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八、情*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五八、情*扰

    等康警花出去后,又过了足足十多分钟,老子的命根子才从最硬状态转入半硬状态,本想再让命根子进入疲软状态,但它就是不听话,卯足了劲力就是不再软了,最后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讲究点,在半硬状态之下开始排尿。

    jj在半硬状态撒尿,尿的很不痛快,总感觉有些尿不尽,想将尿脬中的底全部排干,但jj似乎又有些从半硬状态上升为最硬状态之趋势,无奈之下,只好排了个80,便再也尿不出来了。

    坏了,虽是排了个80,但这泡尿憋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感觉小尿壶都被尿满了,似乎都快溢出来了,急忙大喊阿花。

    阿花出去后一直就站在门口,听我喊她后,立即跑了进来。

    阿花,快点,快将尿壶拿出去,都已经尿满了。

    哦。康警花边答应边又将秀手伸进被子。

    阿花,你慢点啊,别将尿撒在床上。

    知道了。康警花也感觉到小尿壶很是沉重,用手举着尿壶一点一点地慢慢往外拿。

    奶奶的,尿壶中的尿都已经到了警戒水位以上,如果再多尿一点,非溢出来不可。

    康警花很是小心地用手托着尿壶往外走,但也有不少尿逛荡出来溅到了她的玉手葱指上,让偶很是过意不去。

    半晌,康警花倒完尿,将尿壶刷的干干净净回来了。

    直到此时,康警花的脸色依旧绯红透彻。汗,她还没有恢复到常态。

    康大胆,你怎么比个老年人还要难伺候

    怎么了

    你的事真多,都快把我弄晕了。

    嘿嘿,是不是吊事太多了

    康警花看我这样说,一时不知道怎么接合,气恼地白了我一眼,忽地伸出手来,扭住我的手臂,狠狠地扭了一把。这次康警花使出全力了,扭的我冷汗都差点冒出来。

    康大胆,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是什么

    什么

    是典型的性扰行为。

    哦我扰你了嘛

    你说呢哼,叫你康大胆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胆敢扰警察。扰了还不承认。

    要是让我说,那绝对不是性扰,最多算个情扰。

    胡说八道。

    嘿嘿,你忘了我们在广场的雪地里热吻了

    你少提这些事。

    我不得不提,不然你要给我按个性扰的帽子,我可戴不起,非得把我压烂了不可。你可是个警察啊

    你就是性扰,哼,你还知道我是个警察

    我们都热吻了,这也只能算是热恋情人必须走的过场而已。

    我算是上了你的贼船了,现在想下也下不来了。

    此话怎讲

    现在整个局里都知道你是我对象了。

    哦,知道了更好,省的再有帅男追你,嘿嘿。

    去一边去,知道这样,我才不和领导说留下来照顾你呢。哼,在这里简直就是活受罪,尽受你的扰。

    看着康警花很是委屈的样子,我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了,刚才让她做的那些,实在是她不愿意做的。想到这里,我腆着老脸说:嘿嘿,好了,不要生气了,我不再扰你了还不行吗再者说了,我确实自己做不了,才让你这么做的。

    我知道你做不了,否则,我也不会这么听你的。但你的态度却是故意夸大了,真让人受不了。说到这里,康警花的秀眸中闪亮了起来。晕,这丫竟然委屈的要掉泪了。

    阿花,好了,我错了,我不这样了,你别哭。

    急促之下,本想好好安慰安慰她,不让她掉泪,老子最怕美女哭了。没想到,我的话声刚落,康警花一直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忽地一下流了下来。晕,老子的安慰之语,竟成了t的催泪弹。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我抓住她擦眼泪的时机说道:阿花,我的手机在哪里

    在外边放着呢。

    你给我拿进来。

    不行,我给你关机了。这是无菌室,不能随便往里带东西的。

    一个手机怕什么

    不行,你的伤口万一感染了,那是很危险的。

    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我以前有个同事也像你一样受了刀伤,一个不小心伤口感染了,遭了很多罪。

    哦,既然这样,那就算了。

    你安心静养,手机拿进来,事情就会多了起来,你也无法安心的。

    哦,阿花,我听你的。

    嗯,乖,这样才像个乖孩子。

    这次轮到老子气恼了,奶奶的,竟然把老子比作了小孩童,不由自主地狠狠地白了她一眼,惹的她破涕为笑,咯咯不断。

    接下来的两天,我真的是心无旁骛地安心静养,康警花寸步不离地照顾我,我的伤势恢复的非常快。随后就被转入了一个套间病房,终于结束了特护,这预示着老子已经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