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〇八、狂操暴操-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〇八、狂操暴操

    随后她问了问我以前从事的岗位和学历,又问了问我的年龄,最后对我说:这里离市区较远,又是个开发区,条件比较艰苦,可比不上你们上级行的办公条件。

    呵呵,在哪里工作都是一样,嘿嘿。老子现在只有傻笑的份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因为老子还处在现实与想象之间的巨大反差之中。

    她又问道:你有车吗

    没有,还没买呢。

    你要没车,上下班都很困难,这里还没有通公交车呢。

    嗯,这里离市区的确是远了些。

    盛雪同志又和我介绍了一番这个城东分理处的基本情况,随后开始给我安排办公的地方。

    老子兴致冲冲地等待着。

    盛雪同志是城东分理处的主任,是一把手。老子是副主任,也就是二把手。我本以为她会安排给我一个单独的办公室。你丫是正的,是大办公室。老子是副的,那就给老子配个小点的办公室嘛。

    但结果却是把我安排在了外边的大屋里,和那些客户经理在一个大屋里办公。

    我日,你丫也太不把老子当根葱了,我有点闷闷不乐。但又不能表现出来,这种滋味真t的郁闷。

    老子从参加工作以来,办公条件都还算可以。况且这次老子是带着帽下来的,是有官衔的人,但这次所被安排的办公环境是最糟糕的一次,还不如以前当大头兵时的办公条件。

    本想等给老子安排好一个单独的办公室后小点也不要紧嘛,好把康警花叫上来显摆显摆。但现在看来,不但不能显摆,还得藏着掖着瞒着,更不能让康警花看到我是如此之凄惨。

    我虽然对盛雪同志如此安排老子的办公所在心中很是不满,在肚中操娘日祖宗的骂个没完,但表面上却是一副很满意很知足的样子。老子都很讨厌自己为何如此的表里不如一但在此情此景之下,老子也只能这样,不这样能行吗虽然说她是一把,老子是二把,职务上只悬殊半个级别,但就这半个级别却是相隔十万八千里。这也是为什么好多人都削尖了脑袋想当一把手的缘故。

    盛雪对我说:咱们这个城东分理处人员太多,没有单独的办公室了,只能把你安排在这里,你看怎样

    哦,很好,这样我很满意。我心口不一的说道。

    今天你来得比较晚,等明天早上开会的时候,我再将你介绍给大伙。

    哦,好。

    小吕,你现在是接着上班还是明天正式开始

    我日,这丫竟然不称呼老子为吕副主任,竟然直呼老子为小吕了,难道老子就这么小吗你丫即使发音发错说成驴副主任也好嘛,竟然称呼老子为小吕,那老子还不如个一般员工呢,我操。

    心中虽是如此电光石火地想着,但表面却说:盛主任,我听你的,你说怎样我就怎样。

    老子说这话是对她充满了极大的尊敬,虽然这丫让老子心里很不舒服。但这丫听我说完后,面部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你今天算正式报到了。你个人如没有急事,那就接着上班吧。

    哦,好,我现在就接着上班。

    盛雪,不,盛男同志说完这些话,便回到她那单独的办公室去忙了,将老子丢在了这里。

    我急忙快速地下楼,让康警花一个人先回去。

    康警花对我说:下午我要是有空,就来接你。

    不用了,你工作也忙,下午下班后,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你可得注意点,可别像今天早上来的时候那样。

    我知道了,我的那件黑色风衣放在你的警车上了,不穿那件风衣,就没有事了。

    康警花扑哧一笑,这才放心的走了。

    这间大屋一共有八个工位,老子的工位就在西北角上,是最靠里的那个。

    这个盛雪同志,皮肤不但不白不嫩,灰暗黑亮,还她妈不苟言笑,一副铁面无私的神态。

    日,坐在这个破工位上,就t的来气。堂堂的副主任,竟然和客户经理一样坐在这个四通八达的大屋里办公,真tnnd逼老子做第八节广播体操,让老子不住地狂操爆操。

    还有一件事,让老子很不满意。刚才给老子安排办公的地方时,盛雪这丫竟然没有将老子介绍给这个大屋的其他同志,还让老子立马就进入工作状态,太她妈不近情理,没有人性了。

    分理处主任虽然说是一个jb大的吊官,但也是一个领导干部,受培养了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有一点的温暖怎么对老子如此冷漠无情老子又没有和你丫争官,老子只是你的副手,你何必对老子如此排斥呢靠。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