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〇〇、谈劫-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〇〇、谈劫

    李感性突然郑重地又道:你如果干的不行,那就把你打回原形。

    我靠,李感性把老子当成什么了把老子当成西游记中的妖魔鬼怪了还要打回原形

    我又有些紧张起来,忙不迭地问:杏姐,我如果干的不行,把我打回原形,那把我打回到哪里

    把你打回到原来的那个小支行。

    啊杏姐,不会这样吧我可是从上级行办公室的文秘小组走的,就是把我打回原形也要把我打回到这里才行。

    门都没有,我给你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你都抓不住,还想再回到上级行来你做梦去吧。

    我仔细观察着李感性的神态,奶奶的,这丫说的很是认真,绝对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看来是真的。如果老子干不好的话,那就只能再回到那个核桃大的小破支行里去了,女乃女乃白勺,第八节广播体操。

    吕大聪,你给我记好了。我可不是和你说着玩的。你也知道在工作上我是绝对不会讲任何丝毫情面的,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我给你创造机会,说明我对得住你。如果你干好了,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如果干不好,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哦┄┄是┄┄杏姐┄┄我知道了。这时,我的额头上又开始冒汗了。

    把你派到城东分理处去当副主任,好多人都不同意,是我顶着压力硬给你争取来的,你可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哦┄┄杏姐┄┄我会的┄┄我一定不给你脸上抹黑。老子边说边抬起袖口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

    李感性满意地笑了笑,柔声说道:你不是给我干的,你是在为你自己干的,这毕竟是你职场生涯中关键的一步,你可一定要把握好。

    我现在只有点头应诺的份了,老子现在对李感性怕的很,她身上的官者气场太浓了,浓的老子汗流浃背几乎快要窒息了。

    好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我还要找其他的人谈话。李感性吩咐道。

    哦,那我什么时候到城东分理处去报到

    你把这边的工作交接完后,就去报到吧,你的职务任命文件明天一早就会下发。

    越听李感性说越感到庄重,老子急忙逃跑般逃出了李感性的办公室。

    老子这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李感性是领导了,以往都是把她当成美女来看,甚至经常意淫她,对她充满了猥琐的非分之想,甚至有时是猥亵的念头。但今天她这么正儿八经地找我正式谈话,给我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以前我对李感性只有一种看法,那就是她是个女人,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还是一个颇具个人能力的大美女。但经历了今天的这次谈劫,又在老子心中种下了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领导的印象,是一个气场很浓的官者。

    以前她当办公室主任的时候,我还真没有把她当领导来看,只是把她当成红颜知己,但从今往后则不同了,她的官者气场让老子几乎喘不上气来了。

    老子把李感性今天和我的正式谈话说成是谈劫,自有我的道理。因为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激动之情,留在心中的只是李感性那句我如果干不好,就把我打回原形的话。使老子倍感压力极大,满脑子都是在考虑去了那个狗日的城东分理处之后怎么干才好,没有一点新官上任的喜悦。

    我边往楼下走,边试着去找赵俊男赵组长的那种当官的感觉,但直到走到八楼,来到不一不门前,也没有找到人家赵俊男赵组长的那种激动兴奋之感,我操。

    我一进门,看到屋里只有柴雪颖和肥,她们两个看到我后,都显得很是惊讶的样子,柴雪颖只是静静地看着我,而肥却嚷上了:小葱葱,你这是咋的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哎呀┄┄额头上还有汗

    嘿嘿,没事,可能是刚才楼上楼下跑的。

    不对呀,楼上楼下地跑,应该是面色潮红才对啊,你的脸也太苍白了。

    可能是前一段时间受伤流血流多了。我实在找不出更合适的托辞来应对快人快语的肥,只好胡诌了起来。

    没想到我的胡诌,惹的肥更是关心起来,说道:你快坐下好好休息休息,擦擦额头上的汗。

    奶奶的,老子现在还没有到那个狗日的城东分理处去上任,只是李感性找老子谈了次话,老子就颓废成这个熊样了,真是个无用的垃圾。老子在心中也不住地责备起自己来了。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