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八、荒郊野破-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九八、荒郊野破

    到了下午,车小田车主任打电话让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我有些忐忑不安地敲门走了进去。

    小吕,来,请坐车主任对我很是客气。

    我的心中更加忐忑不安了,点了点头问了个好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地等待车主任的指示。

    小吕,新年新气象,你的工作有所调整。

    车主任,我┄┄我的工作怎么调整啊我紧张的有些喘不上气来了。

    哈哈,小吕,看把你紧张的,工作调整是好事啊。

    我局促不安地嘿嘿笑着。

    小吕,你可能要被派下去,就像赵俊男一样,年轻人嘛,就得到基层多锻炼锻炼。

    老子已经预感到是这么回事了,但老子现在最最关心的是要把老子派到什么地方去这才是最关键的。

    小吕,我先和你打个招呼,你去向人力资源部的李总报到吧,她会告诉你详细情况的。

    哦,我什么时候去找李总

    现在就去,她在办公室正等着你呢。

    哦,好的,车主任,我过去了。

    去吧,到了新的岗位好好干,毕竟是从咱们办公室出去的人。以后遇到啥困难,尽管来着我。

    谢谢车主任

    我从车小田车主任的办公室出来,伸手摸了一下额头,奶奶的,也不知道啥时候出了这么多汗

    我顺着楼梯爬到十二楼,来到李感性的办公室。

    果然,李感性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似乎正在等待我。

    杏姐,我来了。我没有底气地轻声说道。

    我现在是专门找你谈话,来,坐下。

    看到李感性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我更加紧张了起来。

    杏姐,你别这么认真好不车主任刚和我谈完,让我来找你,我本就有些紧张害怕,你再这么绷着脸,我的腿肚子都快要转筋了。

    我现在是代表组织找你谈话,当然要严肃认真了,快点坐下。

    日,李感性越说越认真,老子的腿肚子真的有些撑不住地麻木了,不由自主地抬起袖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李感性看我这样,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呵呵,大聪,这是你职场生涯的重要转折点,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但这毕竟是个好事,不要这么担心。

    谢谢杏姐的理解

    大聪,经过研究,决定把你派到城东分理处担任副主任。

    杏姐,城东分理处在哪里

    在这座城市的最东边。

    我一听心凉了大半截,城东是一个正在开发的地方,地处荒郊眼破,虽然发展潜力很大,但还得过上几年才行,条件很是艰苦。

    老子本就是给个窝头就很满足的人,不但没有眼心勃勃,更加不会好高骛远,是个很现实的小垃圾。尤其是对当官这一说更没有丝毫奢想,官本位思想在老子这里没有任何市场。

    老子本就不想下去,只想在上级行某个岗位上呆着,风平浪静的很是惬意,这就是老子的最大理想。

    杏姐,那个地方可是荒郊眼破啊。

    嗯,目前来看,的确是个荒郊眼破。

    杏姐,我还是不去了吧我在办公室文秘小组干的很是舒心。

    是不是嫌城东的环境不行李感性有些生气地问道。

    不是,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喜欢折腾。

    这叫折腾吗这叫进步,你不会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吧李感性面色冷峻,也沉下了脸。

    赵俊男也被派下去了,你应该知道吧

    嗯,知道。

    你知道他是怎么被派下去的吗

    不知道。

    是你们车主任找的我,赵俊男本人也亲自跑来找了我几次,说是让我给他个机会。

    啊原来如此。

    这种机会别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却还不想干吕大聪,你可真有一套。李感性被我气的胸口起伏起来。

    她拢了一下秀发,接着说道:赵俊男是你的领导,是你的顶头上司,别说你们的车主任和他本人找过我,就是他们都不找我,为了安排你,我也得给赵俊男个说法。

    听到这里,我很是不解地问:杏姐,你安排我,怎么还要给赵俊男个说法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赵俊男是你的领导,是你的顶头上司,他都没有安排,怎么好给你这个当兵的安排呢

    啊还有这么一说。

    当然了,这就是人力资源管理学。

    奶奶的,老子在职场上的经验连李感性的十分之一都没有,虽然听的一头雾水,但经过她的解释,总算多少明白了些。

    杏姐,你别生我气了。我年轻考虑问题比较肤浅,你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干。

    李感性白了我一眼,埋怨着说:人家都是求我,你可倒好,成了我求你了。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