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五、名嫒美姝-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十五、名嫒美姝

    下得楼来,我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问她:两刮子是多少钱

    十亿。冼性感虽然说的轻描淡写,话音又轻,但这两个字也是险些将老子雷倒。感觉就像做梦一般,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她后边。

    这丫能量太大了,大的渺无边际,深不可测。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对她来说也可能是举手之劳。老子也只能上房揭瓦下地挖瓜了。

    车子驶出了电力集团总公司的大门,我再也忍不住问道:你和郭董事长是什么关系啊他对你可真好。

    那当然了,他是我爸爸的老八。

    老八是什么意思

    你真是个猪头,老八就是拜八子兄弟。

    哦,那你爸爸是谁

    冼东海。

    我靠,这次没有险些而是直接把老子雷的直立起来,小脑袋碰到了车顶顶,竟生生直疼。

    如雷贯耳的冼东海竟然是她爹,省烟草集团总公司的董事长。

    d,太震撼了,这丫简直就是一个国际级的女间谍,女邦德。

    你爹是冼东海,你为啥不早告诉我

    告诉你这个干什么她依旧是轻描淡写。

    你怎么不去找你爸爸拉存款

    找我爸爸最多给咱完成任务,不会给咱多存的。

    完成任务不就行了,拉多了也不是自己的。

    我说你是个猪头,还真是个猪头,并且是腊月里挂在房门外的腊猪头,都快冻成实轴的了。你的老祖宗是猪八戒还是笨狗熊

    听到她这句话,老子竟蔫蔫的无言以对,无话可说。

    怎么对无法对,门不当户不对,底气不足。

    她老子是掌控烟草叱诧全省有头有脸的董事长,老子的老子是挥锄头搂自个儿一亩三分地刨地长。

    怎么比没法比,上一辈的差距导致老子这一辈的差距更大。

    想起猪八戒手中的耙子,又想起老爹手中的锄头,我沉思着说:我的老祖宗肯定不是笨狗熊,很有可能是天蓬元帅。

    天蓬元帅这臭妞子竟t问了这么一句,难道这丫真不知道天蓬元帅是谁

    随之,她反应过来,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说:我也估计你老祖宗是八戒兄,还说什么天蓬元帅。不过,说天蓬元帅比较好听一些,哈哈。

    拉存款拉多了也不是自己的,这句话我没有说错吧我问她,目的是让她别笑了,给老子留点儿脸面。

    怎么没错是大错特错。你这个笨笨猪,马小跳,追的蚂蚁满地跑。开会时不是说了嘛,拉存款超过100万元的要奖励千分之零点五嘛,你忘了

    呀她不说我还真忘了。当时感觉100万元就是个天文数字,不挨罚就是烧高香了。谁t还去想奖励的事儿。

    经她这么一提醒,饶是老子数学没学好,但还是很快就算了出来,十亿元的存款奖励就是50万。妈丫,这不是飞来横财吗

    难道要奖励50万元我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她说。

    对啊,没错,我说过坏事也可能会变成好事的。她边说边又挤眉弄眼地顾扮鬼脸。

    我一听大乐。乐的说不会说,笑不会笑,哭更不会哭了。

    有点儿穷人乍富,小人得志之感。

    爽,太他妈爽了,比吃冰爽还t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