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三、懂春?-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六三、懂春?

    售车小姐从车上下来,对我说:大哥,你还是让你家里会开车的人来把车开走吧,你这水平根本就没法上路的。

    我更加汗颜起来,但听她说的又很有道理,立即想给康警花打电话,让她过来。但又转念一想,她今天有重要的案子去处理,不能随便打扰她的工作,因此,我只好喃喃地说:我家里没人,就我一个人。

    那怎么办啊

    ┄┄这样吧,你教教我好吗

    让我教教你我就是教了你,你也一时半会的学不会,你也无法把车开回家啊。她边说边有些着急起来。

    我以前学过开车的,只不过老长时间没开都忘记了,你教教我,告诉我要点,我熟悉熟悉就能开车上路了。

    你说的倒是轻松,唉,你这种人开车,就是马路杀手。

    我日,这丫说话又难听了起来,但老子有求于她,只能是忍气吞声,操。

    我尴尬地站在那里默不作声,但脸上明显地感到发烫的很。

    她本想再说些什么,但她看了看我的表情后,抿了抿嘴不再说什么了,而是又转身上了车,坐在了驾驶座上。

    她看我没有反应,从车窗里伸出头来说道:你不是让我教你吗快点上来啊。

    我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屁颠屁颠地上了车,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这个丫头片子很是耐心地一边示范着一边详细地讲解着动作要领,足足教了我大半个时辰,才又让我坐在了驾驶座上,但她仍是不放心地坐在副驾驶座上看我操作,美目一眨不眨地监视着我。

    我终于找到了开车的感觉,将c女红小qq慢慢地启动了起来,围着空地不停地转圈,还不时地倒车,挂挡起步,空档停车,足足又折腾了好长时间,我才有些慢慢熟练起来。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匆匆走了过来,老远看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售车小姐后,大声喊道:董春,你没有带手机吗

    哦,王姐,我没带手机,手机放在大厅里了。

    你怎么还不回去啊那边忙死了。

    王姐,这个人来买车,但他竟然不会开车,为了让他安全地把车开回去,我只好教了教他。

    这时,那个叫王姐的人已经走到了近前,我只好把车停了下来。

    只见她站在车旁说道:不会开车买的哪门子车真有一套。

    我日,老子本就尴尬至极,糗的不能再糗了,你个老娘们过来又td说什么风凉话我本想狠狠地搡她几句难听的,但想到这个老娘们和这个售车小姐是同事,售车小姐不厌其烦地教我开车,我要再对人家的同事不敬,太也说不过去了,老子只好忍住脏话,虽是憋的难受,但终是没有吐出一个脏字来。

    售车小姐轻声对我说:大哥,你现在学的差不多了,我要回大厅忙去了。

    等等,再转上几圈,我就差不多了。

    售车小姐只好对车外边的那个姓王的老娘们说道:王姐,你先回去,过十多分钟我就过去。

    哦,那你快点啊,那边忙的不可开交了。┄┄不会开车来买什么车真是┄┄

    我日,这个老娘们真td得寸进尺,日她的桃花鲜洞,操。

    售车小姐扭头对我说:大哥,你别见怪,王姐说的也对,来这个汽车城买车的,都是会开车的,你不会开车就来买车,也不能怪王姐这么说你。

    她说着说着笑了起来,笑容又是甜甜美美的了,我的心中一暖,开口问道:刚才她喊你的名字,我没有听清楚,你叫什么

    哦,我叫董春。

    看她又甜又美的样子,我的色相终于露了出来,恬不知耻而又别有用心地问道:是懂事的懂,春天的春吧懂春,真是个好名字。边说边心中暗道:懂春这名字真是韵味十足,懂春懂春,让人一听就欲火难耐,裆部打伞。

    她白了我一眼,脸色倏忽一红,不高兴地说道:不是懂事的懂,是上边一个草头下边一个重字的董。

    哦,原来是那个董啊,嘿嘿。

    你集中精力开你的车吧,我等会还要去忙呢。

    哦,好。

    我立即停止了贫嘴呱啦舌,集中精力开起车来,但想想懂春二字又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又这么开了十多分钟,董春开始叫停车,我只好极不情愿地把c女红小qq停了下来。

    好了,我要走了,你自己不要忙着走,现在时间还早,你在这里多练习练习再上路,千万不要莽撞。

    哦,好的,谢谢你了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哦,我叫吕大聪。

    吕大聪哪三个字啊

    双口吕,大小的大,聪明的聪。

    哈哈,嗯,我看你叫吕大笨比较合适,嘿嘿。

    url