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六、热恋状态-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四六、热恋状态

    我走到那名给我们拍照的女子面前,点头微笑着欠身致谢。

    谢谢你给我们拍照

    说着我便伸手去接相机,但那名女子只是怔怔愣愣地看着我,并没有将相机还给我的意思。

    我又微笑着说道:谢谢你了

    我边说边又将手往前伸了伸,意思是你该还给我相机了。

    但那名女子仍是无动于衷,只是在怔怔地看着我。

    就在这时,一句很低的声音传来:大聪。

    我微微一愣,大惊失色,喊我大聪的正是给我和康警花拍照的这名女子,声音很是熟悉。由于天色已暗,我又处于极度得意忘形之中,没仔细看这名女子到底是谁

    此时,听到她竟然轻声喊我大聪,我这才凑上前去仔细一看,险些跌坐在地,这名女子原来竟然是李感性。我的头开始嗡嗡作响,大脑一片空白,嘴巴子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了。

    大聪,怎么是你

    李感性又轻声问了句,但我此时能够站立住就已经很不错了,嘴巴子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了。

    我心中不断反复问着一句话:怎么会这么巧怎么会这么巧

    突然意识到什么,我急忙扭头向旁边看去。

    李感性旁边一直站着个女子,此时想来该名女子的身影愈加熟悉起来,仔细一看之下,老子惊得险些大叫起来,在李感性旁边站着的这名女子竟然是霹雳丫。

    此时的霹雳丫只是看着我,脸上晶莹发亮,显然是泪水流满了脸颊,打湿了粉腮。

    我现在再也无法坚持了,一个趔趄身子晃悠着要向地下跌倒,李感性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扶住了我,问道:大聪,你怎么了

    我喃喃无奈地说:怎么会是你们怎么会是你们

    霹雳丫鼻子里哼了一声,没说一句话,扭脸转身掉头快步走去。李感性一愣,急忙将手中的相机塞到我手里,快步撵着离去的霹雳丫。

    看着快速离去的霹雳丫,以及在后边紧跟不舍的李感性,我再也支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雪地里。

    康警花快速跑了过来,急切地对我说:你怎么了怎么坐在了地上了

    我怔怔地看着前方,喃喃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康警花又对我说了几句什么,我则是一句也没有听到,心中老是念叨着那一句话:怎么会这么巧怎么t的会这么巧

    康警花用手拽我起来,我这才恍然醒悟过来,急忙说道:阿花,你不要拽我,让我自己慢慢起来。

    我边说边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康警花担心地问我: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眨巴眨巴小眼,思忖了片刻,只好扯着谎话说道:阿花,昨晚我加了一宿班,感觉有些恍惚,才跌坐在地的。

    康警花从我手中接过相机,有些着急地说:既然这样,我们赶快会去吧。

    嗯,我们回去。

    刚才给我们拍照的人,你是不是认识

    嗯,认识,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领导。

    怪不得她给我们拍照的时候直愣神。

    我恐怕康警花再问起旁边的霹雳丫来,急忙打着哈哈说:我也没有想到,我过来向她道谢取相机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杏姐。

    杏姐

    嗯,李杏,我喊她杏姐,你今后也要叫她杏姐。

    康警花听我说到这里,甜蜜地一笑。

    为了使康警花这边不再出什么乱子,我继续装作轻松地说道:杏姐,原先是我的办公室主任,现在是上级行人力资源部的副总,而且是主持工作。

    呵呵,我刚才请她给我们照相时,就感觉她气质不俗。

    听康警花这么说,我才略微放宽了心。忽地又想起了快步离去的霹雳丫,不知道她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想到这里,感觉心里一阵阵纠结的疼痛,急忙用手拍了拍胸口。

    你又怎么了康警花现在对我关心备至。我的微小举动,都会牵动她的心。

    我急忙用手搂住她的秀肩,故作轻松地微笑着说:走吧,天色暗了,气温也降低了。

    康警花温柔地点了点头,莞尔一笑,用手挽住我的左臂向前走去。

    康警花的警觉很是敏感,这与她的职业有关。刚才老子的举动,如果放在平时,她肯定会怀疑,并会想方设法探听到底细才肯罢休。但今晚感觉她的警觉似乎很不敏感了,看来那句老话说的当真不假:人处在热恋之中时,智商就会变的很低。

    康警花和我现在就是处于热恋之中。今天刚到广场的时候,还远远没有达到热恋的程度,但经过雪地中的紧拥热吻之后,当真是与时俱进,爱情的火花就像腾空燃放的烟火,发出了耀眼炫目的璀璨光彩,迅速从朦胧状态上升到了热恋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