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七三、闷葫芦-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七三、闷葫芦

    我一听康警花生气原来是为了这个,心中狂呼冤枉,同时也理直气壮起来,急忙说道:阿花,你不要冤枉我。我也没有处心积虑地选在你不在的时候让阿梅来。

    哼,不是才怪,我一走她就来了,不会这么巧吧

    阿花,你是个巾帼英雄,怎么这么小鸡肚肠的

    谁小鸡肚肠了就是小鸡肚肠的话,也比你光明磊落。

    真的不是我让她来的,是她自己过来的。

    我才不信。

    好,你不信是吧给,你看看我手机上有没有给她打过电话,有没有给她发过短信。我边说边将手机递给她。

    我不看。

    你不看是吧那我现在就给阿梅打手机,打通之后,你来问她。

    奶奶的,康大胆,你有完没完

    哎呀,不是我有完没完,而是你有完没完。我给你解释,你不听不信,那只好给阿梅打电话证实一下了。

    康警花看我一副认真的样子,知道我没有骗她,而是她自己误会了,脸色虽然继续绷着,嘴巴虽然继续硬着,但美目中已经没有了气恼的神色,反而充满了欢愉。

    老子确实是被这丫给冤枉的,我装腔作势地似乎真的要给阿梅打电话,康警花劈手就从我的手中将手机夺了过去,随手仍在我的枕边。

    她嘴巴一努,既酸酸又溜溜地说:你快吃饭吧,不然阿梅给你送来的饭菜都凉了。

    嘿嘿,来,阿花,咱们一块吃。

    我可没有这个口福。她边说边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你干什么去喂

    你管我干什么你快吃饭吧。康警花甩下这句话后,出去了,还把外间的门给带上了。

    奶奶的,你这个死丫头,你不吃老子吃,你丫爱咋咋地,老子没有那么多的精力给你解释这解释那的。

    就在这时,康警花又急急忙忙地走了回来,一句话不说,就将我的床头给摇了起来。

    阿花,你这是干什么

    给你摇起来,你好吃饭。

    你不喂了我

    喂什么喂你现在都能下床了,从现在开始自己吃。

    她将床头摇好,又找了个硬纸板放在我的被子上,将阿梅送来的饭菜摆好,似笑非笑地白了我一眼,又匆忙出去了。

    阿花,你到底干什么去

    你少操心,安心吃你的饭。

    靠这丫现在竟然给老子吃起闷葫芦来了。

    我静静地坐在床上,等了足足十多分钟,仍是不见康警花回来。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肚子也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阿梅做的红烧鳝鱼馋的老子再也无法等待下去了,只好开吃。

    阿梅做的红烧鳝鱼,色泽诱人,清香扑鼻,皮肉嫩,回味无穷。怪不得那个郭叔叔这么喜欢她做的这道菜。赵妈做的清炖海参也很是可口,这可是滋补身体的上佳之品。

    不知道这鳝鱼和海参能不能滋阴壮阳忽地想起了当时我和阿梅去电力集团公司拉存款的路上,在车里勾引挑逗阿梅所说的话来。

    当时老子就是以这鳝鱼为题,淋漓尽致地对阿梅进行了性扰。想想当时的情景犹如在眼前,裤裆中的吊玩意儿日的一声橛了起来,顶的硬纸板摇摇晃晃,险些将红烧鳝鱼和清炖海参顶翻到床上。

    吃过饭后,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康警花才回来了。只见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东,风尘仆仆地推门进来,桃腮粉面被冻得嫩红。

    阿花,你干什么去了

    我到队里去开了一辆车回来,又到超市去买了些东西。

    又是开车,又是买东西的,你要干啥

    康大胆,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不是说好了明天我要代表你回一趟老家吗

    哦,我都快把这件事给忘了。

    你满脑子里光想着阿梅了,不忘才怪。

    靠,你还有完没完奶奶的。

    你敢骂我康警花扔下手中的东西,娇嗔地跑上前来,对着我的嘴巴狠狠地拧了一下。

    拧的我呲牙咧嘴,囔囔着说:你是警察,手劲本来就大,你想把我的嘴巴扭下来啊

    嗯,就是给你扭下来,省的你再胡说八道。她说着忍不住抿嘴轻笑起来。

    看她笑了起来,我也立即放心起来,关心地说道:阿花,你快吃饭吧。

    由于康警花没有吃饭就出去了,阿梅送来的红烧鳝鱼和清炖海参,我也只吃了一少半,没舍得全部吃掉,都给康警花留了起来。

    她听我这么说,看了看饭盒中还剩有那么多的菜,埋怨地说:你怎么不都吃了

    我这不是给你留的吗

    哎呀,你还给我留什么呀刚才我去单位的路上,买了几个烤地瓜吃了。

    晕,你走之前干嘛不说清楚,害的我都没舍得吃。

    现在再吃吧。

    你以为我是个猪啊,说吃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