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九、秀美的阿花-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六九、秀美的阿花

    康警花接到了单位上打来的电话,她为了不打扰我,跑到走廊上去接听了。我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深深地思念起霹雳丫来。

    从我开始和霹雳丫认识的时候算起,一幕一幕的就像回放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中闪现不停。越想越是惆怅,越想越是凄凉。

    d,男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总想把身边的美女一网打尽,一个不漏才好。

    第二天下午,刑警队的何队长和霍飞过来看了看我,仔细问了问我的伤势恢复情况。他们前脚刚走,肥和柴雪颖来了,肥的欢声笑语,使这个308号病房里充满了温馨和快乐。

    肥和柴雪颖一走,时间不长,我就黯然神伤起来。霹雳丫到现在都没有露面,看来她是真的不想再见到我了。

    此时,我已经能够勉强下床了,上厕所之类的事终于不用再麻烦康警花了,这段时间把她难为的不轻。

    自从第一次让她捏住我的霸王枪放进那个尿壶之后,我和她的关系在心灵上更加近了一步。但那次她委屈的哭了,老子最害怕的就是女人哭。为了不再让她难为情,从那次之后,我躺在床上再尿尿的时候,都是让她把尿壶放到我的裆部,我忍住背部伤口的疼痛,自己艰难地将jj放进那个尿壶的管子里去,这样康警花轻松了很多,老子却是失落了很多。

    这天下午康警花老是用手挠头,表情有些烦躁。

    阿花,你怎么了怎么老是挠头

    我的头痒痒死了。

    怎么回事

    还怎么回事这段时间光在这里照顾你了,好多天没有洗头洗澡了,痒痒的难受。边说边又挠了挠。

    阿花,你回家去洗个澡吧。

    那怎么行你这里离不开人,我不能回去。

    不要紧了,我现在都能下床了。你回去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这样就会舒服了。

    听我说到这里,她有些犹豫起来。我微微一笑而道:没事,这里不是还有护士吗如果有啥事,我一按铃,护士就会过来的。

    这个疗养楼上每个房间里都有护理铃,病人只要一按铃,护士立马就过来,服务很是周到。

    康警花真的难以忍受头皮的奇痒了,听我这么说,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快去快回,我走之前再嘱咐一下值班护士。

    嗯,好的,你快去吧。这几天我都闻不到你身上的清香了,洗完澡回来后让我好好闻闻。说着我做了个很馋很馋的表情。

    气的康警花噘嘴扭了一下我的腮帮,边扭边说:你以为我就是为了回家洗洗啊你也太小看我的道德情操了。

    晕,阿花,回家洗澡怎么和道德情操挂在一起了

    切,大后天就是春节了,我回去洗洗换身干净衣服,明天要回老家一趟,不然就没有时间了。

    哦,大后天就是春节了哎,我这个样子也没法回老家陪老爹老娘过年了。说着说着有些伤感起来。

    嘿嘿,你不用难过,我不是说了吗明天回老家一趟。

    你回你老家,我又没法回我老家,我能不难过吗每逢佳节倍思亲,哎,真他奶奶的。

    不要满腹牢的,我说回老家一趟,是回你老家一趟,是代表你回去的。

    啊你回我老家一趟还代表我

    康警花俏皮地笑道:当然了,我代表吕大聪,不,是代表康大胆回老家一趟。

    我听到这里,很是感动,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了她的秀手,问道:那你不回你老家了

    顺路跑一趟就行了。

    怎么能说是顺路跑一趟呢必须隆重地回去,不然你父母会不高兴的。

    哈哈,我还一直没有告诉你,我老家里的人都是一些亲戚,回去不回去都可以的。

    你父母呢

    我父母不在当地。

    啊你父母不在当地,你怎么一直没有告诉我

    告诉你干嘛

    我作为准女婿,最起码得知道岳父岳母在什么地方吧

    你想的倒美。康警花说这句话的时候,秀美的脸上写满了甜蜜。

    阿花,快告诉我,我的岳父岳母在什么地方

    嘿嘿,我爸妈在新疆乌鲁木齐。康警花说完之后,突然醒悟过来,嗔怪地说:谁是你岳父岳母你怎么尽厚着脸皮硬往上贴啊

    嘿嘿,像你这样的大美女,不硬贴能行吗不硬贴就跑了,呵呵。

    去你的。

    阿花,我真没有想到你父母是在新疆乌鲁木齐,你也是在那里长大的

    当然了,我不在那里长大还能在哪里长大

    你毕业之后应该分到原籍去才对啊,陪伴在父母身边多好啊,你怎么分到这里来了

    康警花听我说完这句话,顿时不高兴起来,秀美的脸色立即从晴天过渡到了阴天,阴的有些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