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三六、碧波荡漾-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三六、碧波荡漾

    我控制了再控制,才没有骂出来,毕竟是第一天正式上班,这般不注意细节是不行的,要知道细节是会决定成败的。

    我使劲控制住自己,嘴上没有骂出来,但心中却是憋的难受。吧唧吧唧嘴喷着酒气说道:小高,以后不准再称呼我为吕主任了,你要是看得起我,就称呼我为吕哥,老子不喜欢别人称呼我的职务。

    忍了几忍,最终还是将老子二字说了出来,爆露出了自己的流氓本色。

    高亭一听我这么说,眯缝的小醉眼里放射出欣喜无比的光芒,喷着酒气说道:好,以后我就叫你吕哥。说句真的,我也是很讨厌称呼职务的,还是称兄道弟来的直接自然。

    就是嘛,称兄道弟显得更加亲热些,什么职务不职务的,滚tnnd去。

    哈哈,吕哥,没想到你也是个直爽之人,我们都是性情中人啊。

    就在这时,林老板回来了。临近结束前的又一轮喝酒高峰到来了。老子真的不能再喝了,勉强喝了几小杯。剩下的都被灌进了林老板和高亭的胖肚子里。

    我喝了大概有半斤来酒,林老板和高亭每人都是一斤多,两个人都似肉球,酒量自是高人一等。

    林老板点上一支烟,打着酒嗝说道:走,我请弟兄们去洗洗冲冲,蒸个桑拿,放松放松。

    高亭一听,顿时乐的手舞足蹈起来。我还算有点理智,忙说:林老板,你请我们吃饭,我们已经违反工作纪律了,再情我们去洗桑拿,我们就更是错上加错了。

    哎呀,吕主任,我的小吕兄弟,你说的太重了。你不要以为我这是给你们下套,绝对没有那层意思。我的公司你也考察了,偿还贷款绝对没有问题。我这么做,无非是想和你们交个朋友,加深加深感情,没别的什么目的。

    林老板这么说,反倒弄的我不好意思起来。

    高亭对我刚才说的那番话也很是反感,将圆鼓轮墩的肉脸扭向了别处。

    走吧,既然放松那就来个彻底放松。林老板边说边站起身来,穿上外套。

    既然这样,老子还能再说什么只好默不作声地站起身来跟着往外走。高亭看我同意去洗桑拿了,这才又乐了起来。

    下得楼来,林老板哈着酒气对高亭说道:小高,喝了不少酒,我们两个都不要开车了,将车放在这里,明天一早再过来开,怎样

    好,喝了这么多酒,也没法开了,就放在这里吧

    说话间,我们三个来到公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老子此时被风一吹,酒力上涌,更加晕乎迷糊起来。林老板也没有说要到哪里去,我也没有问,爱上哪就上哪,老子只能悉听尊便了。

    一上出租车,林老板对的哥说道:请到碧波荡漾。

    的哥二话不说,将出租车开的飞快。

    我日,原来林老板是带我们到碧波荡漾去洗桑拿。

    提起碧波荡漾来,那可是大名鼎鼎,全城市民几乎无人不晓无人不知。碧波荡漾是全省城最高档的洗浴场所,桑拿设备全部是从土耳其进口来的,原装原货,原汁原味。

    听说里边的桑拿小姐个个美若天仙,有一些还是在校的女大学生。

    老子只是听说过碧波荡漾的大名,但从来还没有去过。原因有二:一是去那种场合与老子的原则相冲突,老子一不二不嫖娼。二是老子没有那个钱钱去那种高消费场所享受。

    高亭和我坐在后排车座上,听说要去碧波荡漾,这家伙顿时更是乐开了花,控制不住地嘿嘿直笑。

    的哥对碧波荡漾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很快就载着我们来到了碧波荡漾,并且是直接将车开到了自动感应玻璃门前。

    还没等我们将车门打开,忽地上来三个男服务生,一手开启车门,一手护住车顶,以免我们碰到头,嘴里说着标准的普通话:欢迎光临碧波荡漾

    奶奶的,还没有进门,就享受到如此的总统待遇,真t的爽。

    来到碧波荡漾的大厅里,我睁着一双小醉眼,看了看金碧辉煌的价格表,方知进门费是每人198元。

    这198元什么也不包括在内,只是单纯地进门蒸桑拿洗澡而已。在这座省城里,稍微高档点的洗浴中心,门票一般都在五六十元左右。而这个碧波荡漾当真是独树一帜,光t门票就遥遥领先同行好几大截。

    奶奶的,这个桑拿中心起的名字当真是妙不可言。碧波荡漾是个再平常不过的词语了,但是用在这个高档桑拿中心上,立即光彩夺目,熠熠生辉起来。但从名字上就能让人浮想联翩,想日非非,意淫不断,血脉喷涌。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