有了动静,想睁眼看看,但眼皮沉的实在睁不开。迷迷糊糊中只听霹雳丫说道:哎呀,我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

    李感性说:小声点,大聪睡着了。

    霹雳丫压低声音问:你们都干完了

    嗯,都干完了,那些核对不一致的凭证都在这个盒子里放着呢。

    哦,你们睡吧,我来查找这些核对不一致的凭证的原因。

    不急,温萍,你再睡一会儿。

    李总,我不睡了,现在天都亮了,你抓紧睡一会儿,我看看这些凭证。

    嗯,好。

    随后,屋内又寂静起来,只传来若有若无翻动凭证的轻响,老子瞬间又进入了深睡状态。

    又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推我,并趴在我耳边轻轻唤我:大聪,醒醒,别睡了,都快八点了。

    我忽地睁开眼来,只见李感性站在我旁边,她已经早就醒了。扭头一看,只见霹雳丫坐在李感性的高背椅上,正在忙碌着校对那些平不起来的凭证。

    我感觉身上沉甸甸的,低头一看,我身上不但盖着我自己的外套,另外还盖了一件枣红色的呢子大衣。

    我小眼微瞥,发现李感性正穿着她自己的那件天蓝色外套。

    霹雳丫喜欢红色,我身上盖着的这件枣红色呢子大衣无疑就是霹雳丫的。想到这里,我心里顿时温暖无比起来,一阵巨大的感动袭来,刚刚苏醒的小眼禁不住有些湿润了。

    我慢慢坐了起来,霹雳丫抬头一看我起来了,急忙站起身来跑过来,迅即将盖在我身上的她的那件枣红色呢子大衣拿走。

    我呵呵笑着说:先不要拿,小心冻着我。

    李感性在旁呵呵笑了起来。

    霹雳丫立即背向李感性,悄悄用秀眸狠狠地白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噘嘴拿着她的外套走开了。

    要不是李感性在旁边,还不知道霹雳丫会用什么尖酸刻薄的话语招呼我。这丫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我一瞥眼间,发现茶几上小山似的凭证不见了,而是摆了三份热气腾腾的早餐。

    李感性微笑着对我说:你快去洗洗手脸,我和温萍都已经饿坏了,就光等你了。

    哦,好,我马上去。我边答应边屁颠屁颠地向洗手间跑去。

    当我返回来的时候,李感性和霹雳丫已经坐在了茶几旁,正在等着我呢。我刚一落座,李感性便招呼着说:快吃,马上要上班了。

    吃饭的时候,李感性对我说:大聪,你能撑住吗要是撑不住,我给你们车主任打个电话,帮你请个假,你回家休息去。

    不用,马上要春节了,请假不好的,我能撑住的。

    嗯,好,吃完饭后,我和温萍还有接受组的其他成员,要到下边的分理处去。

    啊你们两个今天好好休息休息吧,别这么忙活了,这样太累了。

    呵呵,我们已经习惯了。论吃苦耐劳,你们男的还真不如我们女的。

    听李感性这么说,一直默不作声的霹雳丫立即接道:他们男的就是不如我们女的。

    我一听,想也没想就说道:当然了,男的说不行就不行了,女的说不行还能行。你们女的韧劲就是比男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