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二、撒娇鸡动-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六二、撒娇鸡动

    阿梅,你不要哭了,我有些难受。我哆嗦着说道。

    哦,我不哭了。快告诉我,你哪里难受阿梅边抹泪边担心地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是哪里难受,反正浑身不舒服。

    阿梅听我说到这里,赶忙用双手捏着我的手臂,再捏我的腿,最后用手轻轻捋着我的肚子,嘴里不停地问:这样好受点了吗这样好受点了吗

    听着阿梅关心的话语,享受着她的爱心抚摸,我的心中充满了愧疚,悔恨的只想咬舌自尽。

    此时,老子倒是不担心李感性进来,老子现在担心的是康警花突然推门进来,看到阿梅和我这般如胶似漆的亲昵行为,她该怎么想

    我要是不让阿梅关心我,不让她对我表示爱心,那就容易引起阿梅的疑心。我顿时左右为难起来,大脑一片空白。奶奶的,俗话说死猪不怕开水烫。老子现在虽然不是死猪,但和死猪也差不了多少,大脑一片空白。既然没有什么办法,那就索性闭上眼睛不管了。

    阿梅以为我身体真的不舒服,看我闭上眼睛,便不再出声,只是专心致志地给我温柔地按摩着。

    怎么办这种状况不能持续太久的。李感性把康警花约到外间谈话,无非是避免我的尴尬。但时间不能过长,否则,李感性也会无能为力的。

    天无绝人之路,大脑一片空白的情况下,我忽地想起冼伯伯来。对,此时和阿梅谈论她爸爸的问题,一定能够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微微睁开眼睛,凝目看着对我牵肠挂肚又俊美无比的阿梅,轻轻而道:阿梅,你爸爸彻底没事了

    我这一问,阿梅微微一怔,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开心地说:那个李秘书被押解回来后,就把我爸爸从那个烂尾楼豆腐渣工程中解脱出来了。

    哦,这样就好,一旦被那个恶烂糟糕的工程牵连进去,那麻烦就来大了。

    嗯,市里和省里已经有几个高官都被牵连进去了,不但被撤职查办,还被双开蹲牢。

    你爸爸出来后还能官复原职吗

    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我爸爸似乎已经看破红尘了,只想在家看看书练练书法,不想再涉足官场了。

    你是说即使组织上让你爸爸官复原职,你爸爸也不干了。

    嗯,有这种可能。

    但我认为不会。

    为何你有什么根据会认为我爸爸不会

    感觉。

    什么感觉啊你说明白些。从昨天下午我爸爸出来后,我和我妈就劝他不要再干了,我爸爸也说他真的干够了。

    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

    哎呀,大聪,你把话讲明白些好不好阿梅撒娇地对我说,看着她那娇柔的神态,听着她那醉人的娇滴声音,惹的老子竟然倏地有些鸡动起来。禁不住深深吸了几口气,以平息裤裆中那躁动不安的吊玩意儿。

    阿梅看我光躺在那里吸气,并没有回答她的问话,更加撒娇起来:你快说嘛,人家还在听呢。

    我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阿梅,首先你爸爸还不到退休的年龄;其次你爸爸现在如果不干了,那就等于向外界宣布他自己确实存在问题才不干的,外界的人也会铁定认为你爸爸不清不白的;最后从你爸爸不服输的个性看,他也不会就此罢休。这么多年,他毕竟是摸爬滚打,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地升上来的,他比别人更加清楚他今天的地位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岂能轻易放弃

    阿梅听我说到这里,不由得沉思起来,过了一会儿,才轻轻说道:我和我妈真的不希望他再干下去了。如果再出个啥事,我和我妈真的撑不住了,那种焦急等待翘首期盼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阿梅说到这里,本已不再流泪的秀眸又湿润晶莹了起来。

    晕,这丫又要掉泪了。

    我急忙打岔问道:对了,阿梅,你爸爸从那个破烂工程中洗脱出来了,不是还有人举报他个人有经济问题吗

    听我说到这里,阿梅明显地紧张起来,无奈地说道:这个问题,直到现在还是悬而未决呢。

    这个问题悬而未决,怎么就让你爸爸出来了

    是是那边在暗中帮的忙。有人举报我爸爸有个人经济问题,但查来查去,不是无中生有就是捕风捉影,再不就是可有可无,又加上那那边给帮了很大的忙,就先让我爸爸出来了。

    我一听让冼伯伯出来,那边给帮了很大的忙,心中很不舒服,既吃醋发酸又庆幸冼伯伯出来。毕竟马上要过春节了,如果冼伯伯出不来,春节那天阿梅只能在泪水中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