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六、咋呼狼嚎-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六六、咋呼狼嚎

    没想到我这一着急生气咋呼狼嚎,康警花反而有些高兴了起来。原先我就说过,人在处于热恋高时,智商就会变的很低,此时的康警花就是这种情况。她从我这一系列神态表情和话语中,感觉到我和冼梅之间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紧密,她的心情也立马好转了起来。奶奶的,有时候善意的谎言也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好了,你别生气了,我这也就是随口一问。康警花不再那么生气了,也就变得温柔体贴了起来,话语也轻柔了很多。

    老子知道这个难以逾越的关口快要迈过去了,决定再接再厉一番,继续没好脸色地说道:我能不生气吗你这样问摆明了就是不信任我。

    哎呀,你还越说越来劲了是不

    当然了,我当然越说越来劲了,哼。现在轮到老子耍脾气了。

    小样,还不兴我问问了

    听着康警花没有底气的问话,我明白此时我不能再说什么了,如果再这样表演下去,一是良心会受到谴责,二是又会惹康警花生气。老子现在能做的就是缄默臭嘴,悄悄观察,尽快将这件事掀过去。

    刚才咋呼狼嚎的时候,用力过猛,牵动了背部的伤口。由于刚才集中精力光应付康警花的盘问了,背部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现在一静下来,背部的伤口传来阵阵疼痛,禁不住轻声哼哟了起来。

    康警花急忙问道:你又怎么了

    我紧皱眉头抵御着背部传来的疼痛,哑声说道:背部的伤口有些疼痛。

    怎么搞的怎么突然之间又疼起来了

    可能可能刚才说话用力,牵动着伤口了。

    老子现在是真疼,不是装的。康警花看我这样,有些紧张起来。她深深懊悔自己不该和我耍性子,急忙掀开被子,将我略微抬起,仔细查看起我的伤口来。

    康警花边看边说:没有往外渗血啊,你现在还疼不疼

    为了不再让她担心下去,我忍住疼痛说道:没事了,不那么疼了。

    康大胆,你是不是故意的

    操,老子这好心却被她当成了驴肝肺,心中有些委屈,生气地说:是,我是故意的。

    哼她刚哼了一声,突然之间,她看着我愣住了。她这一愣,也使我愣了一下。她忽地伸出手来放在我的额头上,轻轻擦了一下。我这才感觉到我的额头上又开始冒冷汗了,这次不是吓的,而是疼痛造成的。

    你是不是还很疼啊

    我只好点了点头,忍痛说道:嗯,的确很疼。

    她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阿花,你干什么去

    我去叫大夫来。

    不用,等等看看再说。

    还等什么你都疼的冒汗了,必须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说话间,康警花已经蹿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进来的是刚才给我打针的那个女护士,今天她值班,负责我这个病房。

    她进来后,先查看了一下我的伤势,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嗫嚅着说:可能是刚才说话用力造成的。

    那个女护士立即蹙眉问康警花:刚才是不是又让他说话了

    康警花很是自责地点了点头。

    你怎么回事我刚才进来打针的时候,就专门交代过,尽量别让伤者说话,你怎么不听啊

    是我的不对,我有些疏忽了,下次注意。康警花红着脸说道。

    伤者的伤势那么重,一定要格外注意。一旦发生渗血或是感染,那将会很麻烦的。

    哦,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一定要让伤者静养才行,你作为陪护的要格外慎重谨慎才是。

    康警花很是内疚,被女护士说的羞愧不已。我看着康警花的囧态,于心不忍,急忙说道:这也不能全怪她,我自己也是不注意。

    好了,你就不要说话了,你们都要相互注意才行。女护士边埋怨边站在我的床边继续观察着。

    我看着康警花受委屈的样子,不安地使劲眨巴着小眼睛。

    女护士看着我说:你现在需要闭目休息知道不

    我急忙闭上小眼,调匀呼吸静躺起来。

    过了十几分钟后,疼痛消失了,我竟然也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女护士在旁边轻声问我:你现在感觉怎样还疼不疼啊

    我正处于欲睡状态,眼睛也没眨,懒懒地回道:不疼了,一点儿也不疼了。

    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女护士踩着棉花出去了,我如释重负地进入了梦乡。奶奶的,李感性和阿梅这一来,使我疲于应付,精神高度紧张,体力严重透支,当真是疲惫不堪,现在只剩下呼呼大睡的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