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一、沸如油乱如麻-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六一、沸如油乱如麻

    我看到阿梅蹙眉耸鼻抿嘴抹泪的样子,心疼无比,表面装得很是平静的样子,但内心已经是沸如油乱如麻了。

    康警花看到阿梅这样,明显地一愣,仿佛整个身子都颤抖了一下,怔怔地凝目看着阿梅。

    老子心中大叫:完了,毁了,这下不好收场了。

    李感性将给我买来的一大袋水果和一束鲜花放在我的床头上,关心地看着我,轻声问道:大聪,好些了吗

    嗯,杏姐,我没事了,好多了。

    嗯,你只要好了我们就放心了。

    阿梅依旧在那里悄悄抹泪,李感性看了看阿梅,扭头对康警花说道:我们到外边谈谈吧,我想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

    哦,好。康警花答应着转身向外间走去。李感性跟在她的身后,出去的时候,李感性顺手将里间的房门带上了。

    我一愣,感觉李感性的举止有些匪夷所思。她来看我,只和我说了一句话,就把康警花叫出去了解事情的经过了,还专门把门给带上了。

    李感性这是在干什么难道难道李感性什么也知道了

    前几天在广场雪地中,我和康警花摆出各种亲昵的姿势,给我和康警花拍合影照的正是李感性。我和康警花的关系李感性早已是心知肚明。

    但我和阿梅的关系,李感性应该不知道啊。但从她刚才看阿梅的眼神,又恰到好处地把康警花约出去,还给带上门。李感性这么做,无疑是给我和阿梅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难道李感性也知道了我和阿梅的关系不然,她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的。

    想到这里,我对李感性感激涕零起来。如果没有李感性,阿梅看到我后如此心疼掉泪,康警花会直接怀疑我和阿梅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那样的话,大家都会很尴尬。李感性举手投足之间,就轻描淡写地把这么个棘手的问题给迎刃而解了。李感性处理问题的能力就是超群,我心中感激地大呼:杏姐,万岁

    李感性刚刚将门带上,阿梅就再也控制不住了,忽地俯下身来,紧紧抱住我的脑袋,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地落在我的老脸上。

    阿梅,不要这样,外边还有人呢。

    阿梅只是极力在压抑自己的哭声,吞声饮泣,将泪脸紧紧贴在我的脸上。

    阿梅,不要哭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嘛。

    嘤嘤,我昨天听李主任说了你受伤的事后,一夜没有睡着,提心吊胆一直揪着心。

    听到这里,老子的小眼不争气地也流出了泪水。

    阿梅,你别哭了,你哭的我心里也很难受。

    讨厌,你受这么重的伤,险些把命丢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恨死你了。

    阿梅,是我错了,你别哭了。

    你为什么关机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阿梅,我给你打电话,不是更让你牵肠挂肚吗我当时都昏迷不醒了,也无法给你打电话啊。

    来,我看看你的伤势。阿梅边说边抬起了泪脸,伸手轻轻掀起被子。当她看到我上身缠着的厚厚绷带,哭的更痛了。

    阿梅,你要再哭,我就不让你看我的伤势了。

    阿梅伸出双手使劲擦着脸上的泪水,伸手轻轻抬了抬我肩部,趴下脸去看我背部的伤势。由于缠着厚厚的纱布和绷带,她也看不出什么来,有些着急。

    阿梅,你不用担心了,我真的没事了,再过几天拆去纱布绷带,就是好人一个。

    你怎么这么不注意啊碰到那些歹徒,你躲着走啊,干嘛还要非被砍伤真是的

    嘿嘿,我也不想这样,当时是真的没有办法。

    什么没有办法你撒腿跑不就没事了,非要逞能,险些把命给丢了。阿梅说着说着有些生起气来,满面是泪的俊脸都被气得通红了起来。

    嘿嘿。老子现在只有傻笑的份了。

    我赶忙将康警花放在我枕边的一块毛巾递给阿梅。

    阿梅,你快擦擦脸,别哭了,等会进来人不好看的。

    怕什么李主任已经知道咱们两个的事了。

    啊她怎么知道的我惊恐地问道。奶奶的,这下子老子算是没有一点了,老子的这些猫腻,都被李感性知道了。霹雳丫,康警花,阿梅,老子办的这些多角关系,都被李感性掌握了。李感性该怎么看待老子老子在她眼中不就真的成了个垃圾了吗反过来,阿梅如果再从李感性的口中知道老子和霹雳丫交往过,现在又和康警花交往,阿梅会怎样越想越怕,不由得胆颤心惊,额头上不由自主地冒出了冷汗,老脸也变得麻木起来。

    大聪,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冒汗了哎呀,你的脸色怎么这样苍白了阿梅趴在我旁边,焦急万分地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