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四、该死的李秘书-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三四、该死的李秘书

    我这话虽然是掏心窝子的话,但这话却是韵味十足,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往往能让听到此话的人想到那方面上去。

    果然,我说完了之后,霹雳丫沉默无语继续吃饭,李感性故作不知,喝了口汤后,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边笑边用嗔怪的眼神看我。

    霹雳丫脸色一红,眉头一蹙,边嚼着馒头边扭头狠狠白了我一眼。

    我知道我又说漏嘴了,急忙腆着老脸讪讪笑着,嘴里忙说: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嘿嘿。

    刚刚吃过早饭后,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摸起来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满江哥打来的,守着霹雳丫和李感性我没敢在屋里接,急忙跑到走廊上去接听。

    喂,大聪,是我。

    哦,大哥,我知道是你。

    呵呵,告诉你个大好消息,冼董的那个李秘书抓到了。

    啊真的

    是真的,公安部的那个朋友刚刚给我打来电话,是在海南抓到他的。

    太好了,这下冼伯伯有救了。

    嗯,冼董终于盼到头了。不过也不能高兴的太早了,把李秘书押送回来需要时间。回来后还要审问,这也需要时间。什么结局还不一定,你一定好好劝劝冼董的家人一定要冷静对待。

    听完满江哥的这番话后,我的心中又忽地一沉,刚才的高兴劲找不到了,想想事情的发展还真的像满江哥说的一样,心中不由得又沉重起来。但那个该死的李秘书终于抓到了,这就为下一步营救冼伯伯奠定了很好的基础,这不失为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想到这里,心中又无比高兴起来。

    大哥,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嗯,对,这样事情总算有了转机。

    大哥,太谢谢你了

    谢什么兄弟之间这种忙是应该帮的。

    听着满江哥亲切的话语,我的小眼不争气地又湿润了起来。

    大哥,我等会到你那里去一趟吧。

    大聪,你不要到我这里来了,我们在电话上说就行了。你等会就去通知冼董的家人,让他家里的人好有个思想准备。该想什么办法就想什么办法,这事不能拖。我这边也随时盯着点,能帮则一定全力而为。

    好,谢谢你了大哥我这就通知冼伯伯的家人。

    嗯,估计现在这个消息还没有传到这边来,但最迟不会超过今天下午,这边检察院就会得到那个李秘书落网的消息了。你现在就去通知冼董的家人吧。

    嗯,好的。

    和满江哥通完电话后,我高兴的险些蹦起高来,太t过瘾了。那个该死的李秘书竟然他妈的跑到海南去了,这个可杀不可留的狗日的。

    我立即要通了阿梅的手机,足足响了十多下,她才接听,估计她还没有睡醒呢。

    电话中传来阿梅懒洋洋的声音:喂,谁啊

    看来这丫真的是没有睡醒,她连来电显示也没看,就迷迷糊糊地接听了。

    阿梅,是我,你还在睡觉吗

    嗯,还没睡醒,困死了。

    阿梅,不要睡了,我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

    什么天大的好消息

    那个该死的李秘书抓住了。

    啊你说什么

    估计阿梅听到这里,忽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了,声音突然之间大了起来,发出了难以置信的疑问。

    阿梅,真的,我这是刚刚听我朋友说的,我朋友委托公安部的人了,今早刚刚给传来的消息。

    你朋友

    嗯,是的,我的朋友。

    谁

    当阿梅问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我委托满江哥办这些事都是悄悄进行的,不能全部告诉阿梅,不然会增加阿梅的心理负担,想到这里,我急忙说道:阿梅,我朋友查听到了这个消息,刚刚给我打来电话,那个该死的李秘书是在海南抓到的。

    真的阿梅仍旧有些不相信,又接着问道。

    是真的,阿梅,你赶快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妈,你们该想什么办法就想什么办法,尽快把冼伯伯从检察院救出来。

    阿梅那边突然没了任何动静,我急忙连连问道:阿梅,阿梅,你听到没有啊

    过了半晌,阿梅才说:我我听到了,呜呜

    晕,爱哭的阿梅在电话那头止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我听着她的哭声,知道她这是高兴地哭声,心中不由得也替她高兴起来,本就有些湿润的小眼终于陪着她流下了泪来。

    阿梅,你不要哭了,抓住李秘书的消息估计检察院现在还不知道,你现在抓紧和你妈妈商量商量,看下一步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