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我是流氓我怕谁-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十五、我是流氓我怕谁

    星期一一上班,看到冼性感红润满面,妖娆容光,仿佛桃花盛开一般艳丽。

    心中暗骂:d,这丫没过礼拜天,又过了个星期日,被滋润的如此娇娇嫩嫩。

    李感性去开周一的例会了,我们都忙着各自手头的工作。

    我逮空在飞鸽上对冼性感说:你今天真漂亮,漂亮的像是刚刚开始热恋。边往电脑上输这句话边心中醋意腾腾。

    她立即回道:过了个双休日,算是彻底休息好了,当然漂亮了。

    我ri,她这不是故意让我这个干靠之人眼馋吗我肚中暗暗发着牢。并立即回复:告诉我,说说看,你是怎么彻底休息的

    睡觉啊,还怎么彻底休息。她连想也没有想就直接了当地答复我。

    是你一个人睡觉呢还是。我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句话我问的很sb,现在是人权社会,有时候两口子之间有些事情对方也无权干涉,何况我这个地下特工呢但还是在吃醋的状况下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想挨扁是不是果然,聪明伶俐的冼性感敏锐地发觉了我的内心世界,气呼呼地应道。

    没有啊,我也只是随口一问,关心你嘛。我狡辩道。

    关心个屁,你那小麻雀腚往哪撅,我还不知道吗你想挨抽是不是

    她的战斗力极强,句句切中老子的要害,我立即蔫了。

    也别说,被她这一顿训斥,心中的醋意竟没了。

    nnd,我感觉自己整个儿就是一贱骨头,属破车子的,三天不挨敲打,就掉链子。

    临近中午,李感性开完了例会,把我们办公室的所有人召集起来,开了一个短会。

    会议的主题是动员每个人出去拉存款,现在支行的存款余额飞流直下,控也控不住,上级行都急了。

    我一听更急了,你妈的上级行是吃屎的吗你娘的支行领导是喝尿的吗

    存款有升有降,实属正常之状况。

    今日降了明日就升,有升有降方显正常。

    只升不降是通货膨胀,只降不升是金融缓冲。

    这点常识你们当领导的就不知道吗一群sb。你们以为存款这东东也得像你们那些的干部一样,光兴升不兴降。妈的,办事不按照市场规律来,只按着自己的主观臆断去行事。

    不懂军事的去指挥打仗,不懂经济的去兴办实业,不懂金融的却去管银行。妈的,世界就败坏在你们这群龟儿子手中,算来算去早晚都是一笔糊涂账。

    老子在这座城市里是孤家寡人一个,五保户一根,去拉存款,找谁去拉妈的,银行都快成保险公司了,惹人烦讨人厌。

    心中打定主意,谁爱拉谁去拉,反正老子不去拉。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是流氓我怕谁。小爷就这样,你们能奈老子何

    散会后,潘丽、肖娜、邓霞还有老崔,更重要的是老子,个个愁眉苦脸,都被拉存款这道难题难住了。只有冼性感若无其事,坦然自若。

    支行给我们定的任务是每人拉存款100万元,完成了不奖不罚,完不成就罚死你,从你的工资里割肉。

    黑,太他妈黑了,黑的暗无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