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〇一、爽不起来-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〇一、爽不起来

    过不多时,赵俊男赵组长回来了。他进门后,呵呵而道:小吕,恭喜你啊你也被下派了,呵呵。

    柴雪颖和肥明显地一愣,肥立即问道:小葱葱,你被下派到哪里了

    我还没有回答,赵组长说道:你们还不知道啊大聪被派到城东分理处担任副主任了。

    肥立即大呼大叫起来:哎呀,真没看出来,我们的不一不还是个出干部的地方,一下子派出去了两个,呵呵。

    柴雪颖也呵呵笑道:祝贺你啊大聪

    我操,老子本就没有什么喜悦的心情,想让自己兴奋激动起来也没有找到感觉,他们几个竟然祝贺起我来了,我顿时老脸发烫,有些不自然起来。

    哎呀,小葱葱,这是件高兴的事啊,你怎么还这么苦大仇深的哈哈。

    ,我真没有高兴的感觉,只是觉得自己胜任不了,能力有限,感觉压力很大。我边实话实说边又想起李感性说的把我打回原形的话来,心中更加惴惴不安。我也知道李感性不是在吓唬我,她的个性告诉我,她说话历来是算数的,老子如果真的干不好,那就只能再回到那个核桃大的小破支行了,那满江哥给我操的心也就白费了。想到这些,老子真的高兴不起来。

    肥又道:你没干怎么就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呢

    感觉,凭我的感觉。

    大聪,你要有信心才行,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赵组长说道。

    柴雪颖也道:就是,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

    我知道他们几个是在给我鼓劲,但老子自个儿就是不给力,真tnnd的无奈。

    就在这时,康警花给我打来了电话。由于刚刚过完年,康警花那边还不是很忙,今天她会准时下班。她在电话中告诉我回家后,她要给我做我最爱吃的炸酱面。听着康警花温柔的声音,老子的心情才算好了些。

    有女人和没女人就是不一样,有女人你就可以得到无微不至的关怀,没有女人谁t搭理你。

    临近下班时,车小田车主任通知大家晚上出去聚餐,实际上是给赵组长和我送行。

    我急忙给康警花打电话,告诉她不能回家吃饭了。她嘱咐我一定要少喝点,不要喝醉了。

    就餐地点定在了离单位不远的一个酒店里,我们办公室的其它小组的成员也来参加。当晚老子喝了不少。赵组长喝的酒是老子的两倍还多,但他没醉,老子却是吐酒了。估计是心情的问题。赵组长整个人就像上足了的发条,处于极度兴奋和喜悦之中,在心情愉悦的情况下,喝再多的酒也不会有事。而老子却是无法高兴起来,心情不好一喝就多,按照自己平时的酒量揣摩,应该不至于吐酒,但老子最终还是吐了。

    亲爱的不一不,老子要和你说再见了。说句真的,老子在不一不里干的很是舒心,同事之间处的极其融洽,工作也是极其上手。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天下大势都是如此这般合合分分,何况我们这个小小的不一不呢

    喝完酒就完餐,肥开车把我送到了省公安厅公寓大楼的门口。

    在车上肥对我说:小葱葱,今晚喝酒的时候,你和赵组长的反差怎么这么大

    什么反差

    人逢喜事精神爽,你看人家赵组长多高兴啊,你再看你就像个残兵败将。

    ,我是真的高兴不起来,感到的除了压力就是压力,爽不起来,奶奶的。

    呵呵,有压力才能有动力。

    下了车,肥又叮嘱我回到家后,一定喝点糖水缓解一下酒力。肥人是好,待人热心热肠,性格活泼,总能给身边的人带来欢乐。能与这样的人成为一个屋的同事,那绝对是福分。送走了肥,我开始往楼上走去。

    老子现在的家就是康警花的公寓,自从我和她实现了灵与肉的结合后,没有特殊情况,我和她都会生活在一起。她的公寓就是我的家,我的家也是她的公寓。

    我自个儿租住的那个地方,虽然房租还没有到期,但我已经很少去了。去了也是孤家寡人的,实在太过于冷清了。

    一进家门,康警花迎上前来,立即捏住了鼻子,埋怨道:让你少喝点,怎么喝了这么多都快被你熏死了。她边说边帮我把外套脱下来,又给我换上拖鞋。

    康警花能文能武,既上得厅堂又下得厨房,是个不可多得的贤惠美女,但现在她是老子的人了,想到这里,幸福的不能自己,忍不住趁她给我换拖鞋的空当,在她的粉腮上狠狠地偷亲了一下。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