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七一、面对面-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七一、面对面

    看阿梅的笑容,是无奈至极的笑容,她这一笑比哭还让我难受,我心疼地看着她,喃喃地轻声说道:阿梅,你不要哭了,自从认识我以来,你流的泪水都快成河了,我可不想再让你流成江。我们只要在一起,就好好拥有,快快乐乐的,高兴一时是一时。

    阿梅听我说到这里,笑容更浓,眼睛中又挂上了泪花。晕,这丫的泪腺过于发达,胜于常人,感情又是极其丰富敏感。

    她立即抬手将泪花抹去,鼻子囔囔地说:嗯,我不哭了,再哭就不是江,而是变成海了。

    对,好好拥有现在比什么都好,嘿嘿。我边说边故意轻松地笑着。

    你饿了吧我今天给你带来红烧鳝鱼了,还有清炖海参。

    你今天没有上班

    上班了,我下午早走了会儿,回家给你做了个红烧鳝鱼,又让赵妈给你做了个海参。

    哦,现在几点了

    五点多了。

    我突然意识到回家洗澡的康警花也该快回来了,心中不由得有些发紧。

    阿梅,你快去洗洗脸,看你脸上的泪痕,我心疼的吃不下饭去。

    她抿嘴一笑,站起身来向洗手间走去。

    我心中为之一松,阿梅流泪较多,脸上的泪痕很是明显,要是康警花此时进来,看到阿梅这个样子,老子就无法解释,更加没法交代了。

    想想刚才和阿梅热吻的时候,如被康警花碰个正着,那后果将会怎样想到这里,感到阵阵后怕,刚刚一松的心情又愈发紧了起来。

    阿梅洗完脸后,边用毛巾擦着脸边走了出来。她擦完脸后,又用毛巾给我擦了擦脸。毛巾上留有阿梅的面部肉香,清香扑鼻,沁人肺腑,一阵鸡动呼呼袭来,裆部的吊玩意儿日地一声直立起来,将被子顶起来了一个若隐若现的被伞。

    就在此时,房门吱呀一声响,随即传来了脚步声,一个长发飘飘,如雨后荷花般的清新靓丽女子出现在眼前。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洗澡归来的康警花。老子刚刚由于鸡动撑起来的被伞又日的一声沉了下去。

    此时,阿梅刚刚将那条湿毛巾撤离我的老脸,在这一瞬间,康警花也出现在了门前。

    康警花看到阿梅后,微微一愣,脸色腾的一下红了起来。靠就像她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阿梅看到她之后,脸色也是通红了起来,站在那里有些怔怔地发呆。

    康警花和阿梅的脸色都红了,只有老子的老脸发白,不但发白还是苍的,苍白的都有些麻木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大脑一片空白,屋中出现了令人窒息的沉寂,仿佛只剩下了心跳声。

    还是阿梅打破了沉默,她对着康警花微微一笑,友好地说:你回来了我也刚来,给大聪送了点吃的。

    康警花看阿梅的态度很是友好,不自然的神色略微坦然了些,对阿梅微笑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礼貌地说:请坐。

    看到这里,老子高度紧张的神经才算缓和了下来,暗自长长舒了一口气,小眼左右环视着,不停地看着康警花和阿梅的神情,一旦出现不和谐的音符,老子要立即恬不知耻地挺身而出。

    女人的心天上的云,瞬息万变,让人琢磨不透。刚才两个美女发愣发怔的时候,让老子很是紧张,害怕的要死。现在两个女子竟然分坐在老子的两旁,你一语我一句地交谈起来,大有越谈越有兴致的样子,反倒显得老子成了一个局外人士。

    这太不正常了,看到她们这样,我不但没有轻松起来,反而更加忐忑不安起来,小眼不停地看看这个瞅瞅那个,唯恐出现尴尬的局面。

    康警花微笑地问阿梅:冼梅,你爸爸没事了吧

    啊你知道我的名字你还知道我爸爸的事阿梅很是惊讶地问道。

    嗯,你的名字我是听他说的。康警花边说边用手指了指我,又继续说道:你爸爸的事

    康警花刚说到这里,我把话头接了过来:阿梅,你还记得你在住院期间,你爸爸刚出事的时候,他给你打的那个电话吗

    哪个电话

    就是你爸爸骗你说他出差到英国伦敦的那个电话。

    哦,记得。

    当时能够让你爸爸给你打那个电话,就是她帮的忙。我说着也指了指康警花。

    哦谢谢你了你是阿梅听到这里,有些局促不安起来,脸色腾的一下又红了,急忙站起身来,向康警花致谢着,并更加友好地伸出手来和康警花握了一下手。

    康警花呵呵而道:我叫康晓茗,在市公安局刑警队工作。

    哦,真的谢谢你了阿梅又继续道谢着,爱哭的她眼睛又有些湿润了,她这是被感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