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〇九、观察她-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〇九、观察她

    八个工位,除了老子之外,另外还有七个工位。但此时只有两个人在家,这两个人都在和客户交谈着,根本就没空搭理老子。

    老子啥也没带,只能这么干坐着。

    过了十多分钟,盛雪同志又把我喊到她的办公室了。

    我进门之后,她正在看一个文件,只是抬头看了看我,又默不作声地继续看她的文件。靠,你丫把老子喊进来,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嘛,干嘛又在看文件

    老子坐在她的对面,她不说话不放屁,老子只能这么干坐着。

    足足过了五六分钟,她才看完文件。

    小吕,我来给你说说你今后工作的重点。

    我日,这丫又在称呼老子为小吕,真是无奈。

    只听她继续说道:咱们这个城东分理处,虽然远离市区,但经营业绩却是在十多个被上级行接收的分理处中是最好的。尤其是负债业务最为突出┄┄

    等等,盛主任,你说的负债业务指的是哪方面

    因为老子的确没有听明白她丫所说的负债业务是指什么因此急忙打断她的话巴问了起来。

    她的脸上划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轻蔑神色,随即正色说道:负债业务就是指存款业务,说负债是咱们银行内部的术语,资产业务就是指贷款业务。

    哦,我知道了。我心中懊悔无比地说着。奶奶的,老子真是太垃圾了,连这种内部业务术语都不知道,怎么去开展工作这不是让这丫看老子的笑话吗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已经无法收回了。

    再者说了,你丫直接说存款业务就是了,干嘛还非得说负债业务,妈的,摆明了就是看老子的笑话,日。

    说真的,老子以前在写材料的时候,也接触过负债和资产业务的术语,但的确很少,都是直接说存款和贷款啥的,这样直截了当。今天听盛雪同志开口说负债业务,感觉很是陌生,这才不假思索地问了起来,如果细细琢磨,应该很快就会明白的。妈的,以后还是少说话为妙,先细心观察,不能随口就说就问,这样只能让这丫更加看不起老子。

    她又道:咱们这里的负债业务突出的原因主要是几个大型建筑工地的基建款项在咱们这里存着,这个地方是开发区,也是建筑工程款比较集中的地方,咱这是沾了地处开发区的光。但咱们的资产业务不行,你今后的工作重点就是努力发展贷款业务,同时兼顾负债业务。当然了,负债业务愈多愈好,上级行给咱们定的指标比较高。你所在的那个大屋,共有七名客户经理,今后都归你直接领导,你要带领他们把咱们的贷款业务抓上去。你手下的七名客户经理主要是开展对公业务,另外那个大屋的客户经理是对私业务,先由我负责,等你熟悉熟悉之后,看情况再决定由谁来负责个人资产业务。

    哦,盛主任,你看怎么合适你就怎么安排,我全力配合你的工作。

    看她点了点头,我忍不住又问道:盛主任,你刚才说的另外那个大屋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

    哦,从我办公室的走廊再往西,就是个人客户经理办公的地方,他们一般是走西边的楼梯上来。

    哦,原来如此,看来咱们这个分理处的确很大,嘿嘿。

    老子边笑边说,但她没有任何笑容。我晕,这丫是不是不会笑啊她怎么这么吝啬她的笑容难道是她的面部神经有问题

    她举起手中的文件递给我,说道:这是上级行刚刚下发的文件,今天下午一点半有个案件防控会议,你去参加吧。

    我边点头边接过文件,仔细看了起来,看到文件的最后,不由得一怔,这个文件是由上级行监察部下发的,文件的起草人竟然是冼梅。

    我立即说道:好,盛主任,我准时去参加这个会。

    等会咱们两个一块走,我要到省人寿保险公司去一趟,顺便把你捎到上级行。

    我心中一乐,奶奶的,终于不用打的了,又省了一小笔费用。

    从盛雪同志的办公室出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从这里到上级行,如果不堵车也要四十多分钟,假如堵车的话,就他妈的一个多小时,甚至时间更长。这个狗日的城东分理处,怎么离市区这么远啊也不知道是哪个狗日的选的这个破地方,操他妈的。

    果然,没过几分钟,盛雪同志就出来了,对我招了招手,意思是现在就走。

    我跟在她的后边,向楼下走去,边走边仔细观察她。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