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三九、媚眼诱人-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三九、媚眼诱人

    这个女子放浪形骸地媚笑了一会儿,这才手握修脚刀,动作熟练地开始给老子修起臭脚来。

    修脚刀片刮过,臭脚上的老皮死皮就像雪花一样唰唰落下,脚底板的肉皮也感觉清爽了起来。

    我小眼微瞥,发现林老板和高亭同志依旧闭目养神静静地休息,似乎已经睡着了。

    我靠,这两个鸟人,真t不会享受,面对如此性感,白花花的浪女,竟然也能睡的着

    d,你们两个睡着,老子就更加无拘无束了,小眼开始不老实起来,盛浓地紧盯着给我修脚足疗的女子看了又看,看完了鼓鼓囊囊的房,再看透明的小裤,霸王枪愈加地硬了。

    d,这样的女子不用穿的这么爆露,也会很吸引人的,何况还穿的这么少也就只挡住了最重要的三点而已。

    这样的女子即使穿上粗布粗衣,也掩饰不住浪体的诱人轮廓,看上几眼之后,就想太阳她,这就是性女的魔力。

    常听色友讲到什么是性感性感就是看见了个女的就想太阳,除了太阳还是太阳,根本就没有月亮,这就是性感。

    这个女子边给我修脚边对我抛着媚眼,看我不停地盯着她的咪咪和下身看个没完,就像猫玩老鼠般地无声地浪笑了起来,问我:先生,你多长时间没有修过脚了

    哦,好长时间了。

    嘿嘿,怪不得你脚上的皮这么厚。

    嗯,你可要好好给我修修,嘿嘿。

    此时这个女子正在修理我的右脚,左脚闲着无事,趁她和我说话之际,悄悄抬起左脚来,装着无意中的伸腿,在她高耸的花房上蹭了一下。

    我日,她的花房怎么这么柔软不但柔软还t弹性十足,如果趴在她身上太阳一番,想必很是享受舒服,边想边又忍不住装着伸腿,用脚趾头碰触了一下她的下身,老子忍不住轻声吟了起来。

    这丫下身穿的是超短裙,又是面对着我坐在那里,双腿劈开的角度很大,好像是故意劈的这么大,操,日。

    我装着伸腿,臭脚丫子毫无阻挡地就探向了她的私密处,无遮无挡地正好碰触到了她的透明小裤,脚趾头贪婪地对着萋萋芳草踩了踩,如此韵味十足,你说老子能不轻声吟起来嘛。

    呵呵,先生,请你不要乱动,我手上拿着的可是刀子呢,小心把你的脚划破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媚眼放射出来的浪光,则明显地是在更加地勾引老子。老子看了看她手中明明晃晃的修脚刀,还真怕她一个闪失把老子的臭脚给弄破了,急忙老实了起来。

    动作上不能耍色了,但嘴头子又开始贫嘴呱啦舌了起来。

    小姐,你们三个是一母同胞的孪生姐妹

    呵呵,先生,你可真会说笑,我们三个可是来自五湖四海。

    哦,这么说不是孪生姐妹了

    嗯,是的,呵呵,先生,怎么会这么问呢

    嘿嘿,你们三个长得很像,一样的身材,一样的肤白,一样的诱人。

    呵呵,先生真会说话,是不是经常光顾风月场啊

    嘿嘿,风月场倒是不经常去,但风花雪月地倒是不少。

    呵呵,看不出来先生还是个风雅之人呢。

    nnd,这里的小姐真t的会说话,说话的声音不大,嗲声嗲气、和风细雨的,听的人心里又舒又爽的。

    小姐,你们三个来自五湖四海,怎么身材如此一致啊

    呵呵,先生,到这个碧波荡漾里来做服务员,要经过考试选拔面试的,合格了才能进来。

    我日,这么个情场所竟然也要考试选拔面试,搞的就像正规机关一样,真t的牛b。

    哦,你们三个是不是按照统一标准录用的

    嗯,是的,后边那个屋里的小姐们也基本上是这个标准。

    她边说边抬头努了努嘴巴,所指的方向就是那个落地玻璃的大屋。

    老子扭头向后看了一眼,馋的下巴颏子险些掉了下来。

    此时,她已经修完脚,将老子臭脚上的老皮死皮彻底刮了个干净,又将十个脚趾头上的指甲清修完毕,开始给老子做起足疗来。

    修完脚再做足疗,感觉脚丫子就像获得新生一样,没了老皮死皮,感觉小姐的手更加柔软滑润了,也更加浓了。

    这个小姐给老子捏完臭脚,开始搓揉小腿。搓揉完了小腿,又开始给老子按摩大腿。

    本就是个小姐,又不是良家妇女,老子也就不用进行丝毫掩饰了。随着她给我按摩大腿,吊头子更加地硬了,都快把柔软的休息服给顶开了。休息服既单又薄,里边又没有穿裤,透过柔柔的灰暗红光,隐隐约约地都能看到又鼓又涨的和尚头了。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