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一、穿她的*裤-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九一、穿她的*裤

    奶奶的,这个吊jj真是太不听话了,这不是出老子的丑吗没办法,我只好扭了扭裆部,往上提了提裤头。

    但往上一提裤头,伞儿更加明显了。我只好狼狈地又将裤头往下褪了褪,肚脐眼都露了出来。

    心想:阿花,你千万不要抬头,给我擦完大腿就结束吧。

    饶是这么想,但闻着康警花身上那如梦似幻的肉香,听着她鼻孔中发出的诱人嗯嗯之声,jj不但没有松软下来,反而更加硬了。此时的硬度绝对能够捅破铁板,更能措骨扬灰。

    康警花给我搓完大腿后,站起身来。她的脸色很是潮红,额头都已香汗涔涔。

    来,我再给你搓搓胸和肚子。她温柔地对我说道。

    我只好挺直身子静听她的爱抚,但内心中的之火堪比火焰山的温度还要高。

    康警花给我搓完胸部之后,开始搓我的肚子,当搓到老子的肚脐眼时,她突然发现了我高高撅起的裆伞,禁不住一愣。

    她不由自主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我半吟半粗喘地说:这是自然反应,不要管它。

    自然反应

    嗯,它不听我的指挥,自以为是,我也没有办法。我吟着说。

    你康警花终于有些明白过来了,脸色从潮红倏地变成绯红通红,神色极不自然起来,样子有些气恼。

    我也没有办法,不信,你用手攥攥它,把它折断算了,谁让它这么不听话了。

    康警花胸部有些起伏起来,呼吸也有些急促,不知道是生气恼怒还是被我勾引的情潮涌动她忽地扭转身去,将搓澡巾扔在脸盆里,轻轻甩下一句:基本给你搓完了,你自己洗吧。

    说完就出去了,出去的时候,把洗漱间的房门给带上了。

    我将那个布满浓重云彩的裤头脱下来,只见jj高耸挺拔,和尚头不断颤抖着,似乎在念着什么经。

    也不能怨jj如此不听话,这段时间它很是饥渴,它的最爱就是桃花洞。但老子没有让它进入它的最爱,它不听老子的话,老子也没有办法。

    等彻底洗完,擦干了小体,这才意识到一个很棘手的问题。那就是老子没有换穿的内衣裤。不但没有内衣裤,连保暖内衣都没有。在医院中穿的那一身根本就没法穿了,气味刺鼻,令人作呕。

    我站在洗漱间里,高声喊道:阿花,我现在没有换穿的衣服了,咋办

    啊对啊,我也没想起这个问题来,怎么办啊

    康警花听到我的喊声后,在外边也很是着急起来。

    既然这样,那我恢复到原始状态吧,就这样赤身果体地出来啦。

    滚,你敢你老老实实在里边呆着,我出去给你买去。

    哎呀,阿花,现在都几点了外边的商店超市早就都关门了。

    我进来洗澡之前,时间是晚上九点半,现在最起码也得十点半了。

    康警花连连说着:这可咋办呢

    阿花,你随便找件你的衣服,我先糊弄一宿。

    这样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两口子之间互穿内衣裤显得更加恩爱。说着说着我的jj日的一声又撅了起来。

    康警花囔囔着说:别胡说八道了,我去给你找。

    听她这么说,不听话的jj更加硬了,此时此景,真t。

    康警花找了好长时间,左挑右选,才给我找好了内衣裤和保暖内衣,这都是她曾经穿过的,上边可留有她的体香,尤其是裤,上边还留有她的,想到这里,jj愈加勃挺,和尚头几欲喷血。

    康警花将给我找出来的衣服用一个袋子包好,将洗漱间的门打开一条缝,用手递了进来。

    我用手去接那个袋子时,趁机在她的白嫩手臂和玉手葱指上捏了几把,捏完之后,迅即携带着她的肉香又捏了捏自己的高姓小丸丸和肉以及和尚头。

    康警花给我找的内上衣是一件白色的女士背心,裤则是一件粉红色的,那身保暖内衣则是藏青色的。

    老子虽然很不要脸,还是更加地烧天,但面对这个粉红色的裤,多少还是有些抵触的,忍不住对康警花说道:阿花,你的裤就没有其它颜色的吗

    怎么了这件不行吗

    不是不行,一个男爷们穿上这件粉红色裤头,多不雅啊

    康警花没有回答我,我将小耳朵贴在门上仔细一听,原来这丫在外边正咯咯地偷笑呢,我汗。

    阿花,你笑什么笑奶奶的,你给我找件其它颜色的,快点。

    没有。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