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哈巴母狗-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十八、哈巴母狗

    她开着雷克萨斯载着我三拐两拐,拐了又拐,来到了购物广场,此处是本省城最大的一个购物广场,闻名遐迩于全省。

    该购物广场共有15层,我跟在她的翘臀后边,坐着观光电梯来到了最高层第15层。

    老子跟在她身后,像她的马仔,更像她的跟屁虫。

    我问她来这干吗

    她说要将我包装包装。

    我身上没有带钱。我急切之下说道。

    老子身上总共就一百多块钱,要知道这个购物广场里的东东贵的t出奇。

    她娇嗔地腕了我一眼,轻描淡写地说:谁用你掏钱了,我这里有购物卡。

    在上那个垃圾大学时,我和同学出来逛,逛到这里,壮起胆子也只在边边上溜达溜达,沾沾富贵气。要是再往里走,得从别处借个胆子。要是到这个15层,除非td浑身上下装满胆囊,才敢来。

    为啥工薪阶层来不起,一般有钱人也只敢在最低下几层打逛逛。小富之人最多到七八层。中富之人也他娘的最多不过十层而已。爆富之人也就在十一二层晒晒,晒多了也会没皮的。能到十五层来的都是大富大贵之人,都td是阔佬级的。

    说句不好听的,敢到15层来消费的,用钞票擦屁股一个月不带皱眉头的才敢来,多贵你们自己考虑去吧。

    她虽是这么说,但我心中仍是惴惴不安,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感觉处处是新鲜,处处是他娘的富贵。

    走在那几乎能照出整人来的地板上,老子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如履薄冰的真正内涵。

    看着走在前边坦然自若、潇潇洒洒的冼性感,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诫自己:放松,放松下来,有冼皇后保驾护航怕什么但还是紧张得要命,整个儿一个穷命鬼一下子掉进了钱窟窿,再怎么着也是无法适应。

    居养气,移养体,此话当真是千真万确。老子从小在贫民窟长大,是个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小瘪三。而冼性感明显是经常光顾此类地方,身上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但能体会到的富贵大气。

    这一番对比之下,更令老子汗颜。

    老百姓讲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这一遛不要紧,把老子遛的快没了影。

    此时的她和我有点像公主和乞丐。

    老子都有点儿这种感觉,何况别人呢

    冼性感明显地感到我内心的变化,轻轻对我说:你不要这么委琐,你要大气些。越在这种场合下,你越要大气些,别让这里的人把你看扁了。这里卖东西的人可都是一群势利眼。

    老子生平最恨的就是无颜无耻的势利小人。

    经冼性感这么一提醒,气不断往上撞,老子本就是个无赖,本就脸皮厚过城墙拐角。刚才是老子自卑,不自信的表现。

    老子现在身边有冼皇后压阵,还怕你们这些狗奴才。

    恰在此时,一个脸上长满雀斑的女服务员迎了上来。

    她对待冼性感的态度就像奴仆对待主人,丫环对待千金小姐。

    但对待老子的态度则是像换了另外一个人,看老子的眼神除了蔑视就是鄙夷。

    气的老子肚中大骂:你这b是个十足的哈巴狗,不,是个十足的哈巴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