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二、老子要当大米-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四二、老子要当大米

    一进不一不,我忙不迭地立即说道:对不起各位不好意思我今天又迟到了。

    呵呵,小吕,你不算来的最晚的。

    我抬头一看,屋里只有赵俊男赵组长一人,柴雪颖和肥都还没有来。

    赵组长,今天这雪下的真大啊

    嗯,好多年没有下过如此大的雪了。今天来上班的,估计都得步行了,车根本就没法开。

    就是,这么个天,谁开车就等于企图自杀。

    不一不里边四个人,只有老子是无车族,其余三人都是开着滴滴上下班。哎,想想都自惭形秽。革命尚未成功,老子还要不断努力,最起码要买个屁股冒烟的铁家伙才行。

    说话间,柴雪颖进来了,一进门,双腿不停抖动连连跺脚,樱唇对着双手不断哈着热气,白嫩的鼻子冻的通红,好似酒糟鼻子一般。

    赵组长呵呵而道:小柴,你穿的这么多,捂得就像个毛毛虫,不至于这么冷吧

    柴雪颖扮了个鬼脸,笑着说: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雪了,真是太兴奋了。刚才在楼下和同事们打了会雪仗,把手都快冻下来了。

    她这一说,引得赵组长和我都呵呵笑了起来,没有想到文文静静的柴雪颖见了雪会是这么激动的样子。

    片片雪花白又嫩,翩翩飞舞似美人。银装圣洁像c女,男欢女爱雪飞纷。

    看来纷纷而下的雪花,无论男女都是很爱。这雪的世界,真的是犹如白白嫩嫩的美女世界,更加是圣洁无比的c女乐园。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突然,我想到了李感性和霹雳丫,这两丫不会又是加了一宿班吧想到这里,装着去上厕所,急三火四地向十二楼攀去。

    来到走廊上,就看到李感性办公室的门敞开着。急步往里走去,刚走到门口,就见李感性带着霹雳丫从屋里出来了。

    一看她们两个的脸色,均是失去了光泽,都显得无精打采,疲惫不堪。

    nnd,看来这两个臭丫真的又是加班了。

    你们两个昨晚又熬了一宿

    霹雳丫白了我一眼,将头扭向一边,没有搭理我。

    李感性微微一笑,说道:没有加了一宿,我们两个还睡了几个小时。

    在哪里睡的

    在我办公室啊。

    你们两个这么个熬夜法,真的不行啊,铁打的人也撑不住的。

    好了,总算忙完了,我这就和温萍各自回家休息去。

    真的不会是又到下边分理处去吧

    不去了,都忙完了。下午六点半过来开个会就全部结束了。

    哦,那你们快点回家休息去吧,你看你们两个的脸色都发灰发暗了。

    李感性听我这么说,感动的脸色亮了一下,抿嘴微笑很是受用。她们两个疲惫地向电梯走去,李感性在前,霹雳丫在后。

    当霹雳丫经过我身边时,悄声说道:哼,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我晕,这丫真是不识朗的心,让老子的好心当了驴肝肺。奶奶滴,老子是真心关心你才这样的,靠。

    你丫说老子是狗,你丫岂不成了耗子。你丫如真成了耗子,那老子决不当狗,说啥也要去当那颗粒饱满的大米。还是香喷喷的大米呢,香晕你丫。

    看到李感性和霹雳丫进了电梯,我这才放心地下楼了。虽然被霹雳丫给挖苦了一句,但踩在楼梯上依旧是浑身轻松,惬意不止。这两丫终于回家休息去了,免得再让老子牵肠挂肚。

    回到不一不时,肥刚刚进门,她全身肉嘟嘟的似乎都快被冻熟了。圆润的肉脸通红透亮,两只小胖手不停地搓揉着,也如柴雪颖般连连跺着胖脚。

    我关心地问道:,你也是走着来的

    我不是走着来的,我是滚着来的。奶奶的,一路上摔了好几个倒。

    她这一句嘲侃,把我们几个都逗乐了。

    ,你走了多长时间

    走了一个半小时呢,都快赶上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了。

    肥的家住在城东,平时开车到单位,不堵车的情况下也要半个多小时。肥胖嘟嘟的,走路只能是迈着小碎步,看来她这一路走还不知道碎了多少步

    ,你就当减肥了,岂不是更好。

    我凭啥减肥我好不容易养起来这身肉肉,我容易吗

    哈哈。

    小葱葱,你不要笑了,快来给我暖暖手。

    听肥如此吩咐,我急忙走上前去,用两只爪子紧紧捧住她的两只小肉手,并用嘴巴哈着热气给她加温。

    肥的小肉手,又嫩又软又柔又滑,我握了搓,搓了揉,揉了捏,捏了攥。这绝对是同志之间的纯洁友情,端的光明,捧的正大,没有一丝一毫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