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三一、造屁机器-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三一、造屁机器

    我靠,高亭这b看老子很是理解他,态度也很是友善,他开始不那么尴尬腌臜了,整个人立马轻松放松了起来,话也敢说了,还口口声声说人吃了洋葱之后,都是很容易放屁的,放的屁无声无响不说,还t的气味确实不好闻。

    操,这b的素质应该不比老子好到哪里去,听了他刚才的这一席轻松放松之语,老子虽然被熏得反胃欲呕,但细细琢磨之下,感觉这家伙和老子是个同道中人。

    想到这里,我顿时感觉这家伙就像我的狐朋狗友一般,亲近了不少。

    嘿嘿,小高,吃洋葱真的能放屁

    嗯,吕主任,真的,我没有骗你。我最爱吃洋葱了,吃了浑身舒服舒坦,但就是有后遗症。

    什么后遗症

    止不住地放屁,放的屁就是这种味道,真的很是难闻。

    我操,这家伙说的后遗症原来还是指放屁一事,汗。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小高,你经历过别人吃过洋葱后熏你的经历吗

    经历过,熏的我都快吐了。

    听了他的这话后,老子心中无滋耷拉味起来。如果老子和他多相处段时间,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初次接触,老子肯定会开口海骂他。但现在不行,毕竟刚刚认识,初次相处毕竟不能那么放肆,礼貌谦让是必须的。所以,我只好来了个沉默相对。

    高亭说完这话后,听我不吱声了,立马感到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过分了,忙嘿嘿地说道:吕主任,不会意思啊将心比心,我也能体会到你的感受,别介意啊

    嘿嘿,没事,小高,刚才车里的气味这么浓,你自己没有闻到嘛

    他立马说道:我自己闻不到的。

    我心中暗操了他一下,不阴不阳地问道:你是真的闻不到还是自己早就被熏的失去嗅觉了

    他猛地一愣,瞥了我一眼,讪讪地笑道:嘿嘿,我可能是自己早就被熏的失去嗅觉了。

    本来就是嘛,这么难闻的气味你能闻不到嘛估计你的嗅觉早被熏没了。我边说边内心狂骂狂笑起来。

    又往前开了一段距离,高亭圆鼓轮墩的肉脸突然涨红了起来,过了十几秒之后,突然又传来咕噜咕噜的响声。

    小高,什么动静

    他的肉脸涨的更加通红了,难为情地讪讪呵道:我的肚子憋的直响。

    我靠,我就像遇到大麻风一般,急忙将刚关上的车窗打开,如临大敌般地问:你是不是又要放屁了

    嗯┄┄是的。

    他艰难地说完,肉脸憋的就像一个紫茄子,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他忽地来了个急刹车,将车快速地停在路边,打开车门飞奔下去。

    小高,你是怎么了老子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忙大声问道。

    高亭此时根本就顾不得回答我,急忙将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快速地跑到路边,将屁股对准路边方向撅了起来,看他将肉脸憋了又憋,似乎像在不断运着内劲。

    操,这家伙难道会内功

    奶奶的,仔细观看之下,方才知道,这b竟然把大麻风带到了车外,我恐惧地急忙将车窗关上,免得那种令人作呕的气味飘了进来。

    足足过了5分钟,这b才轻松了下来。

    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来,从里边抽出一支,迈着矮胖步走到我这边的车窗旁,他抬手敲了敲车窗玻璃。

    按照常理,此时我肯定得将车窗玻璃打开,或是将车门打开,但老子都没有那么做。这b放的屁实在是损人不利己,老子如果再闻到那种气味,非得吐起来不可。

    他看我没有反应,又使劲敲了敲车窗玻璃,我在车内和他隔着车窗打起了手语。他的意思是让我下车抽支烟,我连连摇头摆手。

    他只好又回到路边,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在那里吞云吐雾起来,还t的很是陶醉,就像吸毒一般的忘乎所以。

    他抽完烟之后,又撅起了大屁股,圆鼓轮墩的肉脸又憋的通红,似乎又t地使劲放了几个臭酸辣屁。

    等彻底忙活完了,这才迈着矮胖步走到车旁,打开车门,又将大屁股蹲坐在驾驶座上。

    万幸的是他没有将余味带进车来。

    小高,你吃了洋葱,都过了一宿了,后遗症怎么还这么厉害

    昨晚吃的有些多点了,吃了八十多个洋葱水饺。

    啊八十多个洋葱水饺得一斤吧

    嗯,一斤半左右吧。

    我靠,这家伙也t太能吃了,一斤半的水饺,让老子吃的话,三顿也不一定能吃完。怪不得这b死胖死胖的,你说你t吃那么多干什么除了身上不断堆积脂肪之外,还污染环境。不但是个造粪机器,还t是个造屁机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