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八、最怕流氓有文化-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四八、最怕流氓有文化

    我抑扬顿挫、流氓十足、劲冲天地说道: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这就是诗句的原文,写的真实贴切,寓意深刻。

    哈哈,经你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她边说边媚眼带勾地浪浪而道:这首诗真的是让人回味无穷,呵呵。

    我都把我在哪里上班告诉你了,你还不告诉我你在哪里上大学

    她听我这么问,顿时羞涩了起来,身上的浪劲倏忽顿失,嗫嚅地说:我在财经学院读书。

    读大几了

    大三。

    我靠,我真的没有想到她会在大名鼎鼎的财经学院读书,那可是一所好大学,比老子的那所垃圾大学不知好了多少倍。

    嘿嘿,财经学院毕业的,一般情况下也是分到银行上班的。

    嗯,是的,说不定我们在不久的将来还是同事呢,呵呵。

    对,有这种可能。我边说边开始往外冒汗了,一旦这个按摩小姐真的成为老子的同事,老子今天逛了把青楼的事会不会爆露

    越想越有些忐忑不安起来。但忽地又一想,她本身就是个小姐,自身就不干不净的,还怎么好意思地说老子逛青楼的事情。想到这里,又心安理得了起来。

    先生今天我们的谈话,你可不能说出去了,我可说的都是实话。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我要是说出去,我自己不就也把我自己给出卖了嘛。

    呵呵,对。另外,你也不要说我正在财经学院上学,学校一旦知道了,那是要开除的。

    你放心,我什么也不说。不过,还真的谢谢你能够推心置腹地和我谈这些问题,使我不再那么天真了,嘿嘿。

    就在这时,床头上的一盏小红灯亮了起来。

    正当我纳闷不解时,按摩小姐站了起来,轻声对我说:先生,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

    看她说话的语气和神态,竟然很是有些恋恋不舍。

    我从床上下来,将她揽进怀里,将胸膛紧紧顶住她的那对大咪咪,真tnnd爽。

    我低头想亲她一下,突然想到她的性感红唇刚才给老子做了把冰火二重天,只好急忙止住脑袋,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笑了笑,以示安慰,这才动手穿起那身休息服。

    她看我穿衣服了,也急忙开始穿起紧身上衣和透明小裤以及超级的不能再超级的超短裙。

    临出门时,她又靠在我的身上柔声说道:欢迎你常来,希望你再来的时候还是点我。

    嘿嘿,好的,你是不是对我有些恋恋不舍了

    嗯,是的。刚才和你交谈了那么多,真的对你有些留恋了。

    没想到你干这个行业,竟然还这么纯情。

    临别之际,我送你一句话。

    什么话

    不怕你流氓,就怕你是个有文化的流氓。她说完甜美地一笑,轻轻将我推出了房门。我边缓缓往大厅里走,边仔细琢磨按摩小姐刚才说的话:不怕你流氓,就怕你是个有文化的流氓。奶奶的,此话看似平常,却是饱含哲理。

    林老板和高亭同志几乎和我同一时间来到了休息大厅里,看来这里的服务还真是分秒必争,时间卡的极到好处。

    我们三个在沙发床上躺了一会儿,我偷偷观看两个人的神态,发现他们都是一副极其满足的熊样,并且是额头微微有汗。

    我靠,这两人看来是狠狠地太阳了按摩小姐一把,竟然都t的累出汗来了。

    老子和他们相比,不免有些吃亏,老子只是让和尚头洗了个小澡,并没有真枪实洞地海办一把,想想还真是有点儿对不住自己。但又想到自己没有背离自己的基本原则,自己并没有成为法律意义上的嫖客,不免又有些沾沾自喜。

    休息了片刻,我们三个便又到了楼下进行冲洗。林老板和高亭同志的身上依稀传来阵阵浓郁的脂粉味,这都是按摩小姐留给他们的。可想而知,这两个老流氓是和按摩小姐怎么缠绵的,缠绵到了何种程度,靠。

    我低头对着自己的小体仔细嗅了嗅,仿佛自己身上也有些脂粉味,不行,得好好地冲洗一番。不然,回到家里,被康警花发现了那可不得了,她毕竟是个警察,稍有不慎,就会让老子翻船。

    因此,当再次来到淋浴区里,老子开始狂洗起来,用洗头膏狠狠地洗着小脑袋上的赖毛,用香皂狂打着身体,也不知道冲了多少遍,冲的自己都快没皮了,这才罢休。

    当我冲完了之后,林老板和高亭同志已经都穿戴整齐了。

    林老板调侃着说:吕主任,大差不差就行了,怎么洗了这么长时间

    嘿嘿,小心点为妙,还是多洗几遍的好。

    林老板和高亭同志都哈哈大笑起来,从我们三个人身上浓浓地传出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的味道。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