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二、功不可没-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五二、功不可没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我微微睁开眼睛,周围一片寂静。我看到一个头戴消毒帽,身穿消毒衣的女子趴在我的床边,正在暗自垂泪,仔细一看,却是康警花。

    我想动一下,突然背部一阵钻心的疼痛,疼的我蹙眉咧嘴倒抽凉气,禁不住轻轻哎哟了起来。

    康警花立即俯上前来,脸上挂着泪花,盈着欢喜对我说: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说着说着,她忍不住喜极而泣,忽地将头埋下,努力压抑住自己的哭声,秀肩不住抖栗。

    我虚弱的很,全身犹如虚脱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等背部不再那么疼痛了,我才有了说话的气力。

    阿花,我这是在哪里

    你这是在医院里,这是特护病房,刚给你做完手术不久,嘤嘤

    阿花,我没有死是吗

    没有,你没有死,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阿花,我不相信,我感觉想是在做梦。

    不是做梦,真的,你被抢救过来了。

    阿花,我不能动,你用手指掐掐我的手,看我疼不疼

    为啥要掐你

    我看是不是在做梦

    康警花轻轻一笑,泪水流的更浓了,急忙用双手揩了揩脸上的泪水,用双手握攥住我的左手,捏了捏。

    阿花,不行,你使点劲。

    她听我这么说,温柔地笑了笑,秀手便逐渐加力,过了几秒钟后,我才感到有些疼痛,禁不住微微蹙眉。

    康警花看我一蹙眉,立即停止了动作,急忙用双手柔软的掌心轻轻抚摸着掐我的部位。

    阿花,看来不是做梦,是真的,我真的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呵呵,本来就是真的,你可把我给吓死了。说到这里,她急忙抬起手来,用手捂住嘴,秀眉蹙到一块,极力控制住自己没有哭出声来,但眼中的泪水就像断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滚落到捂嘴的手背上。

    阿花,不要哭了,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嘛。

    她听我这么说,急忙连连点头,但泪水就是止不住。

    nnd,女人就是水做的,再坚强的女人也是绕不开爱哭的圈圈。

    阿花,你不要哭了,你再哭我心里会更加难受的。

    嗯,我不哭了康警花边哽咽着说,边擦着泪水。

    这时,房门被推开了,进来了几个同样穿着消毒衣帽的人,看样子像是医生。

    为首的一人看到我后,微微一愣,高兴地说道:好,不错,终于醒过来了,啥时醒过来的

    康警花急忙站起身来,对那个医生说道:他刚刚醒来,大概也就有十来分钟。

    那个医生急忙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点头说道:嗯,现在苏醒过来就好了,昏迷了七八个小时。

    我一听大骇起来,老子竟然昏迷了七八个小时

    这几个进来的人纷纷来到我的床边,对我嘘寒问暖起来,让我倍受感动。

    我此时的意识已经彻底恢复了过来,仔细看着这刚刚进来的几个人,发现其中一人很是面熟,定睛一看,原来是刑警队的何队长。他也打扮成医生的模样,同样穿着消毒衣帽。

    他对我微笑着说道:小吕,我代表我们刑警队向你表示感谢这是我们的蔡局长。

    何队长边说边将一个年纪大点的中年男子介绍了一下,此人无疑就是他们公安局的蔡局长。

    蔡局长笑容可掬地对我说:小吕同志,这次多亏了你,我们全局的公安干警向你表示深深的敬意你协助我们的干警,抓住了罪犯,功不可没。

    我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忙说:何队长蔡局长,不要这么说,我只是尽了我的微薄之力,赶巧了而已,没有什么功劳的。

    说到这里,可能是身体过于虚弱的原因,额头上竟然冒出了汗珠,说话也有些吃力起来。

    那个为首的医生见我这样,立即说道:蔡局长,何队长,小吕已经苏醒过来了,你们就放心吧,让他安心休息,我们出去吧

    蔡局长关心地对我说:小吕同志你安心静养,医院这边我都已经交代好了,一定要让你彻底好起来。

    谢谢您蔡局长说完这句话,我竟然有些筋疲力尽之感。

    为首的医生急忙摆了摆手,示意屋里的人都出去。

    蔡局长又小声对康警花说:小康,小吕就交给你了,你要把他照顾好。

    康警花点头说道:嗯,放心吧蔡局长,我一步也不离开他。

    蔡局长和何队长对我挥手致意,转身走了出去。

    等其他人都出去后,康警花立即拿起一块干净毛巾,轻轻擦拭着我额头上的汗水,心疼地对我说:你不要说话了,闭上眼睛好好休息。

    我现在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了,听阿花这么说,很是听话地闭上小眼,不一会儿,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