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七、半嫖-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五七、半嫖

    和高亭同志经过昨天的接触,一同去考察林老板的公司,又一块到醉月楼喝酒,再一起到碧波荡漾去洗桑拿。今天又给他打杂了一天,老子和高亭同志算是比较熟了。

    尤其是昨天一块到碧波荡漾去嫖娼和半嫖,无形之中,我们两个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感觉更是亲密无间,关系牢靠了起来,就像多年的狐朋狗友一般。

    我刚才说我们一块到碧波荡漾去是嫖娼和半嫖,为什么这么说呢看过前边章节的朋友都知道,高亭这家伙在碧波荡漾里是真的在按摩小姐的b波里结结实实地荡漾了一回,是t的名副其实的嫖娼,典型的嫖客。而老子只是让jj的和尚头在按摩小姐的嘴里洗了个小澡,算不得真正的嫖娼,最多算个半嫖。

    嫖娼和半嫖虽然一字之差,似乎只是差了那么半截,但实际结果却是差之千里。老子办了把半嫖,算是半个君子半个流氓。而高亭这b却是真枪实洞地操练了一把,算是整个嫖娼整个流氓,。

    因此,我在他面前还是很有优越感的,这也是半嫖和嫖娼的本质区别。

    既然关系已经很铁了,说话也就没有什么客气和顾虑的了。高亭刚把车发动起来,我就开口说道:高亭,今天可不能再放屁了,你昨天都快把我给熏坏了。

    嘿嘿,吕哥,你放心吧。我又没有吃洋葱,这屁是不会放的了。

    这样就行,你如果再放,就罚你接送我一个月。

    哈哈,吕哥,你可别吓唬我。你再吓唬我,说不定就真的把屁给吓唬出来了,哈哈。

    看着高亭哈哈大笑,高兴异常的样子,老子心中却很是愁闷,禁不住问道:小高,看来吕哥真的买辆车了,是不是

    呵呵,那是自然,你必须得买,刚才盛主任让你买交通工具,其实就是让你买车。

    说的倒是容易,钱呢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哪里有那么多钱

    呵呵,吕哥,你可以让父母赞助点嘛。

    我操,你这家伙坐着说话不腰疼,我不赞助父母就是好事了,让父母赞助我开什么玩笑

    呵呵,吕哥,你父母赞助不了你嘛

    我本想说老子的父母是修理地球的,但又恐怕他看不起老子,只好来了个缄默其口,默不作声起来。

    心中却在盘算到底是买不买车如果买的话,到底是买个什么价位的虽然老子手头上还有45万元巨额存款,但老子不想动一分钱,那毕竟是冼梅帮我挣来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动的。况且我和阿梅之间已经没有那种永结伉俪的可能了,这个钱更是不能动。

    盘算来盘算去,老子的卡上只有区区的几万块钱,这几万块钱能买什么车连买个稍微上点档次的车的车轱辘都y费劲,想到这里心中更加烦闷愁苦起来。

    高亭呵呵地说个不停,老子也懒的理他,更没有什么心情和他唠嗑,只好索性皱眉看着车窗外,装起了哑巴。

    我不想让高亭知道我住在省公安厅公寓楼内,在离公寓楼百十米远的地方就下了车,老子的底还不能让别人摸得一清二楚,还是保密点的好。

    回到家后,我挽起袖子系上围裙,器得隆咚呛炒了四个菜,又煲了个绿豆汤。听说绿豆是败火的,昨天惹的康警花生了那么大的气,今天给她做个绿豆汤,给她好好地降降火,也好弥补弥补一下我的过失,即使是半嫖,也很是对不住康警花。

    结果,一直等到晚上九点了,康警花才风尘仆仆地回来,整个人灰头土脸的,让我看着很是心疼。

    阿花,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今天到一个山村里去了,刚刚返回来。

    到山村去干什么

    还能去干什么和霍飞以及几个队友一起去抓了几个抢劫惯犯,我还开了一枪。

    啊你开枪了

    嗯,那个领头的惯犯往山里跑,霍飞鸣枪警告,那个逃犯还要跑,我就直接开枪了。

    打死他了没有

    打死要是打死了他,我得被开除出警界。警察追逃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能开枪的,开枪也不能往致命的地方打。

    那你打的他什么部位

    小腿,我一枪就把他的小腿给打折了,嘿嘿。

    听到这里,我竟背上发凉,但康警花却是说的轻描淡写。我不由得问道:阿花,你开枪的时候,手发抖了没有

    没有,我们当警察的开枪就像你们干银行的数钞票一样,都属于业务范畴,手怎么会发抖

    我汗,真t的干什么说什么,隔行如隔山。如果让老子开枪,老子肯定会爪子打颤发抖不可,让老子挺挺肉枪还差不多。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