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李感性开骂-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464、李感性开骂

    我一听阿梅说要和康警花轮班倒来照顾我,心中更加大骇起来,急忙说道:阿梅,你要是晚上来陪我,你妈肯定不会同意的,到时候又要节外生枝了,够我们难堪的。

    不要紧,你托人帮助我爸爸的事,我都和她说了,她对你也是很感激。

    阿梅,你妈对我感激是一回事,你来陪我又是另一回事。不行的,你不能来陪我,我可不想再让你妈来挖苦我了。

    阿梅突然蹙眉耸鼻噘嘴,生气地问道:哼,你是不是就想让那个漂亮的女警察陪伴你

    晕,看来老子的这番说辞,不但没有打消阿梅的顾虑,却让她更加吃醋,更加疑心了。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一个女护士推着盛满药品的小推车进来了,后边跟着的是康警花和李感性。

    打针的时候到了,老子现在每天还要继续打消炎针,以防伤口被感染。

    阿梅看到护士进来了,只好站起身来。护士像是踩着棉花,没有一点声响地走了过来,对我微微一笑,我很是配合地将爪子伸给她。

    李感性站在旁边,默不作声地看着那个女护士给我打针。

    老子的小眼虽然漫不经心地踅摸着,但小眼的余光却是专注地盯着康警花和阿梅。康警花一进门就不时地盯着阿梅看,阿梅也不时地偷偷看一眼康警花。

    奶奶的,完了,终于要面对面的接触了,老子的心中更加忐忑不安起来。从接到阿梅说要来看我的短信起,老子的心中就一直没有平静过,以至于搞的自己精神有些萎靡,显得疲惫不堪。

    都说护士是医生的眼睛,护士的主要职责是临床观察,然后向医生报告,医生再对症下药。所以,护士观察病人很是仔细,洞察秋毫,老子这一精神萎靡,疲惫不堪,立即就被这个给我打针的女护士觉察到了。

    她给我打完针后,轻声问我:你是不是很疲劳

    我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是不是没有休息好啊

    不知道呢,反正感觉很是疲乏。

    女护士听我说到这里,立即对康警花、李感性、阿梅三个人说道:伤者需要安心休息,如果没有什么事,你们几个就到外间去,尽量不要打扰伤者,让伤者好好静卧。

    她们三个都是立即点头应诺,并没有马上出去。但这个女护士责任心显然很强,本着负责到底的精神立即又道:现在给伤者打上针了,他很是疲劳,不能多说话的。你们几个现在就到外间去吧。

    在这个女护士的催促下,她们三个人纷纷到了外间。

    女护士用手轻轻托住我的肩膀,看了看我背上的伤势,对我说道:你现在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不能多说话的,知道吗

    嗯,知道。我边答应边赶忙闭上小眼。

    女护士这才放心地向外走去。她出去的时候,将里间的房门给我带上了。女护士带上房门后又对她们三个说道:你们尽量不要进去打扰伤者,让伤者安心休息。

    康警花、李感性、阿梅三个人连连应着,随着外间房门的开启关闭声,负责任的女护士推着治疗小推车走了。

    老子躺在床上,如同做梦一般,没想到在这最窘迫的时候,女护士竟然帮了老子一把。老子心中对那个女护士很是感恩戴德起来。

    过了没一会儿,我听到外间传来隐隐约约的说话声,康警花、李感性、阿梅她们三个人是将声音压到最低在交谈着。我使劲将小耳朵竖立起来,也没有听清楚她们到底在谈论着什么,但更加惶恐不安了,就像站在法庭上等待法官宣判老子死刑一般,倍受煎熬。

    在令人窒息的煎熬之中,度过了漫长的几分钟,我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短信提示音,我急忙将枕边的手机摸起来,一看竟然是在外间的李感性给我发来的短信。

    大聪,阿梅要留下来照顾你,替换一下康晓茗怎样

    晕,老子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这个,李感性已经知道老子和阿梅的关系,她也看到我和康警花之间的亲昵举动了,她怎么还发这样的短信来征求我的意见呢

    我大骇之下,急忙回复:杏姐,不要,阿梅这段时间身体不好,她爸爸昨天刚从检察院出来,让她回家吧。

    过了一会儿,李感性回复到:我知道了,等会我就带阿梅走。你小子要好自为之,你看你办的这些烂事啊,奶奶的。

    哎呀李感性竟然在短信回复中批评起我来了,还骂我奶奶的,我心中更加惴惴不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