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七七、大悲大戚-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七七、大悲大戚

    康警花在电话中对我说道:我中午赶不回去了,你让值班护士给你从食堂打点饭,先对付一下,下午我就赶回去了。

    康警花在电话中的声音很大,站在旁边的霹雳丫应该是听的一清二楚的,她故意将身子朝外扭了扭,眼睛也看向了门口,用肢体语言告诉我,她不想听。

    我小心地低声问道:哦,你怎么回不来了

    我在你老家那里耽误的时间太多了,我现在还没有到我老家呢,现在都快中午12点了,回不去了。

    哦,你安心把事情办完,不用着急往回赶,你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了,挂了。

    嗯,好。

    我扣下手机,忐忑不安地看着霹雳丫,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

    霹雳丫头也没回地对我说:我走了,便匆匆向外走去。

    我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随着房门啪的一声带上,我躺在床上,小眼望着屋顶,整个人就像一个空壳一样,大脑一片空白。

    过了十多分钟后,外间的房门又被推开了,一阵皮鞋的咔咔声传来,只见霹雳丫又回来了。她手中提着一个方便袋,走到我床边,将那个方便袋放在我的床头上。看了看我喝水的杯子里已经空了,又提起暖瓶给我倒满了水。

    从霹雳丫进门我就处于惊讶状态之中,看着她这一系列的动作,我冰凉的心逐渐暖暖了起来,小眼不争气地终于流下来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小泪滴,怔怔地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霹雳丫看我这样,脸色冷的几乎降到了零下七八十度,没有一点儿温度地说道:照顾你的那个女警察回不来了,我刚在楼下食堂给你买了几个包子,你中午凑合着吃点,我走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快速走了出去。

    直到房门又一次被她带上,我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我哽咽着自言自语起来:奶奶的,你丫走就走呗,干嘛还要给老子买包子,你这样做只能是让老子的心在流血,老子怎能吃的下去┄┄你丫这么做,是对老子进行精神上的的残酷折磨,丫的┄┄。

    我此时的心情真的是说不清道不明了,既有感激又有无奈,既有委屈又有凄凉,反正是哪种情绪最折磨人就来那种情绪,悲泣的老子只想大吼几声。

    如此这般,自己在床上衰衰地痛苦了半个多小时,值班护士走了进来。

    这个女护士,我以前见过几次,知道她叫柳晨,身材娇小玲珑,说话柔声细语。她来到我的床边,看到我这个样子,吃惊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她的问话声,我这才缓过神来,轻轻喃道:我有些难受。

    哪里难受她边问边掀起被子要查看我的伤势。

    老子说的难受是指心里难受,并不是指伤口难受,但又没法和她明说,只好装模作样地让她检查了一番。

    没事啊,你的伤势恢复的很好。你现在还难受吗

    哦,不难受了,你这当护士的一进来,我就不难受了。

    呵呵,那我还得多进来几次才行啊

    嗯,你是得多进来几次才行,你要是一直在这里陪我,我就更不难受了。

    奶奶的,当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刚刚还处于大悲大戚中的老子,此时竟然贫嘴呱啦舌了起来,惹的小美女护士柳晨咯咯娇笑起来。

    柳晨长的很是娇美,是个不折不扣的娇柔美女。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更是甜美可人,就像一个刚刚精心制作出来的白嫩蛋糕,即使不过生日,也使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但老子现在根本就没有色心,更没有色胆,人家柳晨虽美,但老子也只是欣赏而已,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老子在李感性、冼性感、霹雳丫、康警花四大美女的围剿堵截中,受到了刻骨铭心的教育,思想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已经洗心革面,变的纯洁起来。虽然没有变成大纯洁,但最起码也变成个小纯洁了。因此,老子现在是没有余暇精力去勾引别的美女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我怔怔地看着柳晨的甜美笑容,忍不住问道:你和柳如是什么关系

    谁柳┄┄柳什么

    柳如是。柳树的柳,如果的如,是不是的是。

    柳如是,嗯这个名字很是特别,也很好听,是谁啊

    我日,这丫不会是个小文盲吧大名鼎鼎的柳如是竟然也不知道还是一个姓呢。

    我嘿嘿问道:单听柳如这个名字,你感觉此人是男是女

    应该是个女的吧

    嗯,是个女的,和你一样漂亮。

    我这句话一落地,柳晨竟然有些害羞起来,脸色也红红了起来。

    柳晨红了阵脸,笑着问道:她在哪里工作

    我日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