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〇、灭绝性丫-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一〇、灭绝性丫

    我边走边仔细观察她,越看她越不是盛雪,而是盛男,她比男人还男人。浑身上下除了头发像个女人之外,其余的地方没有一点儿女人味。

    不知道她结婚了没有如果结婚了,估计她老公肯定得患阳痿。面对这样的一个女人,估计任何一个男人的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样的女人到哪里也很安全,绝对不会发生蟑螂现象。再流氓的男人见了她都不会流氓,再好色的男人见了她也绝对不会好色。

    即使她着身子在你面前转上七八十多圈,估计裤裆中的吊玩意儿都不会雄起,甚至更加疲软。

    这个世界上有了她,估计到医院去就诊的阳痿患者会剧增,这丫就是一个典型的灭绝性丫。

    世界上的女人如果有百分之一是她这样的灭绝性丫,传宗接代这个话题就该另当别论了。估计世界人口得剧减,甚至人类会逐渐消失。

    这就是盛雪同志,老子以后为了更能准确地表达她,还是称呼她为盛男吧这样更加贴切些。

    奶奶的,她和李感性是大学同学,李感性应该知道盛雪同志的这副尊容,怎么还把老子安排到她手下当个副手这不是折磨老子吗

    想到这里,老子对李感性不由得满腹牢起来。

    想当初我初次到那个小支行去报到的时候,看到李感性出现,老子就勃发。当李感性领着我去安排工位的时候,在灰暗的走廊上,我跟在李感性的屁股后边,就忍不住裆部打伞,那是一种多么令人回味无穷的感觉啊

    现在倒好了,跟在这个灭绝性丫的屁股后边,老子的霸王枪不但没有勃起,还更加松软了,这t可要熬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李感性给老子这么搭配,老子会被累个半死的,操。

    老子的心中没有了灿烂,没有了阳光,剩下的全是阴沉密布的乌云,散也散不去,心情更加地郁闷不堪。

    到了楼下,灭绝性丫又对营业室的负责人交代了几句,这才放心地走出了营业室。

    由于老子心情阴沉,因此也没注意盛雪同志开的是什么车。我平时都是喜欢坐在副驾驶座上,但由于今天开车的是盛男同志,她又是个不折不扣的灭绝性丫,老子也就懒的往副驾驶座上就坐了,而是打开后车门,一屁股坐在了后排座上。

    老子平时和女子在一起的时候,总喜欢贫嘴呱啦舌的,但今天面对灭绝性丫,老子没有了一点谈兴。别说一句话了,就是一个字也t不想说。

    盛雪也是一句话不说,只是开她的车。这丫不但吝啬她的笑容,还t吝啬她的话语。这样更好,她不说正合老子的心意。老子坐在后排座上就像个哑巴一样,默不作声。

    从城东分理处门前一直到上级行的楼下,我们两个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我看了下表,路上正好用了四十五分钟。在这四十五分钟里,老子的大脑一片空白,除了满腹牢之外没有别的。不知道盛雪同志心里想的什么,反正都是哑巴了一路。

    当到了上级行的楼下,临下车时,我不得不说了一句:谢谢你了盛主任

    她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这丫还真t的是个话吝啬。

    当我下得车来,她才说道:明天早上七点半之前要赶到单位。甩下这句话后,她就开车走了。

    我操,这可是社会主义社会,不是那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国家早就明文规定好了,上班是早九晚五,怎么成了早上七点半之前就要赶到呢这是哪跟哪啊这不是剥削人吗那个狗日的分理处离市区这么远,还要让老子七点半之前就赶到,那老子六点就得从家里走。

    越想越是烦闷,要是每天早上六点就从家里出门,那晚上才睡几个小时更重要的是,老子刚和康警花实现灵与肉的结合不久,晚上老子还要好好地享受康警花呢,让老子六点就起床,那每天晚上老子和康警花的嘿咻次数就会大大减少。

    日哟,为了这么个副主任破官,老子是亏大了。

    会议地点是在四楼的多功能厅,说是多功能厅,实际上也没什么t的其它功能,就是一个会议功能。除了开大会之外,那个多功能厅平时都是闲着的,就像阳痿患者的吊穷摆设。

    会议通知文件是由冼梅起草的,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她老子心中对她还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平方地想念她。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