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九、谢天谢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一九、谢天谢地

    只听潘丽又道:我知道李总是个啥样人,这还用你说。之所以说牵扯到李总,是因为她曾经是咱们那里的办公室主任,是她让崔有矛负责仓库管理的。崔有矛能把仓库中的东西偷回家,就说明内部管理不善,李总就有推卸不掉的管理责任。

    啊原来是这样啊

    老子听到这里,背上嗖嗖冒起凉气,额头上开始往外冒冷汗了。

    崔有矛往家里偷的那些东西,都是在李总担任办公室主任期间发生的

    大部分是在李总当办公室主任期间偷的,小部分是崔有矛自己主持工作期间偷的。

    有何证据

    这都是崔有矛自己向行长交代的。

    我日他祖宗,这厮真他妈是个狗杂碎,真该千刀万剐了他。

    我这时有些不管不顾了起来,连我日他祖宗都说了出来,也不怕潘丽是个女的了,更不管什么雅不雅的了。因为这件事的确牵扯到了李感性,一旦追究起来,李感性就真的脱不了干系,不由得心中大恐大急起来。

    所以说,支行的几个行领导开会研究后,就不再追究这件事了,罚了崔有矛五万块钱算了结了。

    嗯,对,这样处理很好。这本就不管人家李总的事,东西是崔有矛偷的,把李总给牵扯进去太不公平了。

    说是这么说,真要是追究起来,李总肯定负有管理责任,对她太不利了。

    对,这件事还真的不能追究了,一丝一毫都不能追究,你们支行的行领导考虑的很对,做出的决策非常正确。

    嘿嘿,你也不要认为支行的那几个行领导会有这么好心,不是不能追究,而是不敢追究。

    此话怎讲

    李总现在是人力资源部的老总,虽说是副总级别,但却是主持工作。真要是追究起来,一旦扳不倒李总,那支行的这几个行领导也就别再想干下去了。毕竟李总是管人事的,他们的职务是受李总直接掌管的。你说他们能不害怕吗

    哦,原来如此,的确是这样。

    要是李总不被提拔起来,还是原来的那个级别,哼哼,他们就会百分之一万地追究下去。即使李总被提拨起来,要是不担任人力资源部的老总,而是在上级行其它部室担任老总,他们也会毫无顾忌地追究下去,绝对不会放过的。

    真的

    这还有假当然是真的了。

    多亏李总是人力资源部的老总,手中握着人事罢免权,不然,就真的糟糕了。

    老子说到这里,额头上竟也真的冒出冷汗了,急忙抬起袖口将冷汗擦掉,免得让潘丽看出什么来。

    对,他们害怕的不是李总本人,害怕的是李总手中的权力。

    我心中狂呼起来:谢天谢地感谢天感谢地幸亏没有让李总出什么麻烦。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对崔有矛这厮也恨之入骨起来。说句真的,以前在一起共事的时候,他对老子不但没有一点一丝的照顾,还处处为难老子,即使他把老子的两万元奖金给私吞了,老子也没这么恨过他。但现在不同了,这个狗杂碎作恶多端,竟然把李感性给牵扯了进去,老子就和他势不两立,不共戴天,操他妈的。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对潘丽说道:潘姐,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嘿嘿,我当然知道的清清楚楚了,当时咱们支行新来的那个行长就这件事征求我的意见时,我就对他说,这件事不能再继续追究下去了。一是我也感觉这样对李总很不公平;二是李总当咱们办公室主任的时候,对咱们多好啊处处体贴照顾咱们,咱们可不能干那忘恩负义的事情。

    对,潘姐,你说的很对。你这么做就对了,李总的确是个很好的人,对咱们都是很照顾的。

    我说着说着,心中对潘丽同志很是感激,感激她还想着李感性的好,感激她这么维护李感性,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来又攥住了潘丽的右手。

    呵呵,我潘丽做事还有良心吧

    嗯,你做的太好了,你的良心大大的好,好的不能再好了。我一连串地赞道。

    潘丽抿嘴笑了起来,我突然意识到我表现的太过于露骨了,再这样下去,潘丽就会怀疑我和李感性的关系,要是让她猜到我和李感性也曾经有过那么一腿那就麻烦了。

    我急忙撤回双手,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起来,不要那么露骨,呵呵而道:潘姐,我们毕竟都是跟着李总干过的人,李总这么照顾我们,我们也要处处维护她。

    那是当然了,知恩图报那是做人的最起码的要求,呵呵。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