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五、偷袭被摔-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八五、偷袭被摔

    康警花连连喊着:你怎么了怎么成这副样子了

    此时,我根本就顾不上说话了,跑到厕所对着马桶呕吐起来,呕了多次也只是干呕。康警花跟着我来到厕所,很是吃惊更加担心。

    我感觉实在撑不住劲了,被她搀扶着躺在床上,头晕目眩的难受,老是想吐。只能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不动。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了康警花很是关切地问道。

    我没有说话,此时肚子里翻江倒海,这种滋味比t喝醉酒还要难受。

    哎呀,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不行,我得去把医生叫过来。边说边往外走去。

    我突然想起以前往肚子里狂灌自来水,曾经水中毒过一次,也就是水醉。难道这次老子是抽烟抽醉了想到这里,我急忙忍住巨大的难受说道:阿花,我可能是抽烟抽醉了。

    啊抽烟还能抽醉

    你回来,不要去叫医生。现在满屋子里烟味,医生进来,我们得挨批。

    哦。康警花这才意识到现在满屋子里的烟味很浓很呛,急忙将内外间的窗户全部打开进行通风换气。

    阿花,你不要去找医生,我躺一会兴许就没有事了。

    康大胆,你可真行,抽烟都能抽醉了奶奶的。

    我听着康警花的埋怨话语,静静地躺着,没过一会儿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睡了这么一大觉,感觉通体舒坦,没有了任何的不适感觉。

    一扭头,只见康警花也躺在旁边的陪床上睡着了。我悄悄下床,来到她的床边。

    康警花此时睡的又香又甜,脸色红润,樱唇娇嫩,整个儿一个睡美人。

    我再也忍不住,俯下身子轻轻地亲住了她的红唇。当我的嘴唇一贴住她的红嫩樱唇时,便变得贪婪无比起来,舌头卯足了劲往她的香口中猛钻,整个人也不由自主地都趴到了她的身上。

    康警花毕竟是个训练有素的警察,她猛地醒来,一双美目瞪的提溜圆,显然很是震惊。在一瞬之间,也不知她用的什么招式,忽地一下就把我从她身上狠狠地掀了下来,只听扑通一声,随着哎哟连连,我被她重重地掀翻在地上。

    康警花倏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躺在地上的我,眼神似嗔似怪,脸色似笑非笑,噘嘴说道:哼,你干偷袭我

    我被她摔的仰面躺在地上,这一下摔的极重,不仅呲牙咧嘴倒抽凉气,屁股也似乎被摔成了八瓣,幸好背部的伤口已经愈合,只是还没有拆线。否则,老子非得又再来第二次手术不可。

    康警花又娇又嗔地责怪完我之后,看我表情痛苦,确实摔的不轻,不禁又担心起来,急忙从床上下来,把我抱了起来。

    奶奶的,阿花,你敢如此对待你老公我边倒抽凉气边发着牢,不是假发,而是真发,老子真的被摔急了。

    康警花抿嘴忍住笑,把我扶上床。

    老子只是亲了你一下,你丫就对老子如此眼蛮,老子实在是亏大了。想到这里,我突然伸出双手抱住她的头,噘着嘴头子在她的脸上拱了起来,粉腮、额头、鼻子、下巴,重点是嘴巴都亲了又亲,拱了又拱,急的康警花一时乱了阵脚,匆忙之下,把我推到床上,一个后箭步,倏地退了出去。

    康大胆,你要是再敢这样,我就不在这里陪你了。

    哼,我亲了你一小下,你就快把我摔成八瓣了。为了惩罚你的眼蛮,我再亲亲你也算礼尚往来,来玩不往非礼也嘛。

    胡搅蛮缠,真拿你没办法。康警花拢了拢头发,跑到外间去了。

    就在这时,阿梅给我打来了电话。

    大聪,今天是大年三十,你想吃点什么

    阿梅,你什么也不要送来了,这里的食堂搞的很是丰盛,把饭菜都送到房间里来,很是方便。

    哦,这样的话,我就不过去了,给康霄茗捎好。

    恩,好的。

    我以为说到这里,阿梅就该挂断电话了,没想到她犹豫着支吾说道:反正我去也不方便,我还是不过去了。

    阿梅,有什么不方便的

    阿梅没有说话。

    阿梅,你说话啊,你有什么不方便的

    不是我不方便,而是怕给你们添麻烦。

    日,这丫对于那天她和她爸爸来的时候,看到康警花的娇羞神态,直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哎真tnnd的闹心。

    我想大声对她说:阿梅,你就不要胡猜乱想了,人家康霄茗只是在照顾我。忽地想到康警花就在外间,话到嘴边急忙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