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九、厚着脸皮-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二九、厚着脸皮

    花小芬听我这么说,又是迷人地一笑,呵呵而道:我本来想让你和我一块去的,但盛主任让你和高亭一块出去,那只能是我自己去了。

    我一听花小芬这么说,直想跳脚狂骂盛雪这个灭绝性丫,都是她d这么安排的,才使老子没能和花小芬成行。老子表面装作若无无事,实则内心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起来。

    花小芬说话的语气有些遗憾,但我清楚地知道,她这遗憾是不带任何感彩的,而是纯粹从工作角度出发而产生的遗憾。

    老子暗下决心,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让这丫对老子充满感彩,愈浓愈好。

    想到这里,老子全身的细胞犹如发春了一般,浑身上下充满了激情春情。

    就在这关键时刻,矮矮胖胖的矮胖子高亭迈着矮胖步过来了。

    吕主任,我们走吧。

    我心中暗操了他一下并暗骂了一句:操,你他奶奶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真t的扫性。

    我和高亭一块下了楼。这家伙开的是一辆黑色奔腾轿车,显得很是气派。

    高亭将大屁股蹲放在驾驶座上,我也上了副驾驶座。

    在怎么称呼他的问题上,老子有些犯难了。叫他小高吧,不太合适,不知道他的年龄有多大。直呼他的名字吧,似乎又不太礼貌。奶奶的,干脆啥也不称呼他,倒来的自在些。

    高亭发动起车子后,我问道:那个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什么地方

    哦,在开发区的最东头,离这大概50多里地。

    这么远啊

    这不算远,开车很快的。

    从我们分理处门前一直向东是一条宽敞的大马路,高亭开着车顺着这条大马路一直向东驶去。

    这条马路像是高速又不像是高速。说它像高速吧,是因为马路很宽,修的很是规整。说它不像高速吧,是因为公路两旁没有护栏,中间也没有隔离带。

    高亭开车便是司机,既然是司机,就不能随便和司机说话,以免分散他的注意力。要知道在这种既像高速又不像高速的公路上开车,危险系数是很高的。对于这点,老子当时考驾照的时候,教官一再叮嘱我们这些新手,一旦在这种公路上开车,一定要小心万分。因此,老子尽量避免和他谈话。再者说了,老子打心底里也不愿意和同是带把的有吊之人交谈,没t的什么谈头。

    如果把这个死矮胖子换成花小芬,那就另当别论了。老子会一如既往地贫嘴呱啦舌,只不过时不时地提醒花小芬注意点行车安全就是了。

    老子这样保持沉默,但高亭同志却时不时地问这问那,那老子只好他问什么我答什么了,多余的话老子也懒的说。

    交谈了一阵后,老子才知道高亭同志的年龄比老子小半岁,但他却是比老子早一年入行。这b可能是上学早或是中途退学,但老子没有深问。知道他的年龄比老子小,老子顿时狂喜起来,最起码称呼上的难题解决了,老子可以有恃无恐地称呼他为小高了。

    吕主任,那个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的基本情况,开会的时候我都已经向你说了,我们今天去的目的是实地考察。

    汗,听高亭说到这里,我禁不住有些不安起来。因为他说的这个jb塑料公司的基本情况,老子一点儿也没有记在心里。如果啥也不知道去了怎么和人家公司的人进行交谈想到这里,我只好厚着脸皮说道:小高,刚才在会上你们客户经理说的单位太多了,我都有些搞混了,你现在再和我简单说一下好吗

    哦,可以。这个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的老板是我们本地人,他这个公司是前年成立的,主打业务是来料加工,主要是先接单后生产,接单主要是从台湾接单。

    哦,触角伸的倒是挺长,竟伸到台湾去了,呵呵,国共合作嘛,嘿嘿。

    老子说着说着就开始露出狐狸尾巴了,口无遮拦了起来。

    高亭同志一愣,也呵呵笑着而道:老板姓林,叫林浩,原先在省经贸委工作,是个公务员,就是为了创办这个公司才辞职的。

    哎呀,省经贸委多好的工作单位啊还是个公务员,怎么就辞职了呢真是可惜。

    呵呵,吕主任,刚才在单位开会的时候,这些情况我不是都和你说了吗

    汗,老子的老脸微微一红,真想抽自己的臭嘴头子一巴掌,言多必失,老子这一放松,不但露出了狐狸的尾巴,还说些让高亭取笑的话了。

    哦,我有些忘记了。

    呵呵,贵人多忘事啊

    我操,这b竟然开始连讽带刺起老子来了,我只好尴尬地笑了笑,不再随便说话了。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