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〇四、囧到了一块-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〇四、囧到了一块

    另外几个警察去询问那个交警和那个出租车司机,根本就不听老子的辩解,把老子的脑袋摁下,就是让我老老实实的,不要乱动更不要辩解。

    那几个警察询问完那个交警和那个出租车司机后,其中一个领头的指着我,对旁边的警察说道:先把他带回去,详细了解情况。不要在这里处理了,影响交通。

    我日你奶奶的,还要把老子带回你们公安局,在这里处理还怕老子影响交通我此时不再是爆跳如雷了,而是又害怕又焦急又担心起来。

    扭住我的那两个人高马大的警察,开始往警车上拽我。我大恐大急地挣扎着说:凭什么抓我我只是个乘坐出租车的。

    在激烈的挣扎之下,在拉扯之中,我摔倒在地,黑色的风衣连同里边的笔挺西装都被沾上了尘土,这一下,我更叫焦急起来。

    我真的在银行上班,我今天是去报到的。

    你今天到银行去报到哪有这么巧合的事你看你满嘴粗话脏话,哪像个在银行上班的那个交警固执己见地说道。

    你奶奶个小鲜b的,我心中狂骂着。那个驴日的交警说完,扭住我的那两个警察瞬间就把我塞进了车里。还没等我从车座上爬起来,一左一右又上来了两个警察,坐在我的两边,将我挤在中间,显然是怕我逃跑。

    我看到坐在我两边的警察都是穿着一身骇人的警服,急中生智,突然想起了康警花来,就像在洪水急流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大声喊道:我认识市公安局刑警队的何队长还有霍飞,康晓茗是我对象。

    坐在前边副驾驶座上的那个警察扭回头看着我,嘲笑地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怎么不说也和公安厅的厅长认识

    我真的和刑警队的何队长认识。

    哦那何队长叫什么名字

    我日,这警察真他妈的会问,老子还真不知道何队长的大名,只知道他姓何。窘迫之下,急的老子的汗都下来了。

    说啊,何队长叫什么那个警察喝道。

    我┄┄我真的和何队长认识,但确实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不敢看问话的警察,更加不敢和他犀利目光相对,只好胆战心惊地实话实说。

    那个警察嘿嘿地冷笑着说:你这种人我见的多了,胆子不小,敢拿何队当挡箭牌。

    我日他姥娘,今天真他妈的不顺,我又急忙说道:我不知道何队长的名字,但我知道另外人的名字。

    谁

    也是市局刑警队的人,一个叫康霄茗,一个叫霍飞。康霄茗还是我女朋友。

    哈哈,你这人真有一套,编,你就使劲编。

    没有,我说的是真的。

    那个准备开车的警察不耐烦地说:少听他胡诌白扯的,让他回局里去说吧。

    你们都是公安局的,你们和我说的人不会不认识吧

    我们是区局的,把你带回去核实一下。看你到底是干什么。你也别着急,我们又没给你戴手铐。

    我看到那个领头的警察正准备上另一辆车,我急忙将头伸着对着车窗大声喊道: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真的和刑警队的何队长是熟人。

    老子说这番话的时候,是竭斯底里喊着说的,把嗓子都喊岔了音。我的努力没有白费,那个领头的警察听我说到何队长的名号后,便向这辆车走了过来。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个警察呵呵笑着对过来的领头警察说道:这个人竟然说和市局刑警队的何队是熟人,真能狡辩。

    我立即又大声说道:我没有狡辩,我真的和何队长认识。

    那个领头的警察用一双锐利的眼睛仔细看了我几秒钟,看的我背上嗖嗖直冒冷气。他迟疑了一下,沉稳地说: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

    看着这个领头的警察似乎相信了我的话,我顿时高兴起来,急忙开始掏身份证。这一掏之下,我的心咯噔一下子,毁了,今天早上刚刚换了西装,身份证没有带在身上。老子平时最讨厌穿西装了,除非有重要场合才会穿。今天是到新单位去报到,就换穿上了平时不穿的西装,因此身份证仍搁在昨天穿的那个外套里。

    我日哟,什么囧事都他妈赶到一块了。那个领头的警察看我到处摸索,神态很是不安,不由得冷笑起来,说道:我让你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你倒是快点啊。

    我今天刚换了衣服,身份证没有带在身上。

    身份证没带,那你把你的工作证拿出来,你不是说你在银行上班吗

    我日,操他妈的,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谁他妈还有工作证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