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〇、放浪形骸-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四〇、放浪形骸

    足疗小姐边又勾又引地给我按摩大腿边用媚眼看着老子的裆部高伞边无声地浪笑着。

    我日哟,这个小姐实在是太伤风败俗了。老子忍无可忍伸手在她的白花花的大腿上偷偷捏了一把,捏的那个小姐咧开性嘴放浪地笑起来,但依然是无声的笑。

    奶奶的,老子还从来没有见过女子如此的放浪笑法,太t勾人了。

    突然那个小姐边给我按摩边俯下了身子,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按摩中有这么个动作。她将丰满颤硕的咪咪对准我的裆部高伞趴了下来,将伞头对准她那深不可测的乳沟,忽地一下用两个颤硕丰满的咪咪夹住了我那高高直立的jj。

    骇人,太骇人了,这个小姐竟然不用手就能将老子的硬挺肉放进她的深深乳沟,胸部左右晃动,险些让老子爆射了,惹的老子忍不住伸手在她的肥臀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就在肉被她的咪咪夹的舒服的不能再舒服的时候,她突然浪笑着抬起了胸部,给我来了个猫玩老鼠的浪笑,又是t的无声无息的浪笑。嗲声嗲气地轻轻对我说:先生,你的足疗做完了。

    我日哟,你这个小b对老子是典型的性扰,老子正在性头上,你却说结束了,日。

    小姐,这么快就结束了

    嗯,已经全部做完了。

    再给我做一会嘛。受她的传染,老子也有些嗲声嗲气了起来,汗。

    先生,不要性急,一会儿到了按摩房,那才是的按摩呢。

    呵呵,到了按摩房还是你给我按摩吗

    呵呵,不是,按摩小姐都在那个大屋里,你点谁谁就去给你按摩。她边说边又朝后边的大屋努了努嘴。

    不,我不点那个大屋的小姐,我就点你。

    不行,我只是修脚做足疗的,我不搞按摩的。

    我一听心中有些惶急,你这浪蹄子都把老子给勾的欲火焚身了,现在突然要撤走,天底下还有公理吗我恋恋不舍地伸手从她的屁股后边抄进了她的裆部,在她的毛草湾部贪婪地抓了一把。

    呵呵,先生,你不要逗了,我真的不做按摩的,我们这里是有明确分工的。

    哦你是不是光卖艺不卖身

    她听我这么问,明显地愣了一下,更加放浪地笑了起来,呵呵而道:嗯,先生,你说的很对,我就是光卖艺不卖身。

    操,真t的扫性。

    这时,林老板和高亭的修脚足疗也做完了,纷纷睁开肉眼,我急忙又假装正经了起来。那个小姐看我忽地换了一副君子嘴脸,感觉很是好笑,顿时妩媚荡漾,性嘴咧咧频笑起来,这次的笑不再是无声无息了,而是浪声打着卷地喷涌而出,既清脆悦耳又放浪形骸,日。

    她对我微微摆摆手,迈着浪步走了,操,这浪妞是典型的只勾引不办事,把人馋的牙根都直痒痒。

    林老板对我说:吕主任,你先到后边的大屋去点个小姐。

    林老板,你太客气了,我做个足疗就行了,小姐我就不点了。

    那怎么行这里可是流水作业,一条龙服务,这点小姐按摩是最后一个环节,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你要不点,我们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林老板这番话直接把我噎住了,老子如果再争执下去,就成了破坏大家雅性的罪魁祸首了。

    我小眼微瞥,发现高亭同志的肉脸很是生气焦急,也很是不耐烦起来。

    老子决不做冷场之星,要做就做热场之星。老子本就是个垃圾,本就是个流氓,又何必在关键时刻装什么狗屁正人君子呢

    呵呵,既然这样,恭敬不如从命,林老板,我们共同过去一起点怎么样

    哈哈,这才是好兄弟嘛,走,我们一起去点。

    高亭同志的肉脸直到此时才露出了喜不自禁的笑容。

    我们三个刚来到那个大屋跟前,立即跑过来一个服务生。

    林老板悄声对我说:吕兄弟,你先来点。

    林老板,我是第一次光顾这样的场合,没有什么经验,还是你来点吧。

    这有什么经验不经验的你相中了谁,你就点谁,直接点小姐胸前戴的胸牌号码就行。

    那个服务生走上前来,对我们说:各位先生,你们谁先来

    哦,这个兄弟先来。林老板边说边把我往前推去。

    既然无法谦让,我只好硬着头皮去点了。那个服务生用手做了个请字,对我说:先生,请跟我来。

    nnd,这个大屋难道是传说中的商纣时期的肉林白花花的一片,让人目不暇接,有的小姐穿的超短裙也t的太超短了,连里边的小透明裤都没有遮挡住,有的甚至还从小裤的底部露出了几根萋萋芳草俗称阴。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