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七、甄选-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九七、甄选

    和李感性来到八楼,她匆匆直接去了叶行长的办公室。而我并没有急着回不一不,而是站在走廊的僻静处给满江哥打了个电话。

    在电话中才得知,满江哥还要再过段时间才能回来。海南那边的气候对满江嫂子的病情很有帮助。不用问,满江嫂子回不来,霹雳丫肯定也回不来。

    我突然意识到霹雳丫回来不回来,与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但心中总是莫名奇妙地惦记着她。操,我禁不住在内心深处将自己狠狠地骂了几句。

    在如此平静中过去了一个多星期,李感性那边开始有动静了。她的人力资源部忙碌了起来,她更是日理万机。

    原来是开始给收到上级行直管的十多个分理处配备管理人员了,这可是个大事。由于时间仓促,来不及再进行竞聘演讲,进行大范围的甄选了,而是由人力资源部拟定出人选,再有上级行的行领导召开办公会议进行最后的确定。

    在这种情况之下,李感性不忙才怪,加班加点成了她近期工作的主旋律。

    老子没有干过人事工作,但知道人事部门的权力很大,拟定出的方案基本上都算内定了,行领导的办公会议有时只是走走过场,即使调整也是微调,真正决定人的命运的是那些人力资源部的大员们,也就是李感性这样的角色。

    年前由李感性挑头成立的接手组,共接手了十多个大型的分理处。操,分理处说白了就是t的以前的储蓄所,只不过规模和人员数量都多了些而已。

    在接手的过程中,李感性已经将这些收上来直管的分理处进行了仔细的摸排,对每个分理处的具体情况很是了解,对每个分理处的人员组合更是熟知。让她挑头来成立接手组,担任接手组的组长,目的就是为了让她给这些分理处配备上更加合适的管理人员。

    年前的时候,李感性就和我谈过话,说是要把我下派下去,但不知道怎么个下派法更不知道要把我下派到哪里

    我鼓足勇气去找李感性,想对她说我不下去了,老子毕竟在不一不呆的很是舒服。但去了几次她的办公室都没有人。想给她打个电话,又怕耽误她的工作。在这种时候,我要是对李感性说不服从她的安排,恐怕又得挨她的批,最后索性置之不理了,爱咋咋地。

    又过了几天,这天一上班,赵俊男赵组长被领导叫去谈话了。过去了大半个小时,赵组长回来后,我们才知道,他也被列入下派的人员名单中了。看赵组长虽是在极力掩饰自己内心的激动,但仍可以看出来他很是欣喜和高兴,他被派到离上级行不远的一个分理处当一把手。这个分理处就在一个著名公园的门口,环境优雅,地处闹市的中心,人流量很大,业务发展的很快。

    肥说道:哎呀,我们的赵组长是不是高升了

    赵组长呵呵笑着说:什么高升是平级调动。

    柴雪颖接道:赵组长,可不能这么说,被收上来的那些分理处,都是准备要升格的。

    在这里先交代一下,赵俊男担任我们文秘小组的组长,相当于正科级干部,车小田主任相当于正处级干部。李感性原先在我们那个小支行担任办公室主任的时候,也是正科级干部,现在名义上虽然是人力资源部的副总,是副处级干部,但她却是主持工作,行使的权力是正处级干部的权力。

    赵组长说的平级调动,也就是说被收上来直管的分理处,目前仍是正科级的架子。但不会永远这样下去,肯定在不久的将来要提升级别的。不然,上级行也就没有必要将这些本就是正科级的分理处收上来了。赵俊男赵组长高兴欣喜的就是这个原因,被下派下去担任分理处的主任,虽然说是平级调动,但毕竟有了个盼头。他干这个文秘小组的组长都好多年了,再往上提升不是没有可能,但上升的空间却是很小。再这么下去几年,极有可能就成为被遗忘的角落。到那时候,赵组长的年龄也就没了优势,那可就真的到了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地步了。真要到了那种地步,的确让人很是无奈,心灰意冷地只能默默地等着退休了。这种职场生涯让人不堪回首,一点儿成就感也没有。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灰色人生。

    现在不同了,赵组长终于迈出了这关键的一步,你说他能不高兴吗他能不欣喜吗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