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七〇、拥吻热泪-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七〇、拥吻热泪

    我倏地恍然大悟,康警花毕业之后是跟着陈少聪分到这座城市来的,陈少聪是本地人。想到这里,我顿时后悔不迭,奶奶的,又是臭嘴头子惹的祸。

    康警花阴着脸有些黯然神伤起来,我急忙逗她:好了,阿花,你要是不分到这座城市来,我也不会认识你这个大美女啊嘿嘿。

    康警花翻起眼皮白了我一眼,默不作声。

    我使劲攥住她的手,柔声说:好了,阿花,不要想那些伤心的过去了,要微笑着面对未来。你快回去洗澡吧,洗完澡之后让我好好闻闻,我都快馋坏了。

    康警花的脸上这才有了些笑意。

    我紧接着又快马加鞭,马不停蹄地说:阿花,穿上你最漂亮的衣服,好回老家去见公公婆婆,嘿嘿。

    康警花一愣,随即明白我什么意思了,秀脸一红,伸出手指刮了一下我的小鼻鼻,嗔道:你真是不害臊。话虽是这么说,但眼神里和脸色上则是盈满了幸福和欢悦。

    康警花起身给我倒了杯热水,放在床头橱上,这才放心地走了。

    康警花走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烦闷无聊,过不多时,竟然沉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如丝如缕传来阵阵清香,这清香愈来愈浓,忽地一下把我给香醒了。迷迷糊糊中小眼睁开一看,只见一个俊美女子趴在我的床边,双手托住下巴,正在目不转睛深情地注视着我,秀眸中蕴含了数不尽的菠菜。

    我微微一愣,只见这个女子正是阿梅。

    阿梅,你什么时候来的

    嘿嘿,来了十多分钟了。看你睡的很香,就没有叫醒你。

    我小眼聚光,也慢慢放射出碧波荡漾的菠菜来,和阿梅秀眸中的菠菜交相呼应,我们两个就这样深情地注视起来。

    秀眸对小眼,菠菜满天飞。盈盈秋波间,脉脉不得语。

    相见不相亲,不如不相见。相见情已深,未语可知心。

    我深情款款地注视着阿梅,阿梅柔情蜜意地凝视着我,我们两个此时都深深地陶醉在如此盈盈秋波之间,脉脉含情之中。此刻不用什么言语,彼此都已经深入到了对方的心中。

    看着阿梅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的凝白肤色,我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着她的粉腮,顿时生出了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浓烈夙愿。

    老子不想再纠缠在几个女子中间了,那样只会疲于应付,狼狈不堪,筋疲力尽,劳神劳心。尤其是老子受伤住院以来,更是殚精竭虑地左右应付,前后遮挡,漏洞百出,如履薄冰。这种被动应付的局面让老子疲惫难堪。真想快点步入婚姻的殿堂,进入钱钟书所说的围城里边,再把自己打扮成契诃夫式的装在套子里的人,免得倍受情感上的折磨和煎熬。

    进入了围城,装在套子里,先把自己保护起来,如果发现围城外边有娇艳欲滴的鲜花,偷偷地溜出来采摘一番,热吻拥抱,开房打洞,调节调节情操,那也是非常惬意的。套用十娘的原话: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套用水泊梁山好汉的话那就是: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

    我和阿梅就这样陶醉在浓郁醉人的秋波荡漾之中,我忍不住了,阿梅更加忍不住了。她的眼圈一红,情不自禁地趴了过来,俯下身子,用樱唇含住了我的嘴唇,我闭上小眼尽情地享受着阿梅的爱抚。

    吻不多时,阿梅鼻子一酸,秀眸流滚出热泪,滴落在我的脸上。我伸出双手忘情地抱住她,老子的小眼中也湿润了起来。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阿梅的泪水告诉我,她现在很是无奈,放弃我舍不得,不放弃我又没有办法。老子何尝不是这样呢我和阿梅的爱情难道真的要成为追忆的往事吗

    哎,愁啊愁苦也哭。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尊前笑不成。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多情过后是情浓,情浓盛极似无情。四目相对笑不成,只好含泪舒真情。

    蜡烛都哭,老子岂能不哭

    阿梅边吻我边流泪,使我心中陡生出莫大的悲凉,体热心冷,只得紧紧抱住她,直想就这样忘情地吻下去,直到永远。

    也不知吻了多长时间,阿梅突然松开了我,抬起头来,泪眼凝视着我,伸出手来将我小眼中的泪水擦去,又将她滴落在我脸上的泪痕抹去。这才举起双手来,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干,樱唇一抿,破涕为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